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 从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看中共的恐惧|自由亚洲

7

7.jpg

私人谈话、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这离文革还有多远?在我看来就缺一个公开鼓励大家揭发举报了。事实上,社交平台上早已设立的“举报”一栏,早已在鼓励检举揭发了。近期高频率的媒体认罪和当年的公开批判更是异曲同工,且无论是级别还是影响面都比十年浩劫时的批判会要高得多、大得多。不同的是这回是披着公、检、法外衣进行的,就像穿着公、检、法制服去进行强奸一样,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多了一层自以为“代表合法”的色彩。

2016-10-8

色彩、形式往往具有很大的迷惑性,关键是我们要弄明白中共这样做具不具有真正的合法性和正当性,是否违宪。对于这种妄图强奸民意的滥权行为,我们公民是否也必须配合?答案——想想当年想要在每台电脑上预装“绿坝’”,还有两高“转发500条就可入罪”恶规的结局就明白该怎么应对了。

试问中共:这样的规定是否适用于北戴河会议?公民是否可以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公开会议内容?若发现有不利于人民的内容是否可以作为呈堂证供来起诉你中国共产党?若是,程序应该怎么走?若不能做到,就再次证明中国共产党是凌驾于国法之上的皇帝党。既然如此,我们知道用共产党立的规矩或按照共产党制定的标准去和共产党讲道理的路也就走到头了,必须令寻它途。

私人信息也可作为呈堂证供说明,中共几十年把手伸进人民的子宫里还嫌不够,还要钻到人民的脑子里监视人民每天都想什么、想要做什么。中共已经武装到牙齿,投入大量维稳经费来监视人民了,为什么还不放心?还没有安全感?还一定要这样为随时指控公民做准备呢?也许听完我的这段经历,大家就更加明白。

当我出狱后在家再被非法拘禁时,我不时设法发出信息,结果导致每天九个人呆在我家屋子里,面对面看着我们。恶贼张建曾愤恨地说:“一眼看不到你们,我们就吃不下,睡不着。只有24小时看着你们我们才放心点。”这自供状毫无疑问是党国恶仆的肺腑之言。人民的觉醒,使得奴役人民者寝食不安。

专制之下,统治者所立的规矩从来都是管束别人——人民,而不是管束自己——当权者的。何况共产专制政权更是集世界独裁者的邪恶于一身,为了维护专权就会不择手段。只要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人民就不会被当权者当回事。

在私人谈话、私人信息也会成为呈堂证供之后,还会有什么更邪恶的践踏自由、践踏百姓权利、利益的管控招术出台,都不足为怪。因为你的手里没有选票,又靠什么能让当权者在乎你和你的权益呢?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