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全会: 从严治党告别胡錦濤”不折腾”的承诺?|美国之音

5

5.png

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前决定,定于10月底召开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将审议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重点讨论“全面从严治党、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等问题。

2016-10-4 许波

会议决定表明,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一改改革开放以来中共党内兴起的一股开明民主的思潮,以极具文革思维的一类旧调重弹开启中共党内讲政治,守纪律,立规矩的一个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是否会走过去整党的老路?高调讲政治是否意味着抛弃胡锦涛时代“不折腾”的承诺? 中共传统思维的“旧瓶”能否装得下新形式和新时代的“新酒”?习近平究竟有没有改革中共政治体制的新思路?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说,中共高层必须要通过这个政治运动来收拾一些他们不喜欢的人,安插自己的人马。从中央到地方都是这样,政治运动只是一种工具。

历史学家、独立评论人士章立凡先生认为这是形势所迫,都是权力斗争的需要。这反证了北戴河会议的目标可能没有实现。所以才在会议之后有很多人事调动。现在体制内软磨硬抗的做法强化,矛盾也在激化。所谓“从严治党”其实是因为恐惧和不自信。集权不仅导致了体制内矛盾激化,体制外也有分化,现在出现了主张革命的人与改良派之争,左右之争,国内外的形势也非常紧张,整体来讲到处都处于一种不安全的恐怖状态。现在很可能面临着前苏联的最后阶段,垄断权力、垄断经济、垄断思想的三垄断局面。

何频先生说,中国社会现在前所未有的压抑。老百姓觉得收入少了,消费能力下降;有钱、有政治常识的商人都移民了。习近平的集权反而让政治变得轻松,因为大家明确知道问题来源于哪里,谁又应该负责。

何频先生说,中国的民主化无法依靠外国,外国都只是想和中国做生意,西方社会只讲究自己国内的人权。很少有国家像中国一样,群体革命的幅度如此大,涉及方面如此广。中国民主只能寄希望于共产党内斗。中共可以用武力手段对付百姓,可以用经济手段收买西方国家,但自己的内斗永远无法解决,就是因为它没有一个公平文明的机制。

章立凡先生说,改革早已经结束,无需再指望改革。此前几次全会提出的改革措施都没有得到执行,甚至是南辕北辙。中国通过政治改革和平走向转型的路已经被现任领导人们堵死了。现在内外矛盾如此尖锐,就是因为所谓的“男儿铁腕”把越来越多的人推向了对立面。这种政治正在加速历史进程,很可能会使政权走上不归路。现在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了,使用那时候的路数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章立凡先生说,现在所谓“整人”可能就是因为有人不服。虽不敢明着对抗,但消极怠工,让机器减速甚至停转。这种状况对于主政者是一个非常大的危机。2008年胡锦涛曾说,党的先进性和党的执政地位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这其实就是一种担心,担心会失去政权。

何频先生说,习近平未来会怎样还不可知,但是他比胡锦涛好的地方就在于“敢折腾”,敢抓贪腐,敢处置政治对手。虽然现在的社会是在“瞎折腾”,但政治家总该有所作为,中国现在面对的问题就是要怎么折腾,是回到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体制,还是走向人类文明的主流。不能无作为,更不能韬光养晦、回避问题。

章立凡先生说,胡锦涛说“不折腾”是因为他没有本钱折腾,也不敢折腾,也迎合了很多人不希望折腾的观点。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折腾史,让大家都害怕被折腾。现在的领导人折腾得比较没有章法,搞得社会每个阶层都没有安全感,互不信任。

章立凡先生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信息时代,采取毛泽东时代的封闭式管理办法已经行不通了,但又没有新的招数。制度方面没有任何新的建树,只搞“整党整风整人”会让人越来越反感,自身危机也会加重。

何频先生说,只要政治不走向规范,中国老百姓和中国官员都会付出巨大的代价,非常悲哀。中国民主最大的障碍就是共产党自己。

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