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2.0|博谈网

4

4.jpg

据《美国之音》10月7日报道,在中国的每个重大公开场合,例如目前的十一长假,军队被部署在无休止的游行和公共宣传活动中。

2016-10-8 作者:  Joyce Lau 编译:  欧阳剑

在网上,另一支不同种类的大军也在部署。“五毛军”是一群由当局支持的网评员,据报人数有50万到200万人。

然而,“五毛”不是什么光彩的头衔,即便是官媒也承认,有政府工作人员穿上普通爱国网民的马甲发帖。

一份在8月发表的哈佛大学的研究分析了4.4万个与邮件泄漏有关的发帖,让人得以一窥这个“大军”的样貌。

哈佛的研究总结出“五毛大军”不是在妈妈的地下室里愤怒发帖的中国愤青,而是政府机构中一些不相干领域的官员,例如税收或体育管理人员加班冒充普通网民发帖。

他们通常不对诸如被监禁异见人士或海上争端这样的话题进行争论,他们大多用正面的帖子铺满互联网。哈佛的研究表明,政府的五毛党发帖几乎都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争论。

毫不奇怪的是,当政府希望宣传爱国主义或掩盖新闻事件的时候是“五毛党”最忙的时候,例如在香港的十月独立抗议活动。

香港大学中国媒体项目的编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表示:“在每个周年纪念日,无论是文革纪念日,或者中共纪念日,或国庆日,五毛们都紧张得不行,这永远都是一个紧张的时刻。这是当局要控制的时刻。”

班志远是最先在2008年描写五毛大军的西方评论家之一,当时,在夏季奥运会前,北京正在对付西藏骚乱,致命的四川地震和人权抗议活动。当时,当局将中国网民的注意力和愤怒转移到了批评中国的美国CNN评论员身上。

班志远表示:“转移公众舆论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2008年起,就是官方政策。”

五毛大军不是军队,它只不过是更大的一个宣传机器中的一个排。这些正面发帖是在当局封杀了像推特,脸书和YouTube这些社交媒体,以及《纽约时报》和《彭博社》这样的重要新闻媒体的背景之下的。

虽然“五毛党”或许用亲政府的发帖分散了读者的注意力,但是宣传部门的其它分支机构在忙着封杀有争议的文章和关键字。当“五毛大军”在2000年代出现的时候,网上讨论主要集中在聊天室,公告栏和文章下面的评论上。如今,在很多年轻人通过手机和手表随时连着互联网的时代,他们的战术似乎已经过时了。

班志远说:“现在是微博时代。现在,每个人实时在线互动。”

年轻的网民可能不会再被税收官员加班发出的宣传帖子打动。

7月,宣传部试图用数字动画和hip-hop制作的视频为中共95周年造势。

其中一个视频是共青团制作的,为了更好地吸引年轻网民。

8月,政府公布了一个涉及共青团的计划,目标是“净化”互联网。

在哈佛研究中,共青团成员肯定比“五毛党”更激进。他们也似乎更善于翻墙在外国的社交媒体上灌水。

他们也发帖批评艺人不够爱国。

他们在澳洲泳将Mack Horton的脸书上留下了4万个愤怒的留言。

1月,当蔡英文当选为首届台湾女总统的时候,类似的事情也发生了。

根据《外交政策》报道,百度论坛上发起了一个用反台留言淹没蔡英文的运动。在12小时内,蔡英文的脸书页面上留下了4万个负面评论。

班志远表示:“多大程度上是政府组织的,我们不得而知。这是自愿的?政府鼓励的志愿者?这真是复杂。他们像是‘五毛’2.0。”

一个突出的评论员是雷西营(音),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名中国博士生,他制作了一个批评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的视频。

视频被放在了政府的官方网站上。但是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五毛”。他不用假名发帖,也没有证据证明有人出钱让他这样做。

专家们认为,北京当局采用更精明的方式控制网上舆论。同样的,中国军队的现代化着重在技术和技能,而不是拼人数,“五毛大军”也在大调整。

班志远认为:“五毛大军不会消失。他们有自己的团队和结构,他们还会继续。但是,现在,它变得更复杂更精致化。他们细致而精明。他们分析数据。他们有很多的资源。”

原文Who Are the Chinese Trolls of the ’50 Cent Army’?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