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 力挺川普, 中国人的心态分析|自由亚洲

7

7.png

谈论这个话题之前,首先需要说明,面对今年的美国总统候选人,笔者没有偏好,难以表达对其中任何一个候选人的支持。因此,以一个旁观者、从中立的立场来谈这个话题,或许,可以让表述更为客观一些。

2016-10-4

面对今年的美国大选,据说,多数中国人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中国翻译为特朗普)。海外的中国人偏爱川普,国内的中国人更偏爱川普。支持川普的国内外中国人,比例很高,有说高达54%,有说高达83%。如果让中国人来投票选举美国总统,川普就已经赢定了。

说到这里,笔者需要指明,本文暂不探讨那些具有民主理念、因赞同共和党治国主张而支持川普的海内外华人,他们拥有正常思维。或另文专述。本文探讨的中国人,主要指那些被中共洗脑的、把中共与与中国混为一谈的、亲共的中国人。在当下中国,遭中共全面舆论控制下,这类中国人,不在少数。对应的,本文所提到的中国,主要指共产中国。

中国官方媒体对川普的态度,从最初的嘲弄,到后来的观望,再到后来的示好,一方面,表现出官方喉舌的功利性,另一方面,也显示当局对民间声音的留意。报道今年的美国大选,中共喉舌试图引导中国人民去质疑美国的政治制度,把竞选中出现的不同主张和不同声音,说成是美国民主的“乱象”;把独立特行的川普现象,说成是美国民主的“衰败”,进一步宣扬“美式民主没落”论。其实,不同声音的存在,正是民主的常态;川普现象的异军突起,正体现美国社会长盛不衰的活力。

中国人喜欢川普,希望川普赢,出于不同的心态和动机,包括:川普是富豪,有钱,中国人出于对金钱的追逐、对财富的痴迷而喜欢川普;川普是成功的房地产商人,而中国的富豪,大多起自房地产,从房地产淘金,成为中国式致富的固定模式。因而,身为美国房地产大王的川普,成为热衷房地产、渴望拥有房地产的中国人心目中的偶像。

川普主张严格限制非法移民,甚至有在美墨边界“修筑高墙”的提法,这符合中国人天生的排外心态;川普反感穆斯林,甚至有“不准穆斯林入境”的说法,这符合中国人固有的种族歧视的心态;川普主张严打恐怖主义,这符合中国人缺乏安全感、追求安全第一的生存意识。

川普以强人姿态出现,又暗合了中国人对强人政治的偏好,而这种偏好,恰恰又是长期遭受奴役后所培植的心理惯性,这一受虐狂或类受虐狂的心理惯性,与俄罗斯民族所表现的,完全一致。

竞选中的川普,只谈生意,不谈人权,在中国人看来,这很现实,符合当下中国人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的民族性。川普不仅不谈人权,还表示,美国没必要充当世界警察,这符合中国人不管闲事的守旧心态。

在这一点上,中国人把对希拉里的不满,转化为对川普的支持。在不少中国人看来,希拉里留给他们的印象,是批评中国人权纪录,而且,更令这部分中国人恼怒的是,在国务卿任内,希拉里亲自制定了“重返亚洲、围堵中国”的战略。

党国不分的那些中国人,误以为,像希拉里这样传统的美国政治家,对中共的反感,就是对中国的反感;对中共的批评,就是对中国的批评。这部分中国人,至今不明白,美国对中共的批评,对共产中国的围堵,就是对中国人民的最大支援。

其实,在美国的政治家中,属于民主党的克林顿夫妇,还算不上是最反共的,也算不上是最维护人权的,他们曾经对中国独裁者妥协,是受到的批评之一。与共和党的里根总统这样坚定的人权捍卫者和伟大的民主推广者相比,克林顿夫妇维护人权的言行,只能算是保持在基准线上,仅仅是守住了西方政治家的道德底线。

但是,在饱受中共洗脑而沦为脑残的中国人群里,希拉里的人权言论已经让他们受不了,希拉里围堵共产中国的战略,更让他们抓狂。这部分中国人,支持川普,乃是热切地盼望川普能够打败希拉里。为此,他们兴致勃勃地参与美国民主政治。这部分中国人希望川普赢的愿景,可以总结为一句话:以对美国民主的参与,达到对中国专制的捍卫。

这部分中国人,未能意识到,在中国,他们被剥夺了选举权,但他们参政议政的原始欲望依然存在,因而,把他们在中国无法实现的参政议政的欲望,转化为对美国大选的盎然兴趣。他们是中国公民,却无法在中国投票;他们不是美国公民,也无法在美国投票,却用“心”为美国投票;而一旦他们有机会变成美国公民,可以行使投票权时,他们会选择性地参与美国政治,比如积极参与这一次大选。但潜意识里,并非认同美国的民主,而是为了捍卫中国的专制。

他们无法意识到,这种心态和行为之间的自相矛盾和巨大讽刺性,更无法意识到,包含于其中的深重悲剧,身为奴才的最大悲哀,莫过于,把悲剧当作喜剧的忘我演出。正如鲁迅所言,这些中国人,“不但安于做奴才,而且还要做更广泛的奴才,还得出钱去买做奴才的权利。”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