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生: 极权老虎屁股后的小人|苹果日报

14

14.jpg

梁振英是否竞逐下届特首,已进入最后倒计时。曾荫权、曾钰成、孙明扬、范徐丽泰那怕内心早已唾弃此人,却言辞闪烁,点到即止。至于建制派每逢面对这话题,都顾左右而言他。在今日之香港何以说句实话就那么难?一切全系于习近平那块“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的御赐牌匾。

2016-10-3

索赞尼辛的《古拉格群岛》写过,在区一级党代会集体通过给史太林的效忠信那一刻,全场起立掌声如雷,还要加上经久不息的欢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家不敢放下手臂和停止鼓掌,何况有内务部的人民委员在监察会场。渐渐年纪大的党代表力气不济,却还是不敢造次,谁能结束这种尴尬,最有资格的就是区党委书记,但他没这个胆子,还要无比投入地带头欢呼鼓掌。后来坐在主席台的造纸厂厂长忽然坐下来,霎时全场云散雨收,大家获救了!然而当晚造纸厂厂长即被捕,审讯时内务部人员正告他:“永远不要第一个停止鼓掌!”这个厂长最后被判处十年徒刑。

这是极权社会的形象写照,它是不变的潜规则。好比习近平在北京文艺座谈会钦点周小平为正能量代表,于是各省争先恐后邀请他去作报告,并盛赞他为“网军领袖”。殊不知周小平之胸无点墨,连那些水平不高的宣传部官员都为之惊骇,但谁也不敢怠慢。最大胆的腾讯网站也不过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演讲短片下撤,但对周小平的质疑,至今一点一滴都不能见诸网络,必删无赦。

这就是天子御赐黄马褂的效应,对梁振英的去留,建制派集体失语亦缘于此。一旦习近平拍板换马,梁振英的下场必定很惨,那些看风使舵的梁粉只会一沉百踩。这里又有一个绝佳例证——苏联大音乐家萧斯塔科维奇的歌剧《穆森斯克郡的马克白夫人》1934年首演轰动一时。1936年史太林观看该剧,第一幕还没结束便拂袖而去。不几天《真理报》就对萧斯塔科维奇大肆抨击。政治风球一挂起,全国报刊和音乐界都加入口诛笔伐,他顷刻沦为“人民的敌人”,音乐变成精神垃圾。后全赖萧斯塔科维奇把未发表的第五交响乐加上“献给史太林”的副题,才幸免入狱。

这情形就像红了二十多年的小品谐星赵本山,未获出席北京文艺座谈会的邀请,就等于上层释放出强烈讯号,习大大(极可能包括彭嫲嫲)不喜此人,于是赵本山顿成丧家之犬,连回到家乡,一向礼遇有加的辽宁省官员变了脸,连省级文艺会议都不让他参加。赵本山在北京的酒家生意一落千丈。内心憎厌极权而又性格懦弱的萧斯塔科维奇尚且要屈膝下跪,何况灵魂本来就卑微而低俗的赵本山?

那个“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真能保得梁振英一世?说到底梁振英只是跟着老虎屁股后面的小人物,老虎放个屁,他就消失了。小人物还可以拿掉一字——小人而已。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