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大前哨战: 权斗升级, 反腐转向|争鸣

9

9.jpg

今明两年是中共换届年,省市县乡各级党委将陆续换届,直至明年十九大完成党中央换届。目前已有十三个省份公布了省级党代会的召开时间,十月中共六中全会闭幕之后,省委大换届将全面展开。而各级人大、政府、政协换届将在同级党委换届之后相继而行,一直持续到二○一八年全国“两会”结束。此轮换届对于习中央的政治走向,对于未来五至十五年的中国政局,都有重要意义,也因此,围绕换届而展开的权力斗争、官位大战已经如火如荼、遍地烽烟。

2016年10月号第486期

今年以来,中共已更换了十二个省(直辖市)的党委书记,超半数省份的省长亦被更换。其中,八月底两天之内换了六个省委书记。最近三个月内换了七个省长、一个直辖市长。在这几波人事调整中,近两年新崛起的“习家军”──包括习近平的闽浙沪亲信旧部、早年知交,以及从习老家陕西走出来的官员──已有十多位赶在大换届之前走上了省级主要领导岗位。考虑到省级党政正职将是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当然人选,此举被政治观察家们普遍解读为“习家军”在十九大人事卡位战中阶段性获胜。

进入九月,中国官场剧烈震荡,权力斗争骤然升级。先是与习近平有过一年政坛交集、一年半前被越级任用、以中央委员身份接替政治局委员孙春兰担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被认为是“习家军”重要成员的黄兴国忽然大热倒灶,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半夜落马,成为继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之后锒铛入狱──黄兴国目前入的是中纪委“诏狱”,但他的下一站必定是著名的秦城监狱──的第四位直辖市书记。随后,仕途起点为李铁映秘书、与张德江渊源深厚、曾于大庭广众之下抢夺记者录音笔而有“夺笔书记”之称的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接掌天津,成为十九大“入局”的热门人选。陕西籍官员、栗战书的旧交、天津市委副书记王东峰则升任天津市代市长。

与此同时,上海的换届布局亦在紧锣密鼓展开。习近平主政浙江时的旧部、又追随习由浙转沪的上海市委副书记应勇被任命为上海市常务副市长,此为即将接任上海市长的先兆。只有政法和党务资历、没有主管过经济工作的应勇若出任上海市长,将打破这个中国经济第一重镇、最大直辖市市长的任职惯例。

接着,是辽宁省“拉票贿选”系列窝案被严查严办。该省超四成全国人大代表、超六成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近八成省人大代表涉案去职。辽宁省人大系统全面瘫痪,已无法履行职责。而辽宁的“拉票贿选”远不止于人大系统,四月落马的原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宏章就是在党委换届“选举”中爆冷“当选”的。党内“选举”的职位更肥、“贿选”收益更高,政协“酝酿”、“选举”程序漏洞更多、“贿选”操作更简便,在“拉票贿选”已蔚然成风的辽宁省,这些系统不可能是净土。

三年前,衡阳人大“拉票贿选”案发,习近平曾在中纪委三次全会上拍案怒斥,连发六问:“这里的共产党员到哪儿去了?市委和市政府到哪儿去了?当地人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到哪儿去了?当地的纪委到哪儿去了?这些人的党纪国法观念到哪儿去了?这些人的良知到哪儿去了?”两年前,南充党内选举“拉票贿选”案发,习近平有八字批示:“一网打尽,除恶务尽”。对于辽宁“拉票贿选”,张德江已上纲上线作出三个“挑战”、两个“触碰”的定性:“是对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挑战,是对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挑战,是对国家法律和党的纪律的挑战”,“触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底线”。可以预料,风声鹤唳的辽宁官场或将迎来一波地毯式清洗。

黄兴国的落马、李鸿忠的升迁所透露的权力斗争意涵目前尚不十分明朗。在今年年初各省诸侯掀起“维护习核心”、“向习看齐”的表态接力赛中,共有十六个省的一把手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陆续表态,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人只有三位。第一位就是黄兴国,他既是打头阵的人(黄与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同日表态,并列第一),又是表态范式的创始人,“要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党的集中统一,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习总书记看齐”,黄这番话成为各省书记表态的标准版本。第二位就是李鸿忠,李说“习近平总书记是党中央的领导核心。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就要自觉维护习近平总书记这个领导核心”,这是对“习核心”直截了当的明确表述。第三位是陈全国,陈宣称“对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绝对忠诚”,“坚决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绝对权威”,“坚定维护、拥戴、忠诚于习近平总书记这个核心”,这是调门最高的效忠语言。习近平“二一九讲话”讲“媒体姓党”,当时央视大屏幕赫然出现“绝对忠诚”口号,乃由陈全国开风气之先。“绝对忠诚”、“绝对权威”、“拥戴”之类词语在文革之后党内已不再使用(只有军队将士在特定场合才用),陈全国让它们复活了。那场效忠表态始乱终弃,于“两会”前夕随“十日文革”戛然而止,“习核心”的提法也没有登上台面。但八个月过后,陈全国、李鸿忠得到高升,成为十九大“入局”热门,黄兴国却成了换届布局的废棋。

与天津扑朔迷离的官场变局相比,整肃辽宁“拉票贿选”的政治意蕴则极其明晰,一目了然。在中国,从来就没有举行过真正的选举,“拉票贿选”本来就是个笑话。天下乌鸦一般黑,哪个省、哪个市,当代表、当常委、升官晋级,都免不得要上下打点、疏通人脉、报效恩公,走黑箱组织程序,都有现存的套路。而所谓“拉票贿选”则在套路之外,无非是“被选举人”、“选举人”和“选举”单位的负责人(通常是“换届工作第一责任人”)没有把忠实、完整执行上级意图放在心上,用“非组织活动”把上级组织内定的“当选人”给挤掉了。这正是中央“震怒”的原因所在。

辽宁“拉票贿选”系列案早在两年前就被中纪委盯上,原省委书记王珉也已落马半年有余。当局刚好选在六中全会之前、换届布局之际踢爆此案,显然是揑准时点,定向爆破。一是要杀一儆百,确保各省换届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出“黑马”,不出意外。二是要全部收回省级人事权,彻底剥夺各省诸侯──尤其是像王珉那样对中央心怀异志的诸侯──对“中管干部”的“选举权”。三是配合六中全会对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的修订,从制度上将“抵触中央”、“对党不忠”的“非组织活动”予以封杀。

天津官场变局、严办辽宁“贿选”,其实都是十九大的前哨战。在激烈的权力斗争格局中,中共的反腐斗争亦已发生大幅度转向:从前两年以查办贪污受贿、以权谋私腐败犯罪为主,变成了今年以究劾“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主。去年全年落马的省部级贪官多达七十二人,今年至黄兴国落马为止,只查办了三十一个省部级官员,反腐力度已有明显减弱。人数减少尚在其次,关键的变化是,前几年虽然也是选择性反腐,但毕竟被查办的大都是人人痛恨的不折不扣的贪官污吏,而今年的中纪委通报稿中,则大量充斥“违反政治规矩”、“对抗组织调查”、“拒不执行上级决定”等政治指控,此即昭示中纪委已从反腐精兵沦为权斗打手。原四川省长魏宏未被查实贪腐事实,竟以“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不珍惜组织多次给予的教育挽救机会”荒唐罪名结案。辽宁原书记王珉则被指控“罔顾习近平总书记对辽宁提出的‘讲诚信、懂规矩、守纪律’的政治要求,在个人政治期望没有实现后,消极堕落,甚至抵触中央”。这完全不是反腐,而是收拾不听话的官员。

在抛出辽宁“拉票贿选”案之后,中纪委随即宣布将会同中组部进行换届巡视督查,各省级纪委亦纷纷成立换届纪律督查工作组,高举反腐大棒为十九大权力洗牌看场,这样的反腐,还有多大价值?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