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央军委再现大集访 12省市数千老兵维权|自由亚洲

9

9.jpg

10月11日,来自中国12个省、市的数千名老兵再次聚集北京的中央军委静坐抗议,要求当局落实相关政策待遇。北京警方实施高度戒备,现场多处道路被封。有参与抗议的老兵反映,地方政府漠视退役军人权益、行政不作为、甚至挪用军转安置资金。转业军人,包括许多参战老兵的权益没有得到充分保障。

2016-10-11

全国12个省市的数千名复转军人,包括参加核试爆老兵、对越作战老兵及伤残军人,10月11日聚集在北京的中央军委信访办上访。老兵们身穿当年的军装,反映退伍后的各种待遇问题,并要求当局落实相关政策。

向本台爆料的胡先生表示,数以千计的各地老兵到北京讨公道,当局出动大批警力全城戒备,封锁多处要道。老兵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落实军人优抚政策,但十多年来一直没有结果:

“这里面牵扯到好几个层面的问题,他们这里有一些复员军人,还有复转军人,复员军人里面还有分军官、士官、还有士兵,分好几个层次,还有两参军人,参加核试爆的、参加越战的,都是跨的时代比较长,他们的待遇差距非常大。军委又不断换人,每届军委做的事情都由下面来擦屁股,谁都不愿意擦屁股,一层一层推下来,积累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根本就没办法解决。”

近几年,中国各地老兵发起多起请愿活动,要求当局落实优抚政策。许多老兵不满地方政府漠视退役军人权益、不落实政策、行政不作为,甚至克扣优抚金,有的地方军转安置资金还遭到挪用。此外,中国各地的老兵待遇各有不同,城市退伍兵每个月有多至数千元的退休金,但农村和居住于山区的,每月仅数百元生活费。

参与抗议的老兵王先生告诉本台,他曾上过越南战场,返乡后权益没有得到充分保障,如今沦为投诉无门的访民,还曾因上访维权而遭到地方政府和警方的打压:

“现在有点不公正,我们同样都是一个战场下来的,就像那个2007年下了一个文件,要把农村里和城镇的分开,城镇这块就被甩掉了,什么都没有,只能靠一点生活补贴生活。什么都没有,只有拿生活补贴才能成为国家的优抚对象,没拿的什么都没有,我们心里就不平衡。”

王先生还表示,另有不少被人当地政府拦截,未能成行。退伍老兵已经从“最可爱的人”沦为最可怜的人。

在一封流传在网络上的老兵集体请愿书上写道,他们现在已经步入老年,需要医疗服务、生活补助等福利,这些福利当初中央政府明文规定,但地方政府一直未能满足他们的诉求。另一方面,中央政府的指示含糊不清,其中一些抗议的老兵还被逮捕、拘留、判刑。

当天下午,参加请愿的大部分老兵被分批遣返原籍,其中不少人要求前往马家楼,另有不少老兵被送往久敬庄访民接待站等待返回原籍。

特约记者:忻霖 责编:石山、何平

自由亚洲

逾万复转军人集结军委大楼 求改善待遇

2016-10-11

2016年10月11日,来自中国多个省市的复转军人到八一军委大楼前要求解决安置问题,目击者称到下午时逾万人参与。(传媒人提供)

2016年10月11日,来自中国多个省市的复转军人到八一军委大楼前要求解决安置问题,目击者称到下午时逾万人参与。(传媒人提供)

中国各地聚集的逾万名复转军人,因不满复安置待遇,周二(11日)清晨到北京八一军委大楼前讨说法。这是近年最大规模的复转军人集体维权行动。军方高层先是施以空城计,在维权者坚持下,至晚间才派员交涉,目前尚不知交涉结果如何。(吴亦桐/潘加晴 报道)

近年最大规模的复转军人集体维权行动周二在北京上演。早晨6点起,从各地赶到北京的复转军人陆续到达中共军队最高层办公地——八一大楼,要求中央军委解决久拖不决的改善待遇,和安置问题,据悉,昨晚,就有一部分外地复转军人到达。其中还包括少量现役军人。

至下午三时多,不愿透露姓名的现场目击者告诉本台,围绕八一大楼的两条主要干道上,已经有逾万复转军人聚集,中共当局派出大量军警、武警与警察严阵以待,开始时现场维权者和官方都保持了克制态度,未有大规模冲突发生,维权者列队整齐,不时在现场齐唱“团结就是力量”等军旅歌曲。及至后来,军队高层施以空城计,激怒一些维权者,警方强行带走一些情绪激动的示威者,也阻止记者拍照和采访。

目击者:一直走一直走,这整个都是人,全国的,太悲哀了,全是转业,全是党员,现在下岗就给四百元,什么都不管。他们说上面有人要来洽谈。最搞笑的是公安、武警、特警的全来了,这边来的也是全国各兵种的,他们应该唱“长大后你就成为我”。

来自山东的高姓复转军人向本台证实,他们通过自己的渠道召集了本次行动,报名参加者近三万人,为保护同伴的安全,他不愿意告诉本台具体一些召集人姓名。

高先生:今天两万多吧,将近三万,有一个总的负责人,他从网上发信息,我看到就来了,吃不上喝不上怎么办。我是(19)76年当兵,就在北京当兵,(19)88年转业的,待遇不公,我们下岗的下岗,没工作的没工作,我当时还好一点,后来工厂搞内退嘛就下来了,下来后给400块钱,哪儿够花啊,没办法就出去打工,把青春都留在部队了,啥也没有了。国务院(19)82年有个文件,志愿兵要按照干部分配工作,没执行,逼得我到这儿来了。我们的召集人和军委的首长在谈。

至截稿时起,前方目击者再传来消息,当局暂时封锁了北京木樨地桥以西北侧的道路。而高先生再次告诉记者,中共军委刚才玩起空城计,并未派员与维权代表交涉,已经等候一整天时间饥肠辘辘的维权者们感到非常不满,至晚间近8时,军方才派出人员与代表交流。

高先生:刚才他们没照面,现在刚进去,著急也没用,如果没结果大家再商量,当然是不想走,没有答复都不愿意走,不想走恐怕公安不让

近年,中国复转军人上访事件不断发生。据维权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有104万军转退役军人陷入安置困境。其中不乏越战老兵,及镇压八九民运的军人。预计此次大规模维权行动还将持续,大部分维权人士对完全解决问题并不报太大的希望。六中全会不久后将召开,此次维权行动再将复转安置的棘手难题抛给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