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复兴之后, 中国收紧宗教政策|纽约时报中文网

4

4.jpg

新的宗教政策将加强对宗教组织的财务审查,限制外国宗教著作的传入。根据新规,一度悄悄发展的家庭教会将被列为非法组织。

张彦 2016年10月9日

题图:4月,生活在云南的傈僳族人正前往一所教堂。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宗教团体的财务将受到更加严格的审查。前往海外学习宗教的学生也会受到更严密的监视。向非法教会出租或提供空间的人可能会面临巨额罚款。

上述措施预计将在中国政府在未来几天颁布加强宗教管理的新法规时得到采纳。这是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加强共产党对社会的控制,抵御中共认为具有颠覆性的外国影响所采取的最新举措。

去年,一位新教徒领袖站在浙江省的一座教堂楼顶。几小时前,政府派来的工人砍掉了教堂的十字架。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去年,在甘肃省临夏的清真寺。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9月,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在做礼拜。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新法规是十多年来对宗教事务条例首次修定的结果,其中也有对宗教学校的限制,以及对外国宗教书籍发行的限制,包括网上的发行。新法规预计最早会在公众意见征询期于周五结束时颁布,虽然政府还未立即对此做出宣布。

 尽管共产党努力控制宗教活动,有时还进行压制,但宗教在中国已有明显发展,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主要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和道教——的信奉者数以亿计。但是,许多中国人在政府的官方教堂、清真寺和寺庙之外,以未得到认可的方式从事宗教活动,中共担心这种活动可能会挑战自己的权威。

新规定的草案是今年9月发布的,几个月前,习近平曾主持了一次罕见的、有关宗教事务的领导人会议,他敦促中共提防外国势力利用宗教对中国进行渗透。

“这可能意味着,如果你不属于政府的官方教堂,那么你就不会存在,”萧云阳说。他与另外23位著名的牧师和律师上个月签署了一份公开声明,批评新法规含糊不清,有潜在危害。

有关宗教的新法规出台之前,政府已经颁布的一项有关非政府组织的法律,加强了对民间社会团体的财务审查,以同样的方式限制它们与境外组织的联系。政府还在采取声势浩大的行动,在一个东部省份通过拆除十字架的做法,来限制基督教堂的可见度

但是,有关宗教的新规定也承诺保护圣地不受商业化的侵蚀,允许宗教团体从事慈善活动,并让政府监管变得更加透明。这表明,虽然习近平要政府加强对国内宗教活动的监督,但他愿意接受宗教的存在。

“他们有一种意识,那就是,即使在社会主义社会,宗教可能也有用,”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托马斯·杜波依斯(Thomas Dubois)说。“虽然他们的确试图要加以界定,但也为宗教留出一个特定的保护空间。”

尽管执政党共产党要求其8500万党员是无神论者,但党的领导人曾称赞宗教生活的某些方面,认为宗教能向广大民众灌输道德观念,他们也曾发布指示,来逆转毛泽东时代攻击宗教的强硬路线。

因此在过去数十年中,中国出现了惊人的宗教复兴,兴起了一波修建寺庙清真寺教堂的热潮。基督教被广泛认为是信徒人数增长最快的宗教信仰;目前拥有多达6700万名信徒,至少有一半教徒在未注册的教会参加活动,这种教会有时被称为地下教会或家庭教会,其数量在中国各地出现了激增。

新规定更进一步地明确了中共长期以来的要求,既所有的宗教团体都必须在政府登记注册,对这个要求迄今为止最大的反对声音来自不愿意注册的基督教新教领袖。

“这些规定实际上是把非法性质强加于家庭教会,”在公开声明上署名的另一名律师杨兴权说。“这一点非常清楚。”

许多基督徒声称,政府认可的教堂是国家的工具,因为这些教堂审查布道稿,以避免涉及有争议的政治和社会问题,这些教堂的神职人员由共产党任命,而不由教堂会众任命,或在天主教的情况下,由梵蒂冈任命。

新规定呼吁宗教机构采用更严格的会计做法,威胁要对那些“为非法宗教活动提供条件的人”处以罚款和没收财产的惩罚,还要求国内许多私人经营的神学院接受国家的控制。

新规定的其他条款包括限制与海外宗教机构的接触,这可能会影响到在菲律宾学习神学的中国天主教徒,在美国神学院参加讲座的新教徒,以及在马来西亚或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学校学习的穆斯林。

与中国基督徒有联系的海外教会和活动人士一直在严厉抨击这些新规定。周三,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徒权益团体对华援助协会(China Aid)发布了其年度宗教迫害报告,说新规定违反了中国宪法,因为宪法保护宗教信仰自由。

这些规定还首次提出了宗教不得危害国家安全的说法,这可能会赋予中国安全部门更大的权力,以对付那些有海外关系的宗教团体。

中国官员已经禁止一些本国居民参加在香港举行的宗教会议,并加强了对香港牧师在大陆组织活动的监督,这在香港活跃的基督教社区引发了担忧。

共产党对佛教和道教等中国传统宗教的态度更好一些,这些传统宗教的信徒总共有3到4亿。对这些宗教来说,新规定似乎主要想解决另一个问题:粗俗的商业化。

地方政府往往强行要求寺庙收门票,但门票收入主要流入了政府腰包,而不是用于宗教活动场所。据官方新闻媒体报道,在位于中国东北部某市的佛教圣地五台山,最近有大约600人遭到羁押,因为他们冒充僧人算命骗钱、乞求施舍,或者在街头卖艺。

新规定说,宗教场所应该受到“保护”,免受旅游和开发的影响。规定还要求地方政府在30天内批复修建宗教场所的申请,并书面说明拒绝的理由。

一些学者警告说,目前还不清楚这些规定的执行程度会有多严格,他们指出,地方官员常常容忍一些形式上非法的宗教活动,包括家庭教会,有时还鼓励这些活动。

“过去的规定并没有危害宗教在中国的发展,我认为新规定也不会,”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政治学教授汤维强(James Tong)说。他写过大量关于中国宗教管制的文章。

张彦(Ian Johnson)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张彦@iandenisjohnson

Emily Feng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土土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