闻天: 井底之蛙自吹自擂的”天眼”|纵览中国

9

9.jpg

平塘的“天眼”有眼无珠成“天坑”,如此巧合与“藏字石”相邻,岂非象征习共的末日临近,天意不可违,历史将作出公正的判决。

2016-10-2

1931年,美国人央斯基在贝尔实验室设置并天线接收到了来自银河系中心的无线电波。随后美国人格罗特·雷伯在自家的后院建造了一台口径9.5米的天线,并在1939年接收到了来自银河系中心的无线电波,并且根据观测结果绘制了第一张射电天图。射电天文学从此诞生。雷伯使用的那台天线是世界上第一台专门用于天文观测的射电望远镜。美国人跑在世界前列,两人分别于77年至85年前就已作出了这些发现。这是历史事实,如果有人认为这是历史虚无主义,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只有这个人自己相信。

2016年9月25日贵州平塘县克度镇绿水村大窝凼(音当,水坑之意)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初步成形,实际还需要一、两年的测试调整时间才能正式投入观测运行,可是习近平等不及了,为了宣扬在他在任期内中国科学工作成就如何跑在世界前面,他迫不及待地于9月26日就发信祝贺落成启用(从科学的角度说,通常正式正常启用是在一、两年后,中国有关天文台领导人也公开如是说)。大批五毛立即一拥而上吹捧习近平英明伟大。新华社当天发表的有16732人参与的2521条评论无一例外全部肉麻地称好。凤凰网立即跟上,有5427人参加的71条评论也全部是对习的吹捧。

这种百分之一百的评功摆好,使人立即想到习近平是在迅速靠拢金三胖、萨达姆和卡扎菲,这三人也是据称获得百分之百选票和一致称好的。

更有趣的是,这些拍马迎奉的五毛不是自称张三李四,大部分人竟用了很怪的名字,例如沦陷的疼痛、面临孤独、读不懂你的悲伤、不想听谎言、叶落凋零、作茧自搏、一道胡言乱、为你止不住心碎、遍体鳞伤了……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与吹捧评论字句绝然相反的、从五毛的角度来说是不堪入目的名字呢?这些五毛好像是迫于上级压下来的任务不得不写吹捧帖子而心又不愿,才出此下策,以怪名显示他们不是自愿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失民心者失天下,以后会发生什么是可想而知的了。

习近平祝贺信中自吹自擂说“天眼”“对中国在科学前沿实现重大原创突破……具有重要意义”。这种球面射电望远镜是中国原创的吗?非也。早在53年前,1963年11月1日美国(又是美国!)在中美洲美国托管地波多黎各的阿雷西博(Arecibo)山谷正式启用305米口径的球面射电望远镜,他们才是原创者。刚建成时因为是用金属网铺成,只能用至波长50厘米;1972-1974年改建,口径扩大到350米,可工作至波长5厘米(工作波长越短,望远镜分辨率越高,但对镜面的要求越高);1980年后再次扩建到口径366米;1997年又改进到能工作于波长3厘米至6米。而平塘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的灵敏度提高与口径比的平方成正比,即500与366比值即1.366的平方,即1.866。也就是说,花了12亿元人民币得到的灵敏度比美国36年前已达到的灵敏度只提高了86.6%;而且500米镜的工作波段仅有4.3米至10厘米,小于美国同类望远镜的工作波段6米至3厘米。不仅这些,中国500米镜只能接收讯号,不能发射讯号;美国366米镜仍有优势,既可接收,又可发射,它有波长12.6厘米20兆瓦、波长70厘米2.5兆瓦和波长6.4米300兆瓦三个发射设备可作雷达天文学研究。它具有的这种能力能够对小行星表面进行高分辨率成像。另外阿雷西博射电镜也正在与美国国家射电天文台的绿岸射电望远镜即世界上最大的全天可动射电镜(实际上是口径208米的旋转抛物面中的110米x100米的一部分)合作开展脉冲星计时阵列探测引力波的研究课题,所以仍然在科学前沿发挥重要作用。当然,它已经工作53年了,是老了。美国是创新最活跃的国家,这也是为何美国希望把经费投到更新的设备上,想继续让中国难以望其项背。

习近平祝贺信中还自吹说500米口径望远镜启用对中国“加快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说到创新,首先必须有思想自由。一个甚至连互联网都被高墙阻挡,人民都要统一在一个党的严密思想控制下的国家,要创新真是难啊!

中国有一句家喻户晓的成语:坐井观天,比喻目光狭窄,见识短浅,很有局限性。应用这句成语来形容球面望远镜非常确当,它位于深山狭谷中,静静的躺着不能动弹,凭藉地球的自转和馈源的移动看到一片狭长的天区,在这狭长的天区以外,什么都见不到了。比起全方位可转动天线来,它的局限性是极为明显的。当了井底之蛙还要自誇我的井口比人家大,我领先世界。这有意义吗?习氏想争取的这种领先并不很光彩吧。

两台电话,一台电话只能接听,但不能发声给对方,另一台电话既能打进,又能打出。一个小孩子也懂得孰优孰劣(可不要像某人读错那样,读成执优执劣)而选择后一台电话。“中国天眼”,只能收,不能发,失去了主动发射讯号的雷达功能,有眼无珠,那岂不成了天坑?

顺便需要指出,美国国家射电天文台为了尽可能避免无线电干扰,仅是在射电望远镜所在地区不准使用手机,并不搬迁所在县的约九千居民。而中国500米射电镜区域内约万名居民则被强迫搬迁。这就是民主自由国家与专制独裁国家之间的明显区别。500米镜由于涉及军事应用,必然以国防机密为名,实行各种控制限制,与国际上天文望远镜供各国天文学家公开自由申请使用不可同日而语。

实事求是地说,当今天文研究领域讲究立体化作战,仅有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开镜是远远不够的。从地面上某一点观测宇宙,视野有限,望远镜要形成阵列才能发挥更强威力。

另外,大口径射电镜擅长的观测波段是米波和厘米波段,而更短的毫米波段及亚毫米波段(即波长小于1毫米的波段)也需要更强的望远镜,才能形成较完备的观测体系。中国还没有建立这种体系,国际上则已有由美国、欧洲和日本合作于2011年10月在智利北部阿塔卡玛沙谟中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建成阿塔卡玛大型毫米/亚毫米波干涉仪阵列(简称ALMA)。该阵列由54台口径12米的抛物面镜及12台口径7米的抛物面镜,总共66台高精度天线组成,天线间的距离可以从150米至16公里之间调整。观测波段为0.3至9.6毫米。造价14亿美元(约95亿元人民币)。2011年下半年开始科学观测。中国在青海德令哈有国内唯一的一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从美国买来的口径13.7米毫米波望远镜,工作波段从2.6至13毫米,它与ALMA的观测能力(灵敏度、角分辨率、频谱分辨率和成像品质)根本不是同一量级,就像小学水平与博士水平相比,当然无法比较了。

这里先说明一下什么是甚长基线干涉仪(简称VLBI),这是一种用于射电天文学中的天文干涉测量方法。它利用多个射电望远镜同时观测一个天体,模拟一个大小相当于望远镜之间最大间隔距离的巨型望远镜的观测效果。在甚长基线射电干涉仪方面,已建成的有美国的甚长基线阵列(简称VLBA),是由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索科洛的美国国家射电天文台阵列操作中心遥控的10台口径25米全方位可转动的射电望远镜组成的阵列。这个阵列是目前美国最大的射电天文甚长基线干涉测量仪。阵列于1986年2月始建,至1993年5月全部完成。全部造价8500万美元。10台射电镜分别设置于美国全国各地及美属维尔京群岛,因此基线的最大长度为8611公里。500米即0.5公里,0.5与8611比较,小学生也懂得哪个能力强,所以单个天线的射电镜完全没有可能在分辨率和综合接收能力方面与甚长基线干涉阵列相比。

欧洲甚长基线干涉仪网(简称EVN),1980年由9个西欧国家的12台射电望远镜组成,工作波段0.7-18厘米。1993年美国的VLBA与欧洲的EVN总共22台射电镜联合组成国际甚长基线干涉仪网(简称VLBI网),相应的观测能力就更强了。所以天文科学研究发展的趋势是各国联合合作共同探测宇宙奥秘,而不是相互别苗头,争领先,后者是冷战思维的延续,科学界应把它丢进历史的垃圾堆。红卫兵才争夺哪个山斗强,把对方打得落荒而逃,21世纪已不时兴这一套毛病与恶习了。

事实上,目前国际流行的射电望远镜发展方向正是“望远镜阵列”,现有技术已能做到像地球直径一样大的射电望镜阵列。例如“平方公里射电镜阵列”(简称SKA),第一阶段造价6.5亿欧元(约为49亿元人民币),它由两套世界领先的射电镜设备组成,一套位于南非的约200台抛物面天线组成的碟形天线阵,另一套位于澳大利亚的由超过10万个偶极天线组成的低频孔径阵列。这两套互补射电镜将通过观测脉冲星和黑洞来探测引力波、检验万有引力理论以及搜寻地外文明的蛛丝马迹。SKA将于2018年始建,并将于2020年开始产出最早的科学成果,它才是将成为史上少有的几个对整个人类社会产生不可估量影响的科学项目。目前,国际SKA组织有11个正式成员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德国、印度、意大利、新西兰、南非、瑞典、荷兰、英国。

天下竟有如此巧遇,2003年在同一个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掌布河峡谷风景区内发现了一块“藏字石”,此石约500年前由15米高的崖壁上崩落,坠地裂分为二,各长7米左右,高近3米,体积60余立方米,重百余吨,两石相距可容二人。石上清楚显示“中國共産党亡”六个大字(平塘属少数民族布依族自治州,有自己的语言文字,他们不识汉字),每个字约一尺见方。字迹凸起,高出石面0.5~1.2厘米,呈浮雕状。后由当地政府命名为“藏字石”。2003年8~12月间,以地质学家为主的三批专家对藏字石进行了鉴定,其中以12月的第三次规模最大,规格最高。请著名的10名地质专家和5名人文学家鉴定。地质专家的名流有:李廷栋(中科院院士,中国地科院研究员),刘宝珺(中科院院士、国土资源部成都地矿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李凤麟(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国家地质公园评委会委员),贾精一(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地质构造学家),毕孔彰(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咨询委员、地球化学家)。这些代表着中国地质科学最高水准的泰斗级人物,带着全套仪器、试剂、工具、电脑等,再次踏入平塘掌布“藏字石”现场,对这个弹丸之地进行了一次规模空前的全面、认真、细致的考察鉴定。经过科学家们的考察与鉴定,“藏字石”上六个字迹是由原石质沉积层中的海绵、海百合茎、腕足类等古生物残骸化石构成,从组成字的痕迹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有许多椭圆形和柱状结构,正是这些无序的化石堆积物,在这个节理剖开的断面上十分巧合地组成了有序的6个大字。此石生成于2.7亿年前。这6个字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的痕迹。其成因是在沉积时和生物遗体顺层堆积,通过交代作用,碳酸钙交代了生物遗体中原有成分,形成生物化石。由于结构与原岩石有所差别,生物化石坠落到地面沿节理面裂开时显得突出,同时抵抗风化的能力又强于基岩,因而更加突显出来。“藏字石”坠落的位置恰好处在河左岸陡崖所形成的半洞下面,对这些字起到了一定的保护作用。专家判定,字迹系天然形成。虽是极其罕见的小概率事件,但其成因都可从地质学特别是沉积学上得到解释。此石地理位置在500米镜的北方直线距离约50公里处,发现后使该景区旅游收入旺增,中共许多高级领导人前往观看。尚未听闻习氏驾临,也许幕僚不敢汇报,也可能他知闻后会有所动作,那又成为史记一纪。

排除了人工造字的可能,奇字天成的背后是什么呢?专家报告中指出天然成字的概率是1,000亿分之一,还没有考虑各字体大小一致、方向一致、间隔一致、字形一致的限制条件,可能就是万万亿分之一的可能性。

目前人类所言的高级生命无非两种选择,一种就是外星人,一种就是天意神为。考察团成员刘学文在媒体上宣称“贵州平塘神秘‘天书’,疑是外星人所为”。刘学文推测:远古时代,贵州地区是恐龙活动的密集区域,如果外星人曾造访过地球,那么平塘掌布河峡谷有可能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一个观测点或实验基地。“恐龙蛋群”和“神秘天书”则有可能就是外星人留给地球的一份“特殊礼物”。当然这仅是一家之言。

千年老树有奇灵感应,附近一棵500年的古枫树在无风无雨且是拟建“藏字石”旅游点前夜突然倒下,暗示不要忽略藏字石中“中国共产党”后面的“亡”字。有趣的是发现藏字石的“王国富”,其名与“亡国夫”同音(当然,中共会亡,中国不会亡,只会是国名更改、政制改变而已),此人曾接受采访,是位眉清目秀的一个年轻人,从外形上看,真有点世外道童的形象。

“中国共产党亡”这块藏字石赶巧与当前国内天怒人怨的执政危机联系紧密,又同海外有关中共面临崩溃的当下话题不谋而合,还不经意地旁证了当今种种热门预言的前瞻性预测,当然还有现今发生在人们生活中各类不可思议的人文与自然异象的烘托,多少让人隐约感到这块奇石的来历绝非一般,越来越有看头。“藏字石”很可能正是老天在特殊时期传递给人类重大资讯,它是否成为压在中共头上的盖棺石,情势的发展越来越玄妙。

2003年(太巧了,又是2003年)7月射电镜选址组从743个候选台址(他们称为“窝”)挑选合适的台址(在此以前是从一万个预选“窝”中选出743个的),千挑万选,2006年最后选中的大窝凼竞是如此靠近“藏字石”,真是无巧不成书,妙不可言!

“藏字石”发现后13年(注意中国民间认为13是不吉利的数字)在相邻咫尺(不仅从太空观看,即使从中国国土面积看,两者确实是近在咫尺)的大窝凼500米镜成形,这未免太巧合了。500年前此石崩落,500年后胡闹皇帝又再生。天意昭显,实在太明显了。球面射电望远镜本来主要用于探测地外智慧生命(即外星人)的,在2003年同年(又是一个巧合2003年),根据宇宙标准模型,由普朗克卫星探测的数据得到:整个宇宙的构成中,我们常说的物质占4.9%,而暗物质则占26.8%,还有68.3%是暗能量(质能等价)。由此可见,宇宙中仅有4.9%是我们人类常说而且至今尚未完全认识的物质,更有95.1%的物质(暗物质和暗能量)则还没有被人类认识。也就是说人类尚不知悉的事物远比已知悉的事物要多得多。就像蚁蝼不能设想人脑的智慧和能力一样,谁能肯定本文所述种种巧合不是天意(我们尚未认识的事物规律和主宰者)在操纵控制着人类呢?我们俯首观看一群蚂蚁忙忙碌碌地过着群居生活,有时能看到两群蚂蚁之间的战争。我们人在看,蚂蚁意识不到人在看。那么,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总有报,只有迟来与早到。为什么不可能有更高级的生命在看着我们呢?如果你已经肯定不存在更高级的生命,那么花12亿元建造球面镜探测地外文明完全是多此一举的浪费行为,既然已肯定不存在,你还探测什么地外文明?

由本文可知,平塘的“天眼”有眼无珠成“天坑”,如此巧合与“藏字石”相邻,岂非象征习共的末日临近,天意不可违,历史将作出公正的判决。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