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言: 从里约丢脸到杭州”宽衣”|争鸣

3

3.png

  中国民间向有“流年不利”一说,而今年八、九月对中共当局来说则颇有些“流月不利”的味道。八月在巴西里约奥运会和九月杭州的G20峰会,本来都是中共十分重视的“面子工程”,志在必得,最后却搞得很没面子,丑闻、笑话此伏彼起。在里约一言以蔽之是“丢脸”;在杭州则有个“关键词”叫“宽衣”。前者令人摇头,后者令人喷饭。

2016年10月号第468期

  丢脸,并不只因成绩20年最差

竞技体育,本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和艺术,更在于通过它提升国民的身体素质。而中共则一贯将体育竞技高度政治化,以什么“为国争光”、“振兴中华”之类假大空口号来愚弄民众,实则是想以体育竞技取得的成绩来证明共党独裁专制制度的“优越”。于是不惜牺牲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利益,将本应服务于纳税人的体育经费和体育资源设施,集中用于培养极少数夺金牌的“机器人”来为政府的“面子工程”服务。与此同时却置提高国民体质、特别是青少年的体质于不顾,忽视对广大民众的体育福利和设施的投入。在农村的许多学校,连个像样的球场也没有,而一枚奥运金牌其成本竟高达六亿元人民币。这次里约奥运中共却出师不利,体操、射击、游泳等中共的所谓强项更全面失利。男女体操一枚银牌也没得到,创近五届奥运会来最差成绩。中国体育部门官员原定的目标是三十六块金牌,希望金牌数保持第二,但是结果却仅获得二十六块金牌,被只有六千四百万人囗的英国压倒,只能当“老三”。当局恼羞成怒之余便频频大骂裁判“不公”,甚至破口大骂裁判“脑袋装屎”,摆出一副“不能输,只能赢”的恶相。

除了成绩,更丢脸的是中国运动员又迭爆兴奋剂丑闻。游泳女选手陈欣怡被查出使用兴奋剂,成绩被取消。孙杨在一千五百米决赛前,因赛会宣布要对进入决赛的选手进行验血,他便突然“感冒”而退出决赛令人疑窦丛生;而此前孙杨已有服禁药的丑史。紧接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对二○○八年北京奥运运动员检验样本重新测试,结果查出三名中共举重金牌选手陈燮霞(女子四十八公斤级)、刘春红(女子六十九公斤级)、曹磊(女子七十五公斤级)均尿检呈阳性,成绩取消并罚禁赛,更使当局难堪。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闻,已经移民澳洲的原中国奥运代表团首席队医陈章浩向媒体坦诚,自己当年在五十多名顶级运动员身上尝试过各种兴奋剂,包括荷尔蒙、血液兴奋剂和类固醇等,甚至姚明、刘翔都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关键节点上咨询过他。正如世界游泳教练员协会主席说:“没错,全世界都会有运动员吃兴奋剂,但只有中国选手,是有组织地吃,拿纳税人的钱吃。”

唯一给中国争了面子的女排,却让央视广播员白岩松弄坏了这锅“汤”。这位中共官方的“名嘴”公然对广大观众说:“中国女排能获得这块金牌,除了感谢教练和球员们等各方面的努力,还要感谢贝利,赛前他预测塞尔维亚会夺得冠军。希望巴西政府,不管面临什么样的事情,都承诺不首先使用贝利,我们在这里祝愿贝利以后的生活开心快乐,中国球迷祝福他。”事后证实球王贝利根本没讲过那句话。一个官方豢养的“名嘴”如此公开造谣挖苦人实在既荒唐又卑鄙,但结果反打了当局的脸。

  差点“骂死”郎平“弄死”朱婷

这次在里约最让中共脸上“增光”的自然是女排夺冠。而此项“面子工程”的大功臣一是主教练郎平,二是主攻手朱婷。夺冠后官媒自是一派赞赏,好话说尽。然而却有不知趣的翻出了一九九六年郎平执教美国女排,并率领该队战胜了中国队时,《人民日报》怒不可遏,发文痛骂郎平的往事。文曰:“在现实生活中,有的人见利忘义,把爱国丢得远远的。这种人可以忘掉自己是中国人,忘记自己掌握的这点本事全是祖国培养出来的。有的人在国内名声已经不小,待遇也不算低,可是还要和外国比。跑出去,干什么?或者当教练,把祖国培养出来的本事全交出去,同自己过去的战友、祖国的亲人对垒拼命。这种场面,甭管是输是赢,凡有爱国良知者,心里总不是滋味。”就只差没骂郎平是“汉奸”了。郎平若是脸皮薄点,气量小点,早都成了三国时代的王朗,哪能再来为天朝效劳?

更有不知趣的又曝出:朱婷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秋渠乡朱大楼村,父母共有五个孩子,朱婷是老三,上已有两个姐姐,按照“一胎化国策”,当时刷在墙上的大标语是“宁增千座坟,不准多生一个人”!朱婷是绝对不允许出生的。其母东躲西藏,最后卖了耕牛交了三万元钱。终于“钱能通神”,朱母才逃过一劫,朱婷才“侥幸”来到这地球上。倘若当地干部“党性原则”强一点,“认真负责”一些,朱婷早被弄死了。说郎平被“骂死”也许夸大,但要“弄死”朱婷却易如反掌。所以现在朱婷已决定去土耳其打球,是个明白人!

  暖风醉人,请“宽衣”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钱塘自古繁华的杭州本乃天堂之乡。但二○一六年九月就为了要开个被民众戏称为“鸡儿铃(G20)高疯(峰)会”,请来二十家外国政要在此地嘉年华式派对欢聚一下,高谈阔论一通。总共就两天时间,什么成果也没有,什么问题也没解决,也没见发布任何声明或文件,有的只是习总对中外记者宣布的寥寥三百多字的“成果”说明,而且不知道是否经二十国集团同意授权。但当局为了这“万邦来朝”万无一失,不但一掷二千亿民脂民膏,更弄得全城鸡犬不宁,路断人稀。男女老少,人人被定为监控对象,视为假想敌人。学校停课,机关放假,军人装甲车在街上巡逻,如临大敌。会场周边人家更不许生火做饭,由派出所代为订餐,否则请过“寒食节”好了,甚至强迫人家外出旅游,结果让二百万人有家难归,连续两个月盘查周边二亿人次的“嫌疑对象”。这种在冯梦龙的《拍案惊奇》上都找不出的大笑话,在我天朝其实已成“新常态”了。

但笑话还没有完。九月三日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习总发表重要讲话,在点评全球经济时,援引了一段中国古文:“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大约是以此为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的政策制定提供建议。谁知习总虽照着稿念却读成“轻关易道,通商宽衣”。网络时代一语既出,立传万里。“老外”惊诧莫名,不知为何要他们“宽衣”。但中国的读书人,却知道此典出自《国语·晋语四》并非特别生僻的典故,意即要放宽农政,善待农民,和“宽衣解带”沾不上半点边。闹出如此大笑话,实在匪夷所思。有人说,这“宽农”和“宽衣”之误就要怨老毛简化汉字惹的祸。如果是正体汉字的“农”,决不会念成“宽衣”。这当然也不无“道理”。

不过有内部人士透露,习总这个在峰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事前在北戴河已排练过三次。那么多智囊、顾问都干什么去了?没有一个人懂这典故吗?其实这正好说明,当一个人爬上了权力的顶峰又目空一切时,已没有人愿去、敢去提醒他。正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里,除了那个“不懂事”的孩子,大臣们谁也不敢说皇帝是“光屁股”。一个元首级的领导人物,走到这一步,已是“高处不胜寒”,离悬崖边也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而更意味深长的是党中央“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财经频道更专门发表署名文章,标题是《B20峰会主旨演讲上习主席用典你看懂了吗?》该文称:“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出自《国语·晋语四》,轻关,轻关税,减少通关税收;易道,除盗匪,整饬交通道路;通商,促贸易,互通有无;宽农,放宽农政。”好像生怕人们没注意到这个笑话似的。由是观之,说而今高层已是四分五裂、同床异梦,在互相等着看笑话,虽不全中,亦不远矣!

二○一六年九月十二日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