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路: 中共的”合法性腐败”和另一套转型逻辑|中共若成功 宪政黄粱梦(8)|明镜博客

12

12.jpg

从晚清开始,中国的志士仁人就啓动了从传统专制国家到现代宪政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共一度加入这一争取宪政民主的潮流,占据旗手位置,将旗帜举得最高。不料1949年夺取全国政权之後,毛泽东猝然中断了这一进程,倒行逆施,达到极权的顶峰,直到他辞世、“文革”结束之後,宪政呼声才再次在朝野高涨,中国进入後极权时代,缓慢地向宪政民主转型。然而,“红二代”习近平上台之後,再次中断这一进程,大有重返极权的迹象,引起海内外广泛的担心。2015年5月5日,中国研究院在纽约举行研讨会,来自美国、中国、澳大利亚的教授、律师和学者,就中国宪政转型的诸多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甚至是互不相让的激烈争辩。《内幕》记者苏文森、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发言,并经发言者订正,现全文刊载如下。

研讨会日期 2015-5-5 明镜网发表日期 2016-10-4

刘路(中国律师):

两个贪腐数据有巨大差距

我谈一下关於中国大陆腐败的合法性问题。大半年前,上海有一个朋友给我带了一个信息,说中央传达了一份文件,文件的标题是《关於周永康同志违纪问题的调查报告》,副标题有个括号:“徵求意见稿”。文件里面提到周永康的贪腐数额,是上千亿。这个文件当时发到厅局级,不知道以後往下发没发。

据说所有官员反馈的意见,都觉得周永康这个案子应该查处,一千亿!谁也不敢说不能查。政治局常委还有元老们,也被一一做通了工作。我朋友的这个信息是非常准确的,我通过好几个渠道落实了这个事。

可是後来周永康正式起诉的时候,大家注意到了吧,周永康涉案数额非常小,我估计也就一百多万,因为他们说是数额巨大。“数额巨大”的概念,按照原来的刑法,那就是十几万,现在就是撑死了也不会超过二百万,那些钱怎麽了?都蒸发了!(编者注:後来判决书认定周永康直接受贿73万元人民币,家属受贿1.29亿,周永康事後知情,这些钱也都算到了周永康头上)。“蒸发”的数额就是冯胜平所讲的“合法性腐败”。

内涵是权力集团通过合法和半合法的程序或手段,攫取社会财富。比如曾庆红的儿子曾伟用几十亿购买山东鲁能,然後又几百亿转手卖出去,整个过程你很难说他违法、违反程序,但是他确实是利用了权力和权力的影响效应实现了财富的攫取。

再说到周永康案,可以说原来中央文件搞的那个上千亿的东西是真的,现在起诉他违法构成受贿的数额也是真的,二者之间巨大的落差,就是“合法性腐败”的数额。

关於“合法性腐败”这个问题,恐怕是非常难解决的。我估计,现在中共反腐败能够查处的,通通不是这一块“合法性腐败”。温家宝家族是27亿,还有习近平家族的5亿,还有其他人的,都是天文数字。我估计恐怕习近平王岐山都查不了,就按照现在这个司法逻辑,查不了,这才是真正腐败的东西。中国最大的腐败就是这个,要把这个腐败干掉!可这是习近平他能够干掉的吗?他也没想干。关於“合法性腐败”的问题,我给大家提供这个细节,供大家讨论思考。


刘路律师。

共产党有另外一套逻辑

第二个就是转型的逻辑问题,我想提供一个共产党的逻辑──你们先不要管我是怎麽知道的,反正是有个中共高官跟我谈过他们的逻辑。他说世界上有两个制度,结合起来就是最好的制度:一个是自由市场经济,一个是宪政民主。这两个制度合起来,经过磨合配套实行,这样的国家就是政治清明、经济发达的现代国家。

可惜这样的国家非常少,像英美,是经过多少年发展完善,比较正常的现代化国家,它的机制经过了长期的积累、自然生发,慢慢成熟起来的。

那麽中国能不能走这条路?走过,没走通。这位官员的意思是指辛亥革命,还有後来的国民革命、共产革命,搞了一大堆革命,最後建立起来的,不是这样一个制度,既没有自由市场经济,也没有宪政。

举一个例子,国民党在1927年到1937年,所谓“黄金十年”,他们也没有搞自由市场经济,他们搞的是社会经济,全民国有化,把银行全部收回去了。国民党的那个时期经济突飞猛进,但不久就是战乱,乱七八糟,民不聊生。国民党当时也没有搞宪政,它搞的是军政、训政,搞宪政是到台湾之後,蒋经国临死的时候才弄的。

国民党从来就没有搞过,只搞过实验,但是没搞成。国民党没搞成,能不能要求共产党搞?共产党就是拿着几千万人拼命,然後把这个政权打下来。关於宪政的声音,笑蜀老师搞出来的那本书《历史的先声》中列举了,共产党向国民党争权力的时候,拿着宪政理论做为一个武器,夺权之後就不提了。

这个东西,我们现在倒过去说,认为当时共产党就是行骗、故意欺骗天下,上台以後他就不认帐,我觉得这个说法也有点过分。共产党当时拿它当武器来对付国民党是真的,如果那个时候国民党同意,在欧美调解下,真得建立这样一个联合政府,这样的宪政体制也有可能就会实现,你不能说共产党完全不真诚。

但是到了1949年,它把国民党给干掉了,你还想要他搞宪政,那就绝对不可能。大家想一想,宪政是个什麽东西,民主是个什麽东西?就是不能由你说了算,需要我来监督和限制权力,对不对?共产党它要争权力,它是自我赋权,它不是你选出来的,它的权力是用武力抢来的。

你要求共产党这样一个牺牲了成千上万先烈换来政权的革命政党,在1949年之後搞宪政,让政敌来监督自己,限制自己的权力,那你就是等於要求它是个天使,这完全不可能,它不符合人性,不符合党性,更不符合政治逻辑!──这个官员所坚持的,就是这样一个逻辑。

关於共产主义理想、共产党搞的这个实验,大家争论很多,胡平老师曾引用说,共产党一开始“以革命的名义共产”,後来“以改革的名义分赃”,这两者彼此冲突。这个说法我觉得不是没有道理,胡平是站在民运的立场上认识,来做价值评断:中共就是这样干的嘛!这样说没说错。

但冯胜平批评胡平的说法也没错(众笑),共产党一开始,“以革命的名义共产”的时候,并不是预先就料想未来是“以改革的名义分赃”。至於後来它发现,这条道路走不通,它当然要改弦更张,总不能一条道走到黑吧!这就是它的改革路线,改革当然是对过去路线的一种否定和修正,这没有什麽可说的。

我最後总结一下。从历史的或从共产党最後的逻辑来看,它的未来,它想要解决一个什麽东西?它觉得中国现在最好的制度是什麽?是自由市场经济加威权主义,也就是张木生、刘源和李零他们说的新权威主义或者叫新民主主义。他们认为,这东西是最能保证经济发展,保持社会稳定,还能发展市场经济,激发社会的活力。

智利的大独裁者皮诺切特,他把智利的自由市场经济自由度提高到排名在全世界占到前四名,在政治上他就搞威权主义,谁要提出异议就把你弄到海里去淹死。他有句名言,我统治智利,一片树叶都不许给我动!他屠杀了多少反对派?比共产党还狠,中共对反对派最多是把你抓起来,也就是关几年,不会杀人。

而皮诺切特直接就是秘密地用飞机把你弄到太平洋上空,绑上大石头把你扔到海里,这就是臭名昭着的“恐怖航班”,这就是皮诺切特干的事!据说皮诺切特通过这种方式杀害的政治反对派达几千人,但是皮诺切特去世的时候是个什麽情况?智利全国人民为他送葬,很多人都觉得这是个伟大的人物,他自己也觉我这个事干得不错,因为我是为祖国,如果我不这样干,我的国家就变成阿根廷,阿根廷是什麽烂样子?民不聊生,自然环境比智利好多少倍,但是GDP只有智利的五分之一,至今还是发展中国家。

而智利在皮诺切特领导下,人均GDP是两万美元,已经进入发达国家了,在拉美出类拔萃。总结皮诺切特一生,他把智利搞得挺好,他就是搞这一套威权体制加市场经济。我觉得共产党他的逻辑就是这样:我要学,就学皮诺切特,学李光耀,我要把中国建成这样的一个新民主主义国家──这就是他们的逻辑。

(未完待续。 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明镜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