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红色后院|博谈网

clipboard24_195

Clipboard24_195.jpg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5日遭泰国当局遣返,由于中国异议分子在泰国失踪或被泰国遣返的事件,近年来屡见不鲜,有网友指出,东南亚已成了中共的红色后院。

2016-10-6 苏智敏

泰顾虑:影响与“其他国家”关系

国际特赦组织6日发文表示,泰国政府拒绝黄之锋入境突显该国打压言论自由权的意愿,引起人们对中国政府如何在泰国施加影响的担忧。文中指出,这明显是受到中国政府的压力,并且违背不驱回原则。

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资深研究顾问帕特尔表示,泰国军政府扣留并遣返黄之锋,说明该国会用任何可能的手段压制政治话语。他又说,泰国政府不应将人权责任让位于地缘政治,不应该将其边界用来抑制民主对话及其他具有国家及全球影响的话题。

遣返黄之锋遭到外界批评的泰国,似乎不愿背这个锅。泰国首相巴育(Prayuth Chan-ocha)接受访问时表示,黄之锋被遣返是“中国议题”,与泰国无关,承认当局行动是中国要求。

巴育又称,“中国官员要求带他回去,这是中国官员的事,不要介入太多”,“他们都是中国人,不论是香港或中国大陆”。

泰国政府发言人则说,留意到黄之锋积极参与“对其他政府”的抗争运动,若在泰国进行这些行动,将影响泰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故禁止其入境。

然而中国外交部的回应是,中国尊重泰国依法行使入境控制权。港府方面,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则说,不相信这要出动国与国之间施压,纯粹是泰国政府处理一个旅游人士入境的问题。

“泰”可怕

在5日晚间的记者会上,黄之锋详述被扣留经过,也在脸书专页上写下他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恐惧。

他称,当他追问羁留原因及指出违反法治程序时,泰国警方称“这里是泰国,与中国一样,不是香港。”甚至恐吓他:“在这里,我们可以很友善地对待你,也可以刻意留难你,你知道我们可以做到哪个程度,你想要哪一样?”

黄之锋坦言,被关在封闭的小小拘留室里,让他思绪混乱得完全睡不着,也终于明白“免于恐惧的自由”是怎么一回事。他说,这次被扣押的经历,比过去五次在香港被拘捕的情况还要恐怖十倍甚至百倍。

黄之锋6日又在脸书发文称,当他被泰国政府押上飞机的前一刻,泰国当局给他一份由泰国入境部门人员签署的文件,显示禁止他入境是依据泰国入境条例的数条条文,内容大致为影响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及他正被其他国家“通缉”。而他相信,这指的“其他国家”正是中国。

“泰”听从

2014年夺取政权的泰国军政府曾寻求中国的政治及经济支持,并多次按中国意思,将异议人士及寻求庇护者遣返回中国,遭民众讥为是“中国的藩属国”。

2015年7月发生泰国遣返约一百名逃离中国的维吾尔人,包括妇孺在内都被送回中国。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批评,泰国驱逐维吾尔人的行为是“公然违反了国际法”,但泰国总理巴育称,中国承诺保证他们安全,“出了问题,也不是我们的错。”

同年10月,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在泰国芭堤雅公寓失踪,在失踪3个月之际,现身央视“认罪”,承认自己涉入11年前的一宗醉驾撞死人案,因悔疚自愿回国自首,但其女儿相信父亲是遭绑架回中国。

同年11月,已获联合国确认难民身份的姜野飞及董广平,因其是中国异议人士的身份,被泰国当局拘捕并遣返中国。人权团体谴责泰国当局的行为是对两人权利的背叛,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倪伟平指出,这表明中国说服其他国家不为中国公民提供避难的能力在不断增强。

到2016年,南都网前编辑李新因与中国维权人士有联系,被中国国安要求充当线人,李拒绝,并于去年10月前往印度寻求庇护无果,今年1月辗转逃亡泰国后失踪。其妻曾向泰国警方求助,但泰警方拒受理,反指要向中国大使馆了解。之后,妻子接获李电话,称“自愿返回中国接受调查”,但其妻认为丈夫是被强制带回中国。

上述为较知名的案例,另外还有一些民运人士及法轮功学员也时常面临被泰国当局威胁遣返的命运。

为了利益的表态

除了泰国,还有一些东南亚国家配合中国打压人权。如马来西亚去年曾以“危害国家安全”和“破坏中马关系”为由拒绝黄之锋入境。

去年10月,被捕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宇的儿子包卓轩与随行的中国活动人士唐志顺和幸清贤,在缅甸边境城镇遭当地警察带走,并遣返回中国。他们原本预计经缅甸入境泰国,再前往美国。

在这次黄之锋被泰国遣送回香港的同一天,香港社运人士兼专栏作家林辉原定受邀出席澳门特别行政区一间中学的旅游讲座,但5日抵达澳门外港码头时,被当局以“对内部保安的稳定构成威胁”拒绝入境。林辉事后在书上载《拒绝入境通知书》,并补充说“据说李克强下星期去澳门”。

香港资深媒体人潘小涛5日也在脸书表示,除了泰国,包括柬埔寨、老挝在内,都成了中国的势力范围。

对于这些地区自动配合中国的行径,或许可说是因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为向中国示好,所作出的表态。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