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记者: 环时是中共训练的咬人狗|博谈网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与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针对南海问题的隔空交火,尚未落幕。新加坡《海峡时报》前驻北京分社社长白胜晖也加入这一战局,指环时如同咬人狗,所叫的正是中共内心所想。

2016-10-4 苏智敏

反映中国政府的想法

白胜晖在香港《南华早报》刊文,以标题为《中国如何指挥环球时报这条攻击犬威吓新加坡》的文章形容《环球时报》是中国训练的一条咬人的狗,所说的内容正是中共领导层心中所想但又说不出口的话。又称其是内容粗鄙、不顾事实的小报,读起来有时像一群由中国的特朗普所编辑的刊物,却又凭着这些在中国市场崛起。

文中指出,无赖的态度正是环时的存在价值,为外界提供一个窗口,窥视中国政府正在想什么,那些不能宣之于口,或至少不能像环时那样肆无忌惮。

文中提到,环时总编辑胡锡进曾在访问中表示,他与中共的国家安全和外交官员稔熟,且他们都认同环时的社论方针。

白胜晖指出,仔细阅读环时是很重要的。以这次新加坡大使罗家良与环时之间的笔战为例,中国外交部很快发表评论,其内容间接地支持环时的言论。因此,胡锡进说他的言论反映政府意见,明显不是一派胡言。

文章分析,环球时报或者是一个黑警或坏警察,而中共选它作为发表中共权力核心的内心之信息,有对内和对外的两个原因:环时受到市场欢迎,可为中共做一个很有效的喉舌。其中文网站每天有1500万人次造访,该报好勇斗狠的言论深受中国年轻的民族主义者喜爱,这群人也就是所谓的“小粉红”。

这正好迎合中共所倡议的爱国精神,为重建中国在全球的领先地位,环时为这个愿景提供一个泄洪之口。不过文章说,这往往意味着践踏、侮辱、轻藐其他的国家。

第二个原因是,环时虽备受外国讪笑,但国际媒体却不能不看它的报道。对中共来说,向其他国家表达不满甚至进行抨击,如果信息到不了这个国家,骂了等于没骂。文章称,环时在这方面,是相当称职的。

2012年环球时报刊登的署名文章

环时指责新加坡不中立

这场争端的导火线来自21日《环球时报》在一篇报道中,指新加坡在委内瑞拉举行的第17届不结盟运动峰会中,在最终文件的磋商过程里“执意要求塞入”为菲律宾南中国海仲裁案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报道还称,当时不少国家反对强化涉南中国海内容,令新加坡代表气急败坏,对反对国冷嘲热讽。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26日致函《环球时报》,指上述报道“不符事实和毫无依据”,又称“我们对于一家主流媒体竟然刊登这篇罔顾事实、充斥着胡编乱造和无稽之谈的不负责任文章感到失望”。

胡锡进27日于《环球时报》刊文做出反驳,称该报记者是根据参加此首脑会议的知情人士介绍所报导,信息源可靠。胡锡进更在文中批评新加坡不中立,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指新加坡偏袒菲律宾、越南,“在南海问题越来越公开跟着美日跑”。胡又说,新加坡接受美国在基地部署战斗舰和反潜侦察机,是损害了中国利益。

同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此事,称“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28日第二次致函《环球时报》,重申报道不实,并指出胡锡进27日的批评,与《环球时报》报道的真伪性毫无关联。

罗家良除要求环时将他26日的信函,包括其附录部分(亚细安主席国的信函),全文刊登在《环球时报》印刷版。“这是为了让读者能够全面、准确地了解事实真相,以确保诚信、专业、客观和公正”。

中新关系日趋紧张

因南海问题而引发的这场公开争执,英国《金融时报》的非英语网站FT中文网,日前刊文指出,这暴露出新中两国关系日趋紧张。

中国和新加坡有密切的经济往来,中国是新加坡第二大出口市场,新加坡则是中国最大的海外投资者之一,但两国的外交往来一向较谨慎。文章指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左右该地区的华人并利用他们的财富。

新加坡国际战略研究所亚太安全问题研究员亚历克斯•尼尔(Alex Neill)对FT中文网表示,这次环时与罗家良争执的背后,是中国的怒火:“中国愤慨的是,尽管新加坡自称要秉持中立立场、不想作出易招来怨恨的选择,实际上却在深化与美国的关系。”

尼尔提出和白胜晖相似的看法,他指,尽管中国问题分析人士常常认为不能把《环球时报》的报道太当回事,但该报却被视为反映中共内部较保守派系情绪的晴雨表。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这事件反映出中国和新加坡两国观点的分歧:

夏明表示,中国认为新加坡是华人占主导地位,在国际事务上一定会支持中国,但新加坡有自己的国家利益,又敌视共产主义,因此对中国非常谨慎。同时,新加坡继承了英美法系的自然法,法治思想根深蒂固,希望用法律、国际法、仲裁来解决问题。因此,新加坡支持通过仲裁解决南海争端,是非常自然的。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