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返港证实被拒入境 中方否认施压泰国|博谈网

1

1.jpg

香港众志党员和支持者在黄之锋被扣押后到泰国总领馆抗议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4日应邀到泰国出席交流活动,却遭泰国入境部门扣留。泰国学运领袖指是当局受到中国施压,而黄之锋在经过半天音讯全无后,于5日下午被泰国当局遣返回香港。

2016-10-5 苏智敏

是非法禁锢

香港众志10月5日下午表示,收到香港入境事务处通知,秘书长黄之锋早前已于泰国曼谷登机返回香港,预计在当地时间下午3时45分抵港。香港众志主席、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将于下午5时左右在机场交代事件,晚上8时与黄之锋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详细交代有关情况。

回到香港后,黄之锋对在机场等候的媒体表示,他抵达泰国后,便遭到近20名警员和入境处人员拦阻,没收其护照,将他收押于机场拘留室近12小时。期间,他不停要求联络律师或家人报平安,但一一被拒,又没交代原因,他认为这已是非法禁锢。

黄之锋称,泰国入境处称他已被列入黑名单,不能够进入泰国境内。而在上机前,泰国政府给他一份书面文件解释,大致是指他犯了某几条条例等,但因自己亦不太清楚是什么,所以难下判断。

他又说,对泰国政府十分失望,曾有香港书店成员(指桂民海)被跨境绑架回中国,幸好这次没有重演铜锣湾书店事件。

黄之锋还在脸书上报平安,并坦言真的感到可怕:“这十多个小时真的很可怕,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而前往接机的罗冠聪在机场表示,相信若不是黄之锋的知名度及国际声誉,泰国政府不会只作出遣返这般简单。

中方要求列入黑名单

黄之锋曾于去年5月,应马来西亚民运人士邀请到当地交流时,遭拒绝入境并原机遣返。当地的理由是,担心他即将发表的言论会危害国家安全及中马关系。

而他这次是应邀到泰国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和法政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出席交流活动,据路透社报导,他将对泰国40年前学生运动反对军政权独裁发表演说。原定于当地时间4日23时45分抵达,却一直未能联系上,后来才知其被入境部门扣留。泰国学运领袖秦联丰询问当地入境职员后得知,是中国先前已就黄之锋入境一事,向泰国当局施压。泰国当局还拒绝秦联丰会见黄之锋的请求。

对于秦联丰的说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回复媒体称,已注意有关报导,中方尊重泰国依法实施出入境管理。

5日出访泰国的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则在出发前对媒体表示,他完全没有中方施压泰国的资料,也不相信这要出动国与国之间压力的问题。他还说,这纯粹是一个个人去泰国,泰国政府自己怎样处理一个旅游人士去其国内的问题。

袁国强虽提到,这次赴泰是推广香港作为争议解决中心的优势,有机会的话,会进一步了解情况。但他又强调,每个地方都有其法律,外国人在香港要守本地法律,香港人去外国时亦然。

尽管中方间接否认施压说法,但泰国传媒《The Nation》引述泰国苏万那普国际机场入境办公室副指挥官Pruthipong Prayoonsiri证实,当局按照中国要求,把黄之锋列入黑名单。

Prayoonsiri表示,中国要求泰国政府合作,拒绝让黄之锋入境,“因此移民局将他列入黑名单,扣留他并递解出境。当官员通知他的时候,黄之锋并无反对”

多团体要求泰国停止向中共献媚

身为雨伞运动的重要领袖之一,黄之锋在泰国被警方扣留一事震惊香港。据港媒报导,香港众志、社民连等多个团体,5日下午前往泰国领事馆抗议,示威期间警方一度出示黄旗警告。示威团体要求泰国当局交代拒绝黄之锋入境的原因,就侵犯黄之锋权利而道歉,并停止向中共献媚,承诺不再无理拒绝港人入境。

另有28名非建制派议员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泰国政府在没有触犯泰国法律,只是应邀到大学交流的情况下,无理拒绝一个持有效旅行证件的香港人入境。他们还担忧,若不是当地学运领袖通报消息,黄之锋是否会成为下一个桂民海?

另一个香港本土派政党“青年新政”也呼吁,反共同道应避免入境泰国,要大众杯葛赴泰国旅游。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