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力夫: 为什么说习近平姓“左”? ──读《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争鸣

14

14

 习近平是左还是右的问题,从习上台后起不久就多有争论,起初各方见仁见智,后来似多倾向习氏姓左反右,几成定论。但最近,网络上忽然(六中全会在即)旧题重议,习氏被辩为不姓左。例如,七月十九日,有网站报道,被视为中南海智囊人物的吴稼祥对本港《明报》表示,对习近平改革的信心很大,相信他是一个改革者;八月十七日,体制内辛子陵在网上披露,高层达成共识将处理江泽民及曾庆红,并可能在十月份的六中全会予以落实;九月十二日,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出笼。兹事体大矣,乃再次廓清!

2016年10月号第468期

  习姓“左”反右

科学的、合乎逻辑的讨论,通理是先应明确定义何谓之左何谓之右。一言蔽之,“右”就是赞同普世价值(即“改旗易帜的邪路”);与此相对的,左”──尽管官方不那么说──就是顽固反普世价值,坚持中共一党专政(“保政权、保稳定”)。这既是意识形态,也是实际立场,后者是前者的体现。这样的定义应该是符合当前中国大陆的实际语境的。

左右之分不应该在于是否奉行改革或改革开放,因为改革有各种各样的改革,并且还不乏左右都赞同的改革。左右之分也不涉及处理不处理某些人,例如毛泽东特赦甚至优待了不少国民党“战犯”和溥仪(虽然显然是出于“统战”),总不能说毛是右吧,何况笔者早已断言习决不会抓江,辛说不靠谱。此外还有一种所谓“极左”或被称为“毛左”的,就是死死抱住毛尸及其路线,即“走封闭僵化的老路”的那些人。

冼岩说,“从邓小平起,中国的主要领导人都超越了意识形态,无所谓左右之分。他们奉行的是实用主义,价值取向则回归原始的社会主义”。这话真是自相矛盾,没了“马克思主义”的起码逻辑。试问“社会主义”难道是经济基础,不是意识形态是什么?

不过冼岩的文章倒是正好证明了习氏姓左反右!试看连冼岩也在文中承认现在的领导人即习近平他们的重要(恐怕应改为“唯一”)目标是“保政权、保稳定”。正是出于保党保政权的需要,才有了“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的“改革开放”(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才有了冼岩自己也承认的“对言论、社会的管制也必然最严厉”的镇压舆论和公知;才有了一半是为了收拾民心,另一半是清除异己的“反腐肃贪”。所有这些,正因为都是为了保党保政权,所以恰恰是姓左反右之举。至于冼岩说的“习不是左”的证据“现在中共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而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等,就是不包括毛泽东思想,且后者正是在习近平上任后被拿掉的”,不但既非事实──事实是“毛泽东思想”仍可见于重大文件中,毛尸仍在堂,毛像仍挂墙,而且还制造“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的歪论,也与顽固反普世价值的“五不搞”并行不悖。如此“不包括”,算得什么证据!

至于吴稼祥所称习氏近期释放部份左倾政治信号只是“假动作”,不知吴说证据何在?本来,为了策略的需要,搞假动作的政治家是有的,但都有实实在在的干货真动作让明眼人心知肚明。比如袁世凯(其人是功大于过,国人多有误解),装出处处为大清皇帝着想的忠臣样子,甚至诚惶诚恐三跪九叩首,但他的北洋六镇实实在在地是在与南方革命军假打真和,他本人是实实在在地借南方革命力量胁迫清廷退位。这在当时连昏愦如奕匡者也清楚其“司马昭之心”。试问吴稼祥,习哪一动作让明眼人知道他的保党保政权、镇压舆论和公知是“假动作”?

  为什么习姓“左”反右

知其然还须知其所以然。只有明白了所以然,才能彻底认清习姓左反右的真面目。

首先,习是中共习仲勋的儿子,是货真价实的“红二代”。有说习仲勋是改革派,儿子怎么会不改革。但诚如前文所说,左右之分不在改革而在路线。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改革不是真改革,中共毛泽东本质上是同朱元璋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之流一样的造反打江山,玩命夺龙廷人物。甚至,朱李张起初还有造反的理由,民不聊生官逼民反,毛酋则如同洪秀全一样连这点“初心”也没有。无论满清还是中华民国时代,百姓绝非处于水深火热,毛如同洪杨也是利用骗术(“马克思列宁主义”无非“拜上帝教”)蛊惑诱骗民众为他当炮灰卖命。如此玩命抢江山夺龙廷的本质,一朝得逞,毛共们岂甘二世而亡?他们妄想的只能是万世一系,“红色江山代代传”,这与国民党蒋经国的背景是完全不同的。如此,作为中共红二代,习近平在遗传上是完全继承了毛共的“红色帝王”基因的。

并且这也与习近平的个人背景有关。习十二岁小学毕业那年正值文革开始他甚至没有机会上初中。相反,文革十年,他耳濡目染的是暴力和权力,疯狂和罪恶。如此,无论道德、文化、思想、学养怎么可能得到正面的教育与薰陶?没有文化叫他怎么懂得“轻关易道,通商宽农”的古语?现在国内提起此事,多说成“口误”,其实哪里是口误,分明是不知其句,哪懂其义,加上六十开外,老眼昏花,才误把简体的“农”字看作了“衣”。这与美国一位副总统写错别字potatoe不是同一类型的低级错误。联系到习每每自吹自己博览群书,学富五车,还言必引经据典,事件反映的远远不是学养问题。更为严重的还在于事后非但不承认,不道歉,严加封锁,严密遮掩,这就比吹牛、不老实更坏,属于欺骗和滥权了。

红卫兵经历如果没有经过彻底的洗心革面,很容易倾向于左。现在习在国内事事夺权集权,自任多个组长,连李克强掌经济之权也要抢过来,终于经济跌落,连冼岩也承认执政“合法性也遭遇难题”、“现在是中共合法性最脆弱之时”。这正是当年一众红卫兵迷信权力、内斗武斗、唯我独尊,争当司令的脾性。国际上,例如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习表现出的不仅是学养、不知历史和国际规则,而且是蛮不讲理,死活不认账,搞得中国大陆四邻无友,全球侧目。这也是当年红卫兵不知高低,天塌不怕,迷信暴力,动辄武斗的身骨子。有人称毛是土匪当国,习是红卫兵当国,诚如也!

一句话,抢江山夺龙廷的中共,推出这么一个小霸王,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姓左反右。如此,还指望他与时俱进,引领中国大陆与世界合轨于普世价值?

唯一的结果就是:两极相因,到极端则转化,夜之越漆黑,黎明越是在眼前的至理。习左是要走到底了,但之后,普世价值也就会在中国大陆喷薄而出了。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