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 第二次雨伞运动|苹果日报

9

9.jpg

“撑伞”本来已经很敏感,想不到“十一升旗礼”,一奏“十一”国歌,忽然下雨,谁撑伞,谁不撑,中华民族到了危险的时候,变成又一个险恶而复杂的政治问题。

2016-10-3

一名解放军官率先在雨中收伞。南中国海局势紧张,中国军政人员说要教训一下不听话的新加坡,影响力巨大,枪指挥伞,站在旁边的中联办主任,当然紧张,跟着收伞。

画面所见,梁特紧盯着身边的主任,即刻模仿,动作保持高度一致,也收伞。

嫁鸡随鸡,夫唱妇随,旁边的梁特夫人不敢不跟。但女人化妆上阵,金枝玉叶,何堪风横雨狂的摧残,于是梁特夫人愁眉苦脸,十分委屈。

多米诺骨牌分裂成“收伞派”与“撑伞派”——政务司司长林郑、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是何等人物,早就瞄到势头有异,但拒绝跟随,依然撑伞,获得香港人赞许。

当中的首席大法官马道立,毕竟是英国人教出来的优资产品,是最不Chinese,即刻表现英式绅士风度,轻轻把自己的伞挪过来几寸,护花特首夫人。

马大法官令人觉得好Warm,我想起艾青的名句:“雨天,不让大家衣服淋湿,晴天,我是大家头上的一片云。”By the way,为何艾青用了“大家”两字?因为共产时代,一切讲人民群众的集体,如果像徐志摩说:“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然投影在你的波心”,卿卿我我的,就变成反动小资产阶级了。

特首发言人冯炜光严正指出:奏国歌时规定要“肃立”,意指林郑和曾俊华没有垂手肃立,侮辱了国歌。

此一罪名,连同画面,若一同传回大陆网络,供全国左毛观看评审,可将两位司长置于叛国的死地。但是“肃立”的定义,中国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必须两臂垂直、双手十指向下,才算“肃立”,只要一只手下垂,另一只手在撑伞而不是在狂挖鼻孔或者伸进裤裆搔痒,已经符合普通法要求。

不信你问问马道立,以英国观点,To remain standing in solemnity,我们林郑和曾司长,有没有侮辱中国的先烈、侮辱了十四亿中国人民。马官必裁定两司长无罪,但在一个中国人又开始发疯的世代,我有点为两位撑伞勇敢的司长担心。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