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懿: 中共微博舆论引导实例: 马克思主义被围攻, 网评员反伊解围|纵览中国

9

9.jpg

我在旧文“回族——习近平时代的国家公敌”中指出,在网络管制异常严格的中国,反伊反回言论涉及最敏感的宗教和民族问题却长期自由泛滥,理性的声音被扼杀,甚至有网友因为对此“理中客”的回复被“喝茶”,这本身就是舆论引导的证据;在革命远去和经济疲软的时代,党国集权无力、维稳无能,为了重建意识形态合法性,必须依靠民族主义制造敌人并利用民众对敌人的恐惧,外敌不如内敌,希特勒选中了犹太人,而习近平选中了回回人。

(作者按:本文原始资料来自中穆网,感谢有心网友“云端沐月“对资料的收集和初步整理。转载者结合他发布的截图,对他的发言进行了扩充,并进行了分析点评。)

201691410时,《求是》微博发布头条文章《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无神论在人民群众思想中的主导地位》(作者朱晓明)(图1)文章发表后遭到连续四天围攻。有网民说:“你们的主义不是善良的主义、不是良心的主义。也有网民嘲笑:“满朝文武藏绿卡,叫我们信马克思,哈哈哈”。有人或许幸灾乐祸、或许意味深长的说:“今天的网评员呢”?(图1

直到181152,才有人转移话题开始攻击伊斯兰。在这之后,陆续出现攻击伊斯兰的评论,如“一班右狗祝你们日后男的被绿教斩首、女的被绿教割逼“”为了人身安全,还是选择无神论吧“。但仍然有相当多继续针对求是文章的嘲讽(图2)。

918日上午10时,紫光阁微博转发了求是的这个头条,下面的评论基本上都是针是伊斯兰的。尽管求是的微博粉丝更多、应该比紫光阁微博的粉丝更容易反映大样本的民意,但之前的求是微博和之后的紫光阁微博评论方向差异明显。对比评论的开始截图 (图3)和结尾截图(图4),对照求是与紫光阁的官微,可以看出舆论被操纵。

转载者评论:在这一事件中,当局一开始并未及时发现“求是”微博文章被反对马列的负能量评论淹没,因为他们深知自己意识形态的虚伪性,所以选择通过网评员转移话题。他们收获多年来中共民族主义和反智主义教育的成果,利用中国网民普遍缺乏基本的政治社会常识和批判性逻辑思维技能,把话题转向国际国内舆论漩涡中的伊斯兰教,搭上反恐便车,催化偏见和仇恨。然而,这种做法并不完全奏效,所以对紫光阁转载的内容,当局和可能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正能量引导、并对负能量回复直接删除。

我在旧文“回族——习近平时代的国家公敌”中指出,在网络管制异常严格的中国,反伊反回言论涉及最敏感的宗教和民族问题却长期自由泛滥,理性的声音被扼杀,甚至有网友因为对此“理中客”的回复被“喝茶”,这本身就是舆论引导的证据;在革命远去和经济疲软的时代,党国集权无力、维稳无能,为了重建意识形态合法性,必须依靠民族主义制造敌人并利用民众对敌人的恐惧,外敌不如内敌,希特勒选中了犹太人,而习近平选中了回回人。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