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山: 这一回真的要动李源潮了|明镜

4

4.jpg

最近有两则消息引人瞩目。一是《胡锦涛选集》发行,习近平专门为此召开会议,并发表讲话,其声势虽不及当年《江泽民选集》发行之时,但在今时今日,已颇为难得;二是坊间盛传,胡锦涛之子胡海峰将出任宁波市市长,副省级。这两件事折射的,是同一信息:习近平要对李源潮动真格了。

2016-10-10

上面两件事,不仅是习近平对胡锦涛的安抚、补偿,更是把胡锦涛及胡家与团派切割开来。不同于江泽民的主动支持、配合习近平对江派“动刀”,以帮助自己选定的接班人“定于一尊”,习近平的上台非胡所愿,且与其目标、利益多有抵触,虽然双方都“顾全大局”,但习、胡之真实关系可想而知,这也是习近平反腐先以江派而非团派作为突破口的原因——先易后难,事理之常也。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习近平动江派,动的多是政治上的“死老虎”(已退休);动团派,动的则是“活老虎”(仍在位,甚至有更进一步的潜力),盖内外、亲疏有别也。

在江派阵营屡遭重创,反腐已成磅礴之势后,以拿下令计划为标志,习近平才开始对团派“动刀”。对此,作为团派盟主的胡锦涛未有公开表态,但没有表态就是一种表态;况且,在团派风声鹤唳的过程中,来胡锦涛跟前通风、透气、打探消息、寻求庇护的团派大员想来不少,如果习近平进一步下重手,比如拿下李源潮,胡锦涛的反应殊难预料。如果胡联合现在政治局占据多数、在地方诸侯中也占有相当比重的团派大员与习对峙,纵然习最终胜出,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必将影响其十九大的布局——所以,胡锦涛出招的时机选择很妙,所谓《选集》,早不出晚不出,筹码偏偏在这个时候祭出,正卡在十九大前的节点上。习近平起先似还不以为意,后来才予以重视,乃至以重招相安抚。

习近平的这两招也玩得很漂亮。一曰“安其心”,通过对《胡锦涛选集》发行的隆重其事,表明你胡家是安全的,反腐再怎么反,也不会到你头上;不但安全有保障,且历史定位也有保障,在“虚”的一方面,可说已经做到极致。二曰“予其利”,对胡锦涛及胡家来说,发财是其次,最大的利,就是儿子的前途,现在习近平主动在这方面作出安排,于“实”的方面,胡锦涛还能有什么不满意?两招一出,虽无法从公开途径了解胡锦涛的反应,但从其个性、处境看,妥协、“顾全大局”将是势所必然——团派的小兄弟、袍泽固然重要,但哪里比得上自己家的安全、自己的历史地位以及子女的前途?况且,即使强行出头,结局也难如愿,最多两败俱伤而已。

两招搞定胡锦涛,将其与团派势力切割开来之后,习近平就可以安心对团派动大手术、从容布局十九大了。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现在已成半个“死老虎”的李源潮。从时间节奏看,对李源潮的处理很可能就在六中全会前后,也就是此一个月之内。至于现在海外热炒的“习近平要动张德江”,当然只是无稽之谈——《成报》是香港媒体,其老板谷卓恒只是一在内地有些产业,还曾被内地警方审讯的商人,纵有一点后台、靠山,又何能代表习近平?且十九大将至,到时张德江无论如何也要退下来,习近平又怎会吃饱了撑着现在去动他?更何况《成报》列举的张德江所谓“罪状”,很多都是习近平本人所赞成、支持的做法。所谓“彼之罪状,我之功勋”,就像杜导正公开举报原广电总局的蒋建国,称其强硬对待《炎黄春秋》、“蛮不讲理”,结果是蒋建国不降反升,现在成了中宣部主管新闻的副部长。所谓举报,无异于请功。

那种官员“政治立场坚定”,敢于为中共“亮剑”、拼刺刀,却因外界压力而成为“弃子”的事情,或许只有在胡锦涛时代才会发生,例如李东生。李东生之靠拢周永康,正是因其在封杀《往事并不如烟》一书后遭受“不公正对待”而开始的。也正是从这件事起,大陆官场再无官员敢在意识形态方面为中共“亮剑”,遇到事情能躲则躲、可避则避,从而导致南方系、《炎黄春秋》纵横一时,自由派“公知”占据网络舆论高地。胡温的这种做法,当然为国内自由派所喜,亦为海外舆论所乐见,但可能却是习近平本人所痛心疾首的。

明镜邮报-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