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贿选案背后更惊人内幕 传李克强保陈政高|博讯

11

11.jpg

(编者:辽宁贿选案官方处理基本结束,具体细节并未向国内百姓交代,官方也不打算让国民知道更多。但是媒体挖出了一些真相,例如贿选上去的全国人大代表,基本都是企业主,大富豪。但是因为此案王珉下台,涉案很深的陈政高却安然无恙,背后必定还有更深刻内幕。再则,辽宁当地人说,省政协、市县级人大也同样贿选成风,官方并未深究。大陆其他省市自治区贿选 也一样严重,官方调查仅止于辽宁一省。由相关信息来看,此案的处理,涉及中南海习李宫斗。)2016-10-7

辽宁贿选案背后更惊人内幕  传李克强保陈政高

据说曾是东北官场最狡诈的官斗老手陈政高

花钱的居然把中央安排的人给挤掉了

辽宁团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共102人,其中8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另行分配,94人由辽宁省人大选举产生。人大代表构成一般按照一定的比例,如官员、基层代表、企业家、工人、农民等各界人士等有配比,辽宁省人大将方案上交上级部门,经过批准后按方案实施。

据报道,2013年1月下旬辽宁省实际产生的全国人大代表配比,与该省上交并获批的方案并不一致,“即没有按照上交的方案选举,把一些本该有的人比如农民、基层干部给差额掉了”。

报道援引辽宁省的一名官员举例说,如制衣企业凯森蒙集团公司也没那么知名,但其总经理李玉环却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很多人觉得意外。

据财新报道,在辽宁官场,很多人都知道苏宏章是把当时“组织”上考察推荐的时任抚顺市委书记刘强给差额掉了。辽宁当地一位人士称,“当时很多人收到简讯——苏上刘下”。

王阳则在2013年1月第十二届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选举时涉嫌贿选。时任阜新市委书记王阳把辽宁省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史桂茹差额掉,当选排名最末的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大家都知道,中共的人大制度本来其实也没啥用处,就是拿扎装装门面,糊弄老百姓和西方人的。它只关乎一个形象问题,可是戏不能演砸锅啊,向来重视脸面的中共,岂能容忍地方上如此嚣张违抗中央安排,擅自拿钱买人大门票。

辽宁人大系统全面瘫痪:全国人大代表44%行贿,省级人大代表84%受贿,省人大常委61%涉案。
辽宁省全国人大代表贿选案到了什么严重的程度?请看一组数字:
辽宁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总数为102名,通过贿选产生的有45名,占44%;
选举产生全国人大代表的辽宁省级本届人大代表总数为619名,涉及此案的有523名,占84%。省级人大代表84%犯了受贿罪,也就是说辽宁省人大整个地、全面地垮掉了,也烂透彻了。这个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了山西省的塌方式腐败。

作为辽宁省十二届人大常务工作机关的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共有常委62名,有38名涉案,占61%。
这是什么概念?
第一,按照中国人大代表选举名额分配的惯例,辽宁省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事先就已经确定人选的,比如辽宁省的党政一把手,主要地市领导,民主党派代表,少数民族代表,科教文卫各战线,各年龄阶段,省市县乡村各级,女性代表,驻军单位,按照这个名额分配机制在选举前已经基本确定的,就已经过半。换言之,在按照惯例在选举之前已经确定的入选代表之外的需要通过选举产生、存在可操作空间的人大代表名额,基本上都是通过贿选产生的。
第二,辽宁省84%的省人大代表收受了贿选财物,这意味着一个地方的省级权力机关的绝大部分成员都烂掉了。
第三,省人大常委会的61%都涉案,意味着这个省的省人大权力机关已经无法正常运行了。按照官方的表述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已不足半数,无法召开常委会会议履行职责。一个省级人大常委会出现这种情况,中共中国的历史上还没有过,不知下一步中共给如何收拾这个烂透了的摊子。

 富商们霸占了辽宁省人大

45名贿选的人大代表,42人是大老板

那么,到底是那些人如此财大气粗贿赂人大代表?
著名的财新网搞了个《辽宁全国人大代表贿选案人物谱》,但其中的关键信息都被略去了。(http://china.caixin.com/2016-09-13/100988227.html)
在此不嫌繁琐,将上述贿选代表的姓名、职务一一列出:
于 洪 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
王文良 中央储备粮丹东直属丹东港集团董事长
王占柱 沈阳铁路局局长
王守彬 辽宁省大石桥市青花峪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辽宁营口青花耐火材料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王宝军 葫芦岛宏运集团董事长
王春成 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方 威 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包紫臣 本溪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曲宝学 盘锦北方沥青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长
朱景利 辽阳石化公司总经理
刘云文 辽宁华锦通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
刘芝旭 中兴-沈阳商业大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刘清莲 辽宁省凌海市达莲海珍品养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女
刘福祥 阜新市委常委、阜矿集团董事长
齐 牧 中信锦州金属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孙寿宽 嘉晨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李玉环 辽宁葫芦岛市兴城凯森蒙制衣公司经理,女
李东齐 中一集团总裁
李海阳 辽宁曙光汽车集团执行总裁
杨 敏 抚顺县后安镇傲牛村党总支副书记,抚顺罕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女
何著胜 辽宁省海城市后英镁砂集团公司总经理
冷胜军 大连石化公司总经理
宋树新 葫芦岛七星集团董事长
张文成 兴城市四家屯街道四家村党委书记、兴城市四家村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玉坤 盛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行长,女
张占宇 辽宁锦州凌海市三台子镇小上五旗村党支部书记,凌海电力集团董事长
张国军 辽宁万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素荣 鞍山市华夏巾帼社区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女
张振勇 凌钢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张晓芳 本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女
张铁汉 鞍山市千山区达道湾镇红旗堡村党支部书记,鞍山宝得钢铁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书记
金占忠 金都集团的董事长
柳长庆 辽宁科大聚龙集团董事局主席
姜秀云 辽宁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调研员,女
姚庭财 辽宁华福印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耿洪臣 北方重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高宝玉 辽宁营口港务集团总裁
郭光华 锦州新华龙钼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常 薇 辽宁日报编辑,女
韩有波 铁法能源公司董事长
惠 凯 大连市旅顺口区区长
谢文彦 辽河油田公司总经理
谭文华 锦州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
燕福龙 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
魏立东 中国石油锦州石化公司总经理
在这份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姜秀云(女,辽宁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调研员)、常薇(女,辽宁日报编辑)、惠凯(大连市旅顺口区区长)3人外,其他42人全为企业家。

看看这些土豪的身家有多雄厚:全是亿万富翁

    此名单是以姓氏的笔画排名的,我们简单看下前几名:
于洪,葫芦岛宏跃集团董事长。宏跃集团于2001年成立,集团旗下拥有分布于葫芦岛市、兴城市、绥中县、建昌县的15家全资子公司。集团拥有员工7500余人,资产总额近58亿元,年销售收入65亿元,利税4.5亿元,在国家税务总局公布的中国私营企业纳税百强榜位居前列,是中国优秀民营企业,辽宁省最佳诚信企业。
王宝军,葫芦岛宏运集团董事长。宏运集团(HONGYUNGROUP)有限公司创立于1992年。现已发展成为以港口、地产、矿业、商业贸易为重点,以矿业、工业加工、医疗、物业、体育等多种行业并举的大型综合性民营企业集团。集团资产总额350亿元。
王春成,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辽宁春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从1994年开始起步。集团现已发展成为拥有固定资产10.69亿元,员工5000余人,年生产总值达12亿元的现代化集团。集团连续多年被阜新市评为“十大明星企业”、“民营明星企业”,2004年被省评为“辽宁省综合实力百强私营企业”。
方威,辽宁方大集团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 “方大系”掌门人的方威于1973年出生,辽宁沈阳人,早年发家于辽宁抚顺、沈阳等地,后将事业向全国拓展。在2012年胡润发布的《2012少壮派富豪榜》中,其以财富150亿元人民币位列亚军。另据辽宁方大集团官网资料显示,该集团资产总额700多亿元,销售收入800多亿元。
包紫臣,本溪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资料显示,2006年至2007年企业总资产增加到2.9亿元,累计向国家上缴税金2亿多元。2010年至2012年,年产铁精粉产量100万吨,累计上缴税金12亿元。企业一跃成为中国采矿行业一流企业。
辽宁万华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张国军。其所拥有的矿山企业,据称已达到年产40万吨铁精粉的能力,拥有2600名职工,实现年销售收入3.3亿元,上缴国家税金4500万元。
青花集团董事长王守彬,连续五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据青花集团官网显示,该公司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耐火材料生产企业,是亚太地区最大的碱性耐火材料生产基地,2007年已经实现产值44亿元,销售收入41.2亿元,利税3.2亿元,出口创汇8000万美元。有员工5000多人,占地面积400万平方米,总资产20亿元。王守彬本人,也名列2008、2009、2010年三年的胡润排行榜。
丹东日林集团董事长王文良也多次登上富豪榜。2016年2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王文良作为辽宁排位第四的富豪凭借130亿元的资产上榜“全球富豪榜”。在2011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其就曾上榜并排名第190位。
鞍山宝得钢铁总经理张铁汉。据《鞍山日报》2016年8月5日的报道:今年上半年,宝得钢铁实现销售额11.4亿元、实现利润1.8亿元、纳税9869万元。销售钢材62万吨。公司入选进入“中国民营500强”。

贿选人大代表之一张玉坤 是陈政高情妇

    涉案的一名原全国人大代表是盛京银行董事长张玉坤。报道援引一名熟悉张玉坤的人士说,张本来就是提名代表,“但是当时氛围如此,她要保证当选也不得不花钱拉票。”如果她不花钱拉票,她就会被花钱的人挤掉。
9月26日,盛京银行在香港联交所发布公告称,张玉坤已辞任盛京银行董事长及执行董事、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
9月初有海外中文媒体披露,张玉坤已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消息人士还透露,张玉坤是由前辽宁省长陈政高一手扶起来的。张与辽宁省及沈阳市一些主要官员形成利益联盟,盛京银行6000亿的资产成为当地官员与利益集团的钱袋子,白手套与洗钱机。
此前还有消息称,张玉坤是陈政高的情妇。有这个线索看,现在已经升去国务院担任住建部长的陈政高,其实也和辽宁贿选不无干系。一个省级人大烂成这样,贿选成风,作为省长不可能没有一点问题。而据辽宁政界人士透露,现在中央对此已经是焦头烂额,不想再深究下去 。其实在辽宁,不光是人大。省政协也是一样的腐烂透顶,由省政协推举上去的全国政协委员,也是一大批贿赂上去的。“如果认真查,辽宁上去的那些全国政协委员,过半都是花钱的。省级的812人,情况还严重。道理很简单,政协委员这个招牌也很好用,也可以忽悠来很多关系,忽悠来很多钱的。”知情人士还说,地方市县级人大,烂得更厉害,不过中央并不重视,如果认真查,也是一窝窝端。
“其他的省市自治区,都一样,不过辽宁倒霉,谁叫我们出了个薄熙来。谁叫这薄熙来他又是山西人。所以啊,辽宁和山西两个省被整得最惨。”一位沈阳圈里人士如此说。

王珉被拿下是因为在中央没靠山

   为什么陈政高没有事情呢?
据了解,这事情当地人的说法和中央里谁的大腿粗有关系。
先说王珉,沈阳当地人描述说,王珉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其实他不会做官,也不会搞经济。“王珉当年在南京当大学校长,被省委书记陈焕友看上,这个人喜欢知识分子,看王珉颇有官相,推荐他当官,先是做了省长助理,后来就是副省长,苏州市委书记。”
据查,王珉做苏州市委书记那两年,2002-2004年,苏州年均GDP增长超过20%,苏州经济规模直逼天津、深圳,非常令中央上层赏识。这个阶段,主政江苏的就是李源潮,李源潮很快将他推荐到江苏省长的高位。不久,据说得到了温家宝的赏识,他被调往吉林出任省委书记,做到了省级干部的最高峰。
此时,学者专家出身的王珉不过才进入政界12年。仕途进展飞速,异常顺利,也许令他忘乎所以,忘记了官场潜规则。时任中组部张的是贺国强,王珉书生意气,不向贺进贡一条线。于是在这届换届中,时年57岁的王珉没能再上一层楼。据他身边人透露,王珉当时希望是进国务院,担任一个内阁部长或者副总理,至少国务委员。王珉很有些持才傲物,那时,他认为国务院里,没几个像他这样的专家型官员。
但是,结局是平调辽宁,还是省委书记,鉴于年龄的缘故,王珉知道自己的仕途,也就将止于省委书记这个地方大员的地步。这也许就是他开始放任的缘由,甚至后来被查实“大肆妄议中央”,令习近平极度震怒。
2007年中共换届,李源潮得到提拔,进入中央政治局,担任组织部长,但是谨小慎微的李源潮,不可能冒个人风险提拔自己的亲信王珉。
归根结底,王珉在中央里没有靠山。

陈政高是薄熙来铁杆,靠山却是李克强

    可是陈政高就很不同。他原本就是辽宁人,出生在海城。
1982年,陈政高出任共青团辽宁省大连市委常委、学校部部长,开启从政之路。此后,陈政高长期在大连市工作,曾历任共青团大连市委副书记、长海县副县长、大连市西岗区副区长、区长。1993年,出任大连市副市长,成为薄熙来的“副手”。1997年11月,陈政高擢升辽宁省省长助理。仅三个月后,在辽宁省人大九届一次会上,当选副省长,时年45岁。
2000年,时任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因涉嫌贪腐被免职,陈政高于当年12月起,兼任市长职务;2003年1月,转正市长。2005年底,升任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兼沈阳市委书记。
他和薄熙来共事时间长达22年,直到薄熙来上北京出任商务部长,他一直是薄熙来的部下。辽宁政界很多人都知道,陈政高是薄熙来的铁杆死党。但是2004年李克强从河南调来辽宁担任一把手,陈政高很快又投靠到了李克强门下。因为他知道,共青团出身的总书记胡锦涛显然是在刻意栽培李克强,李作为下届接班人的趋势,中共官场人尽皆知。
仅仅共事三年,陈政高就用他的手段,抓住了李克强。辽宁人士认为,陈行贿李克强不太可能,向李克强老婆送礼倒是有。另外就是听话,凡是李书记安排的活,不打折扣,坚决完成。“再就是不断表忠心,这一招对于喜欢收钱的领导,很管用。”知情者讲。

薄熙来铁杆夏德仁,一棵树上吊死

同时期,薄熙来在辽宁另一个铁杆是夏德仁。这个人原本也是一个学者,在东北财经学院做教授、副校长做得好好的,却被爱才的薄熙来叫去大连担任他的副手、幕僚,这一路就跟到了辽宁省政府,最高做到了副省长。可以薄熙来没办法把他调到商务部,就推荐去大连当市委书记,保住薄熙来的老根据地。
薄熙来出事后,刚刚升任辽宁省委副书记的夏德仁,仕途戛然而止,才57岁的他,马上被安置到了省政协养老去了。没有查他的问题,已经烧高香了。这就是学者,他和王珉一样,一根绳上吊死,不知道转投新主子。陈政高投了李克强,薄熙来出事后,他就没事,省长照样做。

习李宫斗,似乎李克强渐渐后来居上

现在,辽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曾任省委书记的王珉都在劫难逃,陈政高却安然无恙。这其中,坊间传闻说,李克强在习近平、王岐山面前保了他。而据北京政治圈信息,2014年陈政高能够进入国务院担任住建部长,也是李克强亲自提议的。那时,辽宁贿选的事情,中央已经在调查,陈政高急得热锅蚂蚁似得,急于逃离沈阳,李克强给了他一张紫禁城的门票。
王珉当时依然没有把习近平当回事,不但背后继续大讲习近平的二话,而且刻意推诿、阻挡中央巡视组的调查。2015年,王珉年满65岁,必须退居二线,被安排进了全国人大,这时辽宁的腐烂锅盖才有机会被彻底揭开。王珉终于因这件事情,把自己玩完。陈政高人在紫禁城,恐怕也是过得心惊肉跳。
但是,最近据传中共政治局里,风向有了新的变化。李克强逐渐由弱势向强势变化,国际社交活动多起来了,媒体报道也多起来了。以前,这些出风头的外交场合,习近平一定不会拱手想让,一定要自己去风光的。而以前国内主流媒体的头版头条,全部被“习近平”三个字贴着,现在开始慢慢松动,李克强的名字渐渐贴了上去。
对此事,京城里有两个说法,一是说习李达成了一个协议,李克强下届不再担任总理,退休或去人大、政协,因为他身体不行,再则和习近平合作不愉快,很累,压力大。下届总理人选由习近平决定,这将进一步加强习近平在中央的绝对权威。那么作为交换,习近平给李克强更多空间,允许他在退出前这一年多时间里,拥有更多活动空间。
另一个说法是,习近平现在在中央很没人缘,走到哪里都不招人喜欢,在政治局里,大家有事喜欢和李克强说道,不找习近平说。甚至在常委会里,开会表决也是多数人赞成李克强,不赞成习近平。导致习近平不得不使用他手里的权力来强行推进一些他想做的事情,他和周围人的关系很不和谐。这样,在中南海里,李克强人缘、人气高过了习近平。面对众人的刻意孤立,习近平开始有所让步,将一定空间让给李克强,以换取大家工作上的协调与支持。
那么这种情况下,略显强势的李克强,保护陈政高应该不算大问题。暂时来说,陈政高似乎还是安全的。
不过,北京城里的说法是,很难讲,习近平生性超级狡诈,暂时退让李克强也许是很危险的,等他集攒够了力气,一定会反扑。
但是至少来看,辽宁贿选大案背后,其实关系着习李二人的争斗。
其实贿选全国如此,每个省市自治区都是这个风气。只是因为权力斗争涉及到了辽宁,因为薄熙来等人的牵连,辽宁这次曝光了。
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