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 西方价值观就是使人成其为人|民主中国

4

4.jpg

美国白宫包括总统,就是想让他们的媒体多了解一点真相,多报道一点真相(这正是他们的价值观)。而中国当局相反,除了他希望他的人民能了解的之外,人民了解得越少越好。中国的价值观是,人民了解得越多,政府就越被动,执政者就越被动。

2016-10-10

题图:2015年9月,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抵达美国首都之际,位于华盛顿的新闻博物馆(Newseum)挂出醒目标语抗议中国人权问题。

针对有人说中国人素质差而不能实行民主制度,且一实行民主制度社会就会大乱的阴谋论,网络上一直流传着袁腾飞与同学们交流的一个带有调侃甚至是愤青意味的视频,大意是说:今天中国大陆仍有人一直延续当年康有为思维,认为中国不能搞民主,因为中国人傻,文化程度低,如果照搬西方民主那一套,打起来了——你看台湾,多乱啊,三天两头(有人)上街,(哪)像咱(大陆)这儿,多太平啊。人家是在议会里打架,而中国人是进市委打架、烧警车什么的(讽刺不实行民主所造成的恶果)。你说中国人傻,好像不如印度人傻吧,印度文盲要比中国多多了,可人家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从上世纪四十年代独立后就开始大选,至今已搞过十多次了,你见过有一次乱套的吗,没有。所以说,一个社会一个国家,能不能实行民主,跟人民的文化素质水平没有直接联系。你怎么敢保证美国二百多年前民众的文化素质比今天的中国人高?人家是民主橱窗,搞民主政治二百多年了。所以网上有愤青说,我们中国不需要民主——这种人不愿当人,愿意当狗,你没法说;他贱民,愿意当奴才,你有什么办法。

 

袁腾飞之所以会说出上面这些话,都是价值观惹的祸。比如,要求人权,要求实行民主,有尊严地做人,是中国社会的一种价值观;不愿意做人,甚至不反对或叫喜欢做奴才乃至做,是中国社会的另一种价值观。

什么叫价值观,根本用不着去查政治经济学辞书,除了上面袁腾飞所讲的有人就愿意当狗也是一种价值观外,还有比这更恶心的。已经去世的台湾历史学家柏杨先生在他那著名的《丑陋的中国人》中就说: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饭好吃,可中国有人说屎好吃。说屎好吃,也是一种价值观。你反对他这种价值观,他会跟你急:你凭什么说饭好吃,我就觉得屎好吃,你怎么着吧——说饭好吃,那是你的感觉,说屎好吃,是我自己的感觉。你能代替我的感觉吗?你能吗!这种情形,这种逻辑,在中国大陆一点也不希罕。比如,现在一部分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认为西方普世价值好,因为西方普世价值不是别的,就是告诉中国所有民众,大家都是人,不是奴才,更不是狗;而另有一部分中国人包括这个政府,铁定中国的特色主义好,甚至认为马克思主义好,毛泽东思想好,文化大革命好。

类似的情形还有很多,可以说有举不完的例子。

现在只要有国家的头头脑脑一见面一会谈,会谈后中方公开的报道中就能见到这种腔调:你可以讲人权,但不能拿人权来干涉我们内政。也就是说,中国人权再坏,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是内政。中国限制新闻言论出版自由,限制网络浏览自由,连科学家要看外国网站都难,甚至只要政府认为某人抹黑政府、抹黑国家,抹黑警察,就可判他重刑。这表明,中国大陆首先讲的不是人权,是别的权,比如讲的是政府权、国家权、警察权。你们西方你们美国讲人权,给你们国家的人民那么多权利(甚至包括给成人有持枪的权利),那是你们西方的事;我们中国大陆也讲人权,但那是在讲了别的一些权之后才要讲的事,特别是我们的人权里面不包括新闻、言论、出版、结社、罢工、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的权利。这是我们中国的是非观亦即价值观,你西方你美国不应该强调我们中国也要跟你们一样。中国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时不是多次跟你们讲过了吗:我们中国追求的是和而不同,或者说就是要与你们不同

再举一例。邓小平之后,中国一些人就一直沿袭摸着石头过河,这问题其实也还是出在价值观上。如果河上没有桥,而又必需过河不可,那摸着石头过河未尝解释不通。关键是现在河上明明有,有很结实漂亮的桥,他不肯从桥上过,却要坚持从桥下摸着石头过。为什么?不好意思说出来,实则就因为那是西方的,西方造的桥,怎么能适合东方人去过呢?前不久又有了新理由,说我们这个大国要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可以想像,有了这么一个伟大理想,就更有理由不肯去过西方造的了。

可正因为总是强调摸着石头过河到后来,发现这总是过不去,于是干脆呆在里不过了,甚至往回退。即使如此这般,一些人也还是能玩出花样,借用海外一本期刊编辑者言:这个国家的御用文人却恬不知耻的把这种‘摸着石头不过河’当作‘中国模式’”,而且还津津乐道,向世界推广。

谁都看得出,虽然1978年后的几十年间中国大陆取得了巨大成就,可只要不是睁眼说瞎话,我们绝大多数民众到现在都还没有过上西方那般美好的生活,然而,有人却要创造出比西方更好的社会制度。我不敢说绝对没有可能,但我还是希望你就发发慈悲,让中国人先享受一下文明的西方社会制度从而过上像西方一样的幸福生活,比如让我们的人民先享受一下西方民众享受的各项自由权利,尤其是自由选举权,然后再去探索你那更好社会制度,提供更好的中国方案不好吗?

好在这个国家再不通情理,那已实现高度文明的西方人仍能理解,一句那是价值观不同就化解了。比如,前不久在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据海外报道,期间不断出状况,而出状况居多的又是中美之间。奥巴马听说后,即在回答媒体有关提问时说,他不会太在意这些争吵的重要性。他说白宫在商讨美国媒体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接近总统或其他国家领导人时经常会出现争吵。他指出,在访问中国或者其他国家时,安全和媒体采访成为问题,这不是第一次,这是价值观不同造成的。不过,奥巴马也还是强调了人权和媒体自由。他向媒体表示说,让媒体能够报道和提问非常重要,就像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这样。奥巴马还补充说,我们旅行时也不会把我们的价值观和理想抛在身后。

也就是说,美国白宫包括总统,就是想让他们的媒体多了解一点真相,多报道一点真相(这正是他们的价值观)。而我们中国相反,除了他希望你能了解的之外,你了解得越少越好。中国的价值观是,你了解得越多,政府就越被动,执政者就越被动,可政府怎么能被动呢?执政者怎么能被动呢?换而言之,怎么能让政府和国家领导者在人民面前被动呢?

2013年,上海开放大学有位教授在保定有个演讲,谈教育,其中有几句话是这么说的:很多教育者以为,教育是让孩子有知识的判断力,有事实的判断力,所以搞了那么多填空题,那么多选择题,全是知识题,全是事实题:比如,秦朝是哪一年建立的?下面几个选择,其中正确答案是公元前221年。考的是什么?知识;选择的是什么?事实。但是能不能不这么考?能不能出个题让学生对秦朝做个价值判断?比如秦朝的政治好不好?秦朝的那套政治在今天还能不能宣扬,能不能搞?这样的题,就不是一个知识的判断,而是价值的判断。价值判断,比知识判断更重要。教育当然要教学生知识,但教育更要让学生懂得做是非判断。

为什么要做是非判断呢?因为人类有很多争执或叫摩擦,就是由是非观,也就是价值观不同所导致,比如中国与西方与美国最大的分歧,其实就是因价值观不同。然而,对价值观的先进或落后或叫孰是孰非的评判,其实并不神秘,只要允许本国人民和媒体自由讨论,就不难搞明白。现在的问题是,像咱们这种非民主国家的价值观,不是由人民说了算,而是由不是民选的政府说了算,由不是民选的国家领导人说了算,也就是说,不是让人民代表政府代表国家,而是政府和国家代表人民,于是就弄成了即使一国之民众,是非观、价值观也大相径庭,所谓左派、右派、毛派、自由派等等等等,大家相互见了面,如同仇人一般。你说像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政府,还怎么去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那不是在做梦吗?

2016年9月26日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