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 中共官场用人”优败劣胜”|世界日报

7

7.jpg

任用劣质官僚,器重庸人,“优败劣胜”成了中共新王朝的风格。

2016-10-4

历史学者吴思曾发明“潜规则”一词。所谓“潜规则”,指在主流意识形态或正式制度所明文规定的规则之外,人们私下认可的行为约束。中共的人才选拔制度中,充满各种“潜规则”,比如专门提拔有污点的官员,上级使用这类把柄掌握在手的官员,可以如臂使指、收放自如。习近平时代,若干“潜规则”堂而皇之地成为台面上的“明规则”,比如平庸、粗鲁、溜须拍马、察言观色之徒,纷纷青云直上、飞黄腾达。

李鸿忠的步步高升就是如此。当天津代理市委书记、市长黄兴国被中纪委调查后,接替者居然是官声恶劣的湖北省长李鸿忠,而且李鸿忠有可能凭藉直辖市书记的职位进入下一届政治局。

李鸿忠是“鸿忠抢笔”这个现代成语的主人公。2010年,在全国人大的记者会上,《人民日报》旗下《京华时报》一名女记者追问发生在湖北的“邓玉娇刺杀淫官案”(此案后来被导演贾樟柯改编入电影《天注定》中)。李鸿忠恼羞成怒,当场抢夺记者录音笔,身手之敏捷,力道之强横,宛如鲁智深、李逵之流。

此事引发舆论大哗,数百名媒体人士就“录音笔事件”发表致全国人大公开信,要求李鸿忠向新闻界及公众道歉并辞职,同时吁求全国人大主席团和秘书处立即启动对其调查及弹劾程序。公开信说,“李氏表现,辜负民众信托,有损人大威仪,于国,于党,于民,流弊昭然”。公开信呼吁中国新闻界与知识界“同声相应,知耻而后勇,合力声讨李鸿忠事件的恶劣影响”。李鸿忠拒绝道歉,在官方庇护下,此事不了了之。

李鸿忠的劣迹不止这一桩。2015年6月,满载454人的“东方之星”游轮在湖北监利县倾覆,造成442人遇难的惨剧。仅仅12人逃生,其中8人自己游上岸,2人被村民救起。李鸿忠不顾舆论谴责与讽刺,将惨剧当作好事宣扬,下令政府下发文件,对参与救援的99个单位、253人大力表彰。李鸿忠的高升表明,越是在民间臭名昭著的官僚,越是得到习近平的青睐和重用。

另一个优败劣胜的例子,是以中宣部副部长之职空降央视任台长的景俊海。景俊海曾担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长。既然在习近平的家乡主管宣传事务,岂能默默无闻?他发誓一定要引起领袖的注意,终南捷径就是策划并推动把习仲勋在陕西的墓园扩建成陵园。2012年,景俊海着手扩建习仲勋陵墓,使之超过古代皇帝陵墓的规模。习仲勋陵墓不但规模较之前扩大数十倍,规格也大大升级,成为“陕西省爱国主义传统教育基地”。

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占地只有习陵的四分之一;孙文的中山陵,则只有习陵的九分之一。习仲勋生前的最高职位是国务院副总理、书记处书记,连政治局常委都没做过。2002年去世后,其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骨灰堂第一室,连墓地都没有。习近平上台后,父以子贵的习仲勋却拥有超过国家元首级别的豪陵,这全是景俊海的一手操办。当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和省长不敢轻易逾越规矩,景俊海却能揣摩上意、投其所好,果然大有回报。

习近平对景俊海,是“你办事,我放心”,如此“忠心”当然要提拔到中央,在南书房“行走”。就在2015年习仲勋陵墓竣工之际,景俊海在数十名省级宣传部长中脱颖而出,升任中宣部副部长。当了一年多的中宣部副部长后,景俊海又得到央视台长这个“肥缺中的肥缺”。在“电视为王”的时代,央视是超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的“第一喉舌”,也是垄断型的超级央企。

此前,周永康安排心腹李东生由公安部副部长转任央视副台长,让李东生帮他牢牢看住央视这个最重要的舆论阵地。周永康不是“一号”首长,只能任命央视的副职。如今,说一不二的习近平让景俊海任央视台长。任用劣质官僚,器重庸人,“优败劣胜”成了中共新王朝的风格。

(作者为旅美独立时评作家)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