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坚: 也谈G20杭州峰会|争鸣

12

12.jpg

中国首次举办的G20峰会于九月四日至五日在杭州举行,中国政府按照惯例又高调宣传本届峰会取得了多少成就、中国为此作出了如何重大的贡献;一些外媒也捧杀说:本次峰会或成为中美两国兴衰的分水岭。但这些官方宣传水份太多,捧杀也难以“放倒”大多数“爱国贼”,人们更应该关注那些没有被镁光灯照到、没有被电视镜头聚焦的角落。

2016年10月号第468期

题图来源:FT中文网

  扰民、害民、捕民的峰会

按照中共举办重要国际会议向来“走火入魔”的“光荣传统”,早在二○一五年十二月一日,筹备G20杭州峰会的动员大会即在浙江召开,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出席动员大会并讲话。为确保各国领袖在杭州开会期间能见到蓝天、空气清新,杭州附近五省市共数百家会造成环境污染的厂矿企业早早被迫停工,甚至连距杭州四百多公里的著名景区黄山和全球闻名的瓷都景德镇都无法幸免。中国曾打造了北京的“APEC蓝”,现在为打造杭州的“G20蓝”,政府同样不惜成本、罔顾民生。峰会一结束、工厂一复工又恢复了原样。所以不管这蓝那蓝,美丽而短暂,都是皇帝的新衣。

为保障峰会安全进行和保持市容整洁,峰会期间杭州人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被强行打断(可悲的是这种权力并不是人民通过选举赋予的),大多数杭州人被迫放假并被赶出城。据台湾中天新闻报道:在由峰会催生的杭州“G20黄金旅游周”中,估计有两百万杭州人“被旅游”,杭州人挤爆了黄山和上海的迪士尼乐园。此时中外媒体竟一时忘记了报道峰会的实质内容,转而报道“被旅游”的杭州人。八国联军把北京人赶跑了,如今“十九国联军”把杭州人赶跑了。向以“下有苏杭”闻名的杭州,今后恐怕将以“G20举办地”更“闻名”了。中国政府这种草木皆兵的心态、不惜以空城死城办峰会的举措,在在说明它的极端虚弱、对民众的极端不信任,亏它还一直标榜自己是“人民政府”。

不妨看看外国是如何举办重要国际会议的。纽约市即使是在联合国大会召开期间,也只封闭联合国总部附近的几条街。各国举办G20峰会一类的国际会议,通常不将会议地点安排在人口集中的城市,尽量不影响民众的生活。如果各国像杭州这样兴师动众地举办国际会议,早就激起大规模游行抗议了,可杭州人像一群温顺的绵羊,乖乖地“被放假、被旅游”。自己的合法权利都不敢捍卫,或根本不知道要去捍卫,外人说多了又有什么用呢?

扰民害民之外,捕民新闻也值得重视。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发表声明说,他们记录了数十起活动人士和上访者被剥夺自由的案例,这是中国政府在G20峰会开幕前进行的“维稳”措施之一。中国在主办G20峰会期间,逮捕了五名女公民记者,对此“记者无国界”组织亚太部门主管本杰明·伊斯梅尔说:“不论是举办奥运会、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还是G20峰会,每当中国主办国际盛事时,当局都会侵犯数千人的权益,逮捕几十名公民记者、博主和网上信息活跃人士。”

令人感叹的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中国政府对待来访的外国政要仍然像是对待上帝降临一般!短短两天的会,准备大半年,折腾市民大半年,戒严一星期,比文革时期还过份。世界上有哪个峰会举办国是像中国这样极尽奢侈、没命折腾的?秦始皇役七十万人修建骊山墓,至今被后人痛骂,如今中国政府仅召开G20杭州峰会一项的规模就超过了秦始皇。执政者肆无忌惮地把杭州人逼上黄山,当执政者把国人“逼上梁山”时,这个政权还有退路吗?

  极尽奢侈、糟蹋民脂民膏

为了迎接G20,整个西湖风景区在夜晚采用了全新的照明设备,亮如白昼的灯光映照着“盛世”的“昌明”。国家层面的中国在灯光下被表现、被评判、被称赞,而杭州及周围五省市每个因峰会受到损失的工厂、每个因峰会受到损害的个体,却既没有得到国家的任何关怀,更不会得到国家的任何道歉和补偿。有网友说得好:“当G20把世界的目光聚焦到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时,‘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国人耳熟能详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嘲讽。如果天堂真是如此,这天堂也是被锁起来的,只有特定的人可以去。而为了营造这个天堂,凡间(的凡人)只能承受。”

G20峰会专门为来宾举办了大型文艺演出,请来了大咖张艺谋担任总导演。张在《印象西湖》的基础上,打造了一台水上大型音乐声光舞蹈表演,其规模、内容、时长和奢华程度皆堪比二○○八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演出最后还有盛大焰火助兴,这一切创下了历届G20峰会之最,也将是G20峰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举,网上传闻杭州用一千六百亿打造了本届G20峰会,不是空穴来风。虽然文艺演出还算好看,但在为这么几个外国政要花费纳税人这么多金钱、用这么多人力物力营造“盛世中国”的同时,中国仍有很多孩子上不起学,仍有很多人没钱去医院看病。中国究竟盛世在哪里?

九月三日,中国制作的三部介绍G20杭州峰会的主题宣传片在纽约著名的时报广场亮相。前十届峰会的举办国从来没有中国这般大手笔,中国又创造了一项世界之最。看来在对外宣传方面,中国早已与世界“接轨”。然而,杭州峰会筹备机构不知道的是:时报广场是著名的时尚区,先不说没有几个美国人知道G20,更不会关心G20,去时报广场的外国游客关注的是纽约的大都会风光和时尚广告,有几个人有兴趣一探遥远中国的宣传片究竟在宣传些什么呢?试想如果在时报广场打非时尚产品的广告能起到良好的效果,为什么美国总统候选人从不去那里打竞选广告呢?中国政府又当了一次白花钱的冤大头。

  峰会背后:国内政治的需要

浙江曾是习近平“成龙”的跳板之一,G20峰会举办得如此隆重,固然是因为浙江官员想以此邀功并作为争当习家军的投名状。但在大力反腐反奢的大环境下,这次峰会又涉及到浙江无权指手画脚的杭州附近五省市,所以若习近平不点头,浙江官员不敢也无法如此大张旗鼓地折腾。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下行周期,习王的反腐触动了既得利益集团的重大利益,国内各种矛盾更加尖锐,各种冲突随时可能发生;国际上,南海、东海冲突及朝核危机等,都是不知什么时候会引爆的炸弹。在严峻的内外危机下,通过官媒把本次G20峰会塑造成由习近平主导的大国间商讨重大国际问题的会议,把与会的各国领导人描绘成前来中国朝拜,十分有助于拉抬习近平的国内声望和国际地位。另一方面,江泽民有香港回归、胡锦涛有北京奥运作为任内无可争辩的政绩,习当然不甘落后于两位前任,G20峰会就是一个习想与江胡并驾齐驱、青史留名的难得机遇。习近平上台后大力打击腐败,我曾经很看好他,但“APEC蓝”和“G20蓝”让我改变了看法,习的权力欲、功利心似乎都超过了别名为“图样图森破”的江泽民。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