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平: 国富民穷, 是之国蹶──话说G20和杨改兰惨案|争鸣

1

1.jpg

2016年10月号第468期

残害百姓,国富民穷

九月,中国大陆有两件新闻震惊全世界:一是九月初杭州G20峰会穷奢极侈,扰民防民;另一是八月二十八日甘肃年仅二十八岁的女农民杨改兰穷极无活路,毒杀亲生子女四人后自杀,其夫后来也服毒而死。两件事恰成鲜明对照,概括起来其实是一件事的两个方面:残害百姓,国富民穷。

两个方面分开来说,国富在国际上大多没有不同看法。中共每次国内办主场外交,穷奢极侈已成惯例,如奥运会和APEC,世界早已见怪不怪;习式外交大把撒钱也每每令世界瞠目结舌。至于国内民众水深火热,国际上或许还想不到竟是如此惨不忍睹。他们看到的多是上海、深圳、北京的繁华,是到国

  民富国富,民穷国亡

最近在网上可见到一篇长文《中国崩溃的几种可能》,其列举的可能有五种,包括中共高层内斗、经济危机特别是金融危机、突发事件(民众群体事件)、战争,以及环境灾难。但这些其实只是可能的导火线,而中共崩溃的真正的、甚至是唯一的原因,就是中共以一党专政的“优势”对十四亿民众的剥削和奴役,由此导致国富民穷。

一个国家如果富了,是藏富于民还是藏富于国,古今中外的当政者各有不同的考虑和做法,但结果和教训早已明明白白。藏富于民,民愈富而国也愈强,如此则国泰民安;反之,民穷则国亡,这就是《淮南子》所谓“王者富民,霸者富武,亡国富库”。中国历史上,正反两面的例子多的是,前者如隋文帝时,而后者只要看隋文帝的儿子炀帝和明朝的崇祯帝就足以引以为戒了。隋文帝杨坚统一中国后,由于政策确当,国家富了。富了怎么办?文帝说:“宁积于人,无藏府库”也就是藏富于民,不把钱都堆在国库里。他的具体做法是给百姓免税免徭役。结果,非但老百姓富了,国家还更富了。历史记载文帝时代的积累,即使经过炀帝超级败家,穷兵黩武,穷奢极侈,到唐朝还用了二十多年都还没用完,唐太宗的贞观之治,其财力基础竟是隋文帝的积累。隋朝的短命是因为炀帝的超级败家和荒淫残暴,以至隋末农民揭竿而起,李渊乃得取而代之。为什么宁积于人、无藏府库,国家反而愈益富裕呢?道理很简单,老百姓手中钱多了,消费能力就高了,就导致百业兴旺,国家的税赋收入就必然多了。如此良性循环,就有国泰民安。后世十八世纪法国的孟德斯鸠在他的《论法的精神》里论述说的“如果国家把自己的财富与个人的财富调节到一种适当的比例的话,那么个人的富裕将会很快推动国家的富强”,就是这个道理。大宋朝也是藏富于民,百姓日子好过,国库也依然充裕,《清明上河图》就是这盛世的写照。宋朝的灭亡并非由于百姓日子过不去要造反,而是由于蒙元入侵。事实上像水泊梁山和方腊那样的农民造反北宋南宋三百年里很少见,而且规模很小;而蒙古铁骑是横扫欧亚,无坚不摧。

  民富国富,民凝聚于国

值得注意的是,藏富于民,不仅民富国也富,而且国家的凝聚力也强大。南宋崖门海战,元军总攻,宋军血战终于战败,但宁死不屈,十余万人包括左丞相陆秀夫携少帝投海殉国,这就是大宋的凝聚力。对比明朝败亡之时,朝廷御前会议无一官员出席,都投李闯去了,崇祯吊死煤山时身边仅太监一人,可知明朝气数早尽,连官员也弃之不及。这就是叫花子出身本性难移,子孙贪婪残暴又无知,导致百姓饿殍遍野而皇家官家金银财货盆满钵溢(才有李自成刘宗敏拷打劫掠无数),是失民心者失天下!

  中共贪婪,殷鉴不远

道理很简单,教训很深刻,但中共就是不接受教训,硬是贪婪无度,官富民穷。道理也很简单:中共的“王”不是贤王,而是土匪王,只有“霸”和匪,于是哪来“王者富民”,而只有“霸者富武,亡国富库”了。

中共现在确实是富了。这得益于邓小平的西学为用“改革开放”,才有了市场经济激发起百姓的积极性,才有了外国投资推动了经济发展;此外也得益于掠夺民众尤其是农民和破坏资源和环境得来的不义之财。但是中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靠玩命夺得江山,一朝政权在手,嘴边的肉岂肯容他人分一口!除了自己穷奢(试看毛泽东的大到滴水洞等六十一所行宫和小到景德镇的细瓷餐具),还想子孙万代极侈累世(试看曾庆红儿子曾伟在澳洲的豪宅),于是一上台就颁布了一个“土地法”,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把亿万农民的土地尽行抢夺殆尽;在城市还通过“三反五反”和“公私合营”把城市工商业者的资产全数剥夺,到文化革命更是抄家搜剔,掘地三尺。还有,苛捐杂税,敲骨吸髓,《中国青年报》一位良心记者李大同所谓“喝口水也要缴税”呢。如此,老百姓哪得不穷?

那么国富了吗?也不见得!习氏不是安抚说要精准扶贫吗?可见要“扶”的贫困百姓实在是多得扶不过来,只好“P2P(点对点)”地“精准”了。结果是连杨改兰这样的赤贫户也不够“扶贫”条件,全家有死无活。所谓“希望小学”还得靠慈善家来点缀,政府造的那些竟是豆腐渣工程,碰到汶川大地震就原形毕露,莘莘学童就只能冤魂渺渺了。城市养老医疗保障债台高筑,没法中的办法就只有延迟退休和限制基本医疗费用(医生处方先要算医药费限额,自费药物越来越多)。但税负如此沉重实际达到世界第一,那么政府税入哪里去了?APEC 以及G20等的面子工程挥霍了(撑的是习的面子);在非洲及其他地方大把撒了(习面子+扩张);不懂经济,对外投资亏了;穷兵黩武(航母,战机)花了;而最大的蛀洞和漏洞则是中共各级官员的贪腐。今日之中共,不知有几多和珅,更不知有几多比和珅还家大业大的巨贪!所以,国富民穷,其实是官富民穷,基尼系数非官方(往往是更“精准”)测算已经超过零点七。

又想起了崇祯帝。死到临头,他要求皇亲国戚和一众官僚捐资助饷,还告诫说今日不捐,他日也是被闯贼抢去。但即使是他的岳丈、田贵妃的父亲也一毛不拔,拒绝报效。其实崇祯自己也是不肯,结果藏银七千万硬是被李闯搜得,再后到了多尔衮手里。大清朝崩溃前夕也演出了同样一幕,隆裕皇太后要求亲贵显官助饷讨伐南方革命军,殿上也是个个哭穷,不见棺材不落泪。即使富可敌国的奕匡也只肯捐白银十万。而今日时势,中国大陆其实还是一代王朝(所谓毛二世红二代),明清殷鉴虽然不远,但中共同样是既愚且昧,一心只想虐民敛财,绝不会吸取教训。G20的挥霍和杨改兰式的惨案在一段时间内肯定还会再现,直到专制政权垮台,换了人间!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