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 抗战精神与统一理念|郝柏村专访|纵览中国

1

1.jpg

2016-10-12

受访人:郝柏村(中华民国陆军一级上将、历任中华民国陆军总司令、国防部总参谋长、中国民国政府国防部长、行政院长、总统府资政)
采访人:北明(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主持人)
时间:2016年9月26日8:30 AM
地点:美国首都华盛顿

受访人郝柏村(左)在下榻宾馆与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主持人北明(右)合影。(Christ 2016年9月26日拍摄)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创始人毛泽东曾经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背后的事实是,他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打败了蒋中正领导的国民革命军。而国民革命军在此之前曾经跟日本侵华军队浴血奋战八年,为此牺牲了三百多万将士,最终赢来了抗战的胜利。一个民族能够从自相征战和杀戮中有尊严地站起来吗?还是应该从抵御外侮中站起来、从卫护国家领土主权的胜利中站起来?由于历史被后来的胜利者严重改写,中国大陆民众一直无法切实了解抗战历史真相。近些年来情况已经有所改变,人们开始回看被切断的历史,寻找真相。借助郝柏村将军访美开设抗战真相论坛之际,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邀请这位从民国时代走来的九八高龄的旧大陆人,为中国民众打开被大陆屏蔽近七十年的抗战史大门,并在历史真相基础上,关照当今两岸现实。

北明:中国抗战开始后,一度成为世界反法西斯的样板,史料记载,1940年8月纳粹轰炸英国,丘吉尔号召英国人抵抗作战,“效法中国”(Follow China);1941年10月纳粹进攻莫斯科,斯大林为激励俄国人民坚决抵抗,跟英国首相丘吉尔一样,号召俄国人“效法中国”!(参阅当年报纸,引自台湾傅启学编著《中国外交史》第六二五页,台湾商务印书馆,民国六十一年改定第一版)这两个大国无论军事经济,都比当时中国强大,请问郝将军,为什么他们要向中国看齐?

郝柏村:(文字提纲)——关于邱吉尔、史大林于战时“效法中国”说:在淞沪会战前,各国对中国抗战都不看好。淞沪会战后,彻底打破日本三月亡华的速战速决战略。淞沪会战表现了中华民族团结抗日的决心。淞沪会战,国军奋战到底的精神,如宝山姚子青营,全营阵亡。山西太原会战中,66军196旅旅长姜玉贞将军所率4500余名官兵,全部阵亡。淞沪会战表现一致抗战到底的全民意志。

邱史“效法中国”的说法,我以前未听说,果尔,我猜测其用意:一,认定德国亦如日本是侵略者;二,中国抗战是正义对强权的战争,基于“义战必胜”的道理,他们认为抗德也是正义战争。

北明:蒋中正先生多年来被大陆当局宣传污名化独夫民贼、卖国贼等,甚至还有更不堪的侮辱人格的说法,最好听的说法也是“一介武夫”。您作为蒋中正先生当年的侍卫长,对他有近距离的观察,您后来还读了《蒋介石日记》,以您当年的观察和后来的研究,您如何评价蒋中正先生?

郝柏村:(文字提纲)——我知道的蒋公:从1936年元旦,在中山陵第一次看到蒋公,到1975年共达40年:1936-1937年:军校纪念周;1943-1946年:在陆军大学纪念周;1950-1955年:军官团高级班及实践学院个别召见;1955-1965年:历任军职任命召见;1965-1970年:任侍卫长。

蒋公天生的领袖特质:一,坚定的信仰三民主义、国父思想;二,继承国父革命事业的使命-复兴中华民族;三,领导的特质:

A. 坚定的意志力:不放弃绝望中的奋斗。
B. 哲学思想:王阳明哲学,从而产生人生观革命哲学。
C. 政治哲学:民生史观与实现三民主义,复兴中华民族。
D. 军事哲学:黄埔精神-团结、负责、牺牲。
E. 生活:规律有恒(日记)、简朴、读书、重感情、礼节与纪律。
F. 以身作则: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
G. 接纳意见:信任专家,以九年国教为例。
H. 形象独裁(威严),实为民主(中华民国宪法)。
I. 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承者。

郝柏村:“这个如果说是……就算是统战,究竟是他统战我?还是我统战他?”

北明:蒋中正先生去世的时候,随他的遗体一同放入棺木的有三本书,代表他一生的信念与追求。关于这三本书的内容和书名传说很多,您能告诉我们确切是那三本吗?

郝柏村:这三本书是《荒漠甘泉》,这是一本与基督教有关的书;王阳明的书、还有一本是《三民主义》。

北明:这个问题是为一位多年研究民国历史和抗战真相的中国作家问的:由于国家积弱积贫、国土割据、没有现代化军队和装备,国际社会认为中国的抗战不可能坚持下去。在这种军事、外交、内政、经济困境中,蒋中正先生领导了中国的抗战,而且在二战各个战场和国家中打得时间最久、征战最艰苦,最后终于赢得了胜利。中国抗战精神令世界刮目相看,可是蒋中正却是战后失败最惨的一位领袖,无论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甚至戴高乐,都没有经历战后他那样的失败:被帮助过的国家美国抛弃、被苏联欺骗和背叛、被自己的国内对手打败、甚至被自己拯救过的人民咒骂、误解。蒋公撤离大陆时有诗句描述心情:“艰难革命孤愤,挥剑长空泪纵横”。终其一生,他没能回到自己为之浴血奋战的国土,连尸骨都回不去。他的晚年是英雄末路。我的问题是,您是否了解蒋中正先生晚年心情?他的基督教信仰和孔孟之道的价值,是否或者如何帮助他度过那些悲情岁月?

郝柏村:(文字提纲)蒋先生晚年心境:蒋先生是坚持大是大非,绝不妥协的性格;对于自己坚持的是深具信心。他一再说,马克思主义违背人性,没有存在的道理;到台湾坚持反共抗俄国策,我当时是卅岁的年轻人,总觉得可能仅是口号而已,谁料到1991年苏联解体了,我还能到莫斯科去与戈巴契夫夫妇亲切会谈。谁料得到,到台湾进修的陆籍大学生,我偶尔问一个大陆年轻学生,大陆现在实行是共产主义吗?他摇摇头。

蒋先生有虔诚的革命志节和宗教信仰,从不放弃绝望中的奋斗,到台湾后,他说把革命事业从头做起,从无英雄末路的沮丧。

他融和孔孟之道,与基督教宗教信仰,坚定“望向标竿,勇往直前”的态度,从来看不出有岁月悲情,表现予以部属的是“刻苦耐劳,乐观奋斗”。

蒋先生在逝世前病中,仍手书“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死生于度外”十六字,坚持他一生的志节,以励年轻世代。

北明:在美国军事史中,中缅印战区被公认为是“被遗忘的战区”。中国战场是中缅印战场中的主轴,可是中国战场最艰苦、最漫长的反击侵略的战争,始终没有得到充分的关注和评价,无论在中国大陆,还是在台湾,甚至在美国,都是这样。是否可以请您谈谈,这种举世遗忘中国战场和中国抗战精神的情况,是如何造成的?

郝柏村:(文字提纲)——有关二战中缅印战场:印缅战场中国远征军三个军——第5军、第6军、第66军,共十万人援缅失败,认为“被遗忘的战争,是二战期间同盟国间,自私矛盾最丑陋的一页”。珍珠港事变后,日军势如破竹,蒋委员长立即建议我战力最强的第5军,即刻进驻仰光部署防御,为英所拒绝(当时英军约一个师,根本无力守仰光)。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蒋委员长被任为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但缅甸划归印缅战区,蒋委员长无权指挥战场,而由英将亚力山大负责。由于缅甸非中国战区,而入缅国军须归英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指挥,蒋先生以中英美联盟作战道义为重,而未坚持。待仰光失守,英始同意国军入缅,是珍珠港事变后40天了。仰光既已失守,蒋委员长指示国军入缅只守曼德勒以北地区,但亚历山大和史迪威却命第5军急速南下,反攻仰光;而在仰光北面的同古发生遭遇战失败北撤,而退路又被日军截断,200师长戴安澜阵亡,不得已22及38两师越过荒蛮的野人山退向印度,后由国内空运兵员补充,并成立驻印军。英军在右翼沿海岸退向印度被围,由38师派一个团解围救出英军,入缅国军因救英军而被传颂。史迪威与亚历山大共同指挥国军反攻仰光失败后,即离开战场,返回重庆形同临阵脱逃,但蒋公未予深究,亦为蒋公须撤换史迪威的原因之一。

开罗会议时,中英美曾口头协议,明(1944)年春由英美海空军支援中国陆军联合反攻缅甸,但届时邱吉尔拒派海军,美亦藉以拒派空军,故1944年反攻缅甸,因英美失言而胎死腹中。缅甸战役是英美自私失信的记绿,故不予重视,而形成“被遗忘的战区”。

关于举世遗忘中国战场的原因,依我个人的看法,国民政府失去大陆,中共蓄意隐埋扭曲,是主要原因。

迁台初期,大陆高级将领痛失大陆责任,不愿提抗战史实予下一代,有关抗战的纪念日很少纪念活动。台独意识,不以抗战为荣,多附和日本说法。

抗战历史真相史料,未译成各国文字,尤其是英文广为宣传。

西方重欧轻亚的一贯态度。

日本为战败国,虽有完整史料,不愿承认其侵略罪行。

谁失去中国?美要负一半责任,雅尔达密约;援华为援苏的五十分之一;马蒋的个人性格——倒蒋第一,殊不知蒋倒,中国即不保;美国对战后受降安排失当。

故我以还原抗战历史真相做播种工作,做为此生使命。

北明:关于两岸未来前途,大陆包括海外的大陆华人中至少存在两种针锋相对的观点:一种是支持台湾独立,认为大陆沦陷为专制国家,台湾理应独立自主寻求自己的发展和幸福;另一种是强调统一,台湾自古是中国领土与部分,不能容忍台湾独立,而且恨不能立即攻打台湾武力实现统一。我知道您对两岸关系持统一观点,很多国民党人都有深重的大陆情怀,反对台独,呼吁两岸统一。但是当今的大陆当局正是国民政府和国民党的最大敌人。为什么国民党人依然要跟大陆统一?请介绍一下国民党人的统一观念是个什么概念,是一种什么形态?

郝柏村:(文字提纲)——关于两岸关系: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目标是建设一个统一的、

现代化的三民主义共和国,凡是国民党员都必须坚持此一目标。由于八年抗战胜利,已完成民族主义的目标,但民权和民生主义尚未完成,国共两党对此是分歧的。中华民族自秦始皇以来,就是一个大一统的国家,改朝期间虽有分裂割据阶段,如三国、南北朝、五胡乱华,但在新一朝代建立后,从来没有分裂,或部分独立出去的。1945-1949年的内战,是为民权、民生两主义统一而战。国民党内战失败了,中央政府迁台至固有疆域台湾,非为逃难偏安或台独,乃以建设台湾为三民主义模范省,作为统一后中国各省的典范,从未放弃以自由民主法治均富为统一中国的目标。

北明:统一不仅是个政治概念,也是个文化概念。国民党的大陆情怀是自然而然可以理解的,但是,客观上如何评价统一?国民党到台湾时,台湾本土大多数人不说汉语说日语,已经日化多年了。在文化上,大陆台湾统一有没有意义?

郝柏村:(文字提纲)——国民党对统一的概念:统一不是为国民党回去执政,任何政党只要在大陆实施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即达成统一目标。

世界已成地球村,非洲的伊波拉病毒使全球恐惧,南美兹卡病毒迅速传染到新加坡,任何国家不可能独善其身,走向融和是必然趋势,台湾无论从历史文化血统及国际现实,都没有独立的理由和能力。

台湾原住民,除保留其传统文化外,均已接受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中华民族终将是大一统的中国(包括台湾)。

北明:这次您是受“香港能源基金会”邀请到美国做抗战真相论坛的。我这两天在网上看到有一些议论,说香港能源基金会有大陆官方色彩,还有议论说,您这次中圈套了,被大陆官方“统战”了。您对此说法怎么解释?

郝柏村:我觉得这些(说法)都是非常肤浅的。毛泽东他有三大法宝,党的建设、武装斗争、统一战线。所谓统一战线就是以我的道理说服对方,统一在一起。这个所谓“统战”“统战”,大家把它都当作阴谋了,污名化了,这个我先不管他。就算是统战,究竟你说服我?还是我说服你?谁说服谁?谁有道理谁说服谁。所以这次比方说,抗战历史真相在大陆隐瞒了、扭曲了,所以我们要把大陆抗战历史还原真相,让大陆的老百姓、大陆的官方都认为我们讲得是对的。这个是……究竟是他说服我,还是我说服他?不管他什么机构,有没有同官方的关系,他愿意来从中做这件事情,让我们有机会把抗战历史真相向从来没有听过的人讲,让他们听,不管他们同意不同意,至少他先把我的话听进去了,你有听我话的机会了!那这不是他统战我啊,你怎么说?(笑而不答。北明插:是您统战他?我替您说,是您统战他啦)我不好意思讲统战啦,我有个机会来说服他啊!对不对?你说我们说的不对,你拿证据来嘛!我们都有证据的,抗战是中华民国政府领导的,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不是毛泽东领导的。抗战正面战场,我们有《宣战书》、(日本)《投降书》、(废除的)《不平等条约》……,这些都是国民政府手中签订的呀。你说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战,你把证据拿出来!没有的。

所以,这个如果说是……就算是统战,究竟是他统战我?还是我统战他?(笑)所以,大家要知道,我觉得大家——这是,我还是说了,……这个不良的、这种故意的丑化,认为统战就是出卖台湾,接受统战就是亲中,我不是这样的。如果你认为是统战,我是拿我们中华民国的立场、中华民国的历史、中华民国的政治理念,告诉大陆老百姓,告诉大陆人,有这种机会,你不去做,这不是……(北明插:这不是傻吗?)很不好意思说。

我觉得,(说)他们与大陆有关系,我不认为他们是统战机构。比方这位何先生(何志平,香港中华能源及均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编注),很诚恳的,我们都交换意见,对我的意见他都接受了。那他如果代表了中国官方同我统战,他怎么能接受?他不会接受的。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次很成功。我这个成功就是让大陆的人,听听我们的意见。我们把证据提出来给他们。比方说,他们常常说,中共是抗战的中流砥柱,我说,你怎么是中流砥柱呢?但是我们不故意这个……大陆正面战场的中流砥柱是中国国民党、是国军,你共军,最多是敌后地区的中流砥柱,你怎么能说(你是)八年抗战的中流砥柱呢?我们公开讲啊!这个对我们是有利的。所以这一次,你刚刚讲的那种批评啊,我只能说他幼稚无知(笑)。

北明:在抗战的时候,蒋中正有一句话很著名,说是“牺牲不到最后关头,不轻言牺牲”,还有一句是……

郝柏村:“和平未到绝望时,绝不放弃和平”。这是抗战以前(说)的。

北明:对,这是抗战之前蒋的一个战略决策。我也知道,当时还有一首歌,就叫“牺牲已到最后关头”。八年前还是六年前,您在台湾的一次演讲中,就是王康率领中国大陆的《浩气长流》团队,把一公里长的、一千米长的还原抗战历史的那副巨画,弄到台湾国父纪念馆展出的时候,有一个开幕式,您唱了那首歌,我现在还希望再听一次那首歌,您再唱一遍好吗?

报柏村:我唱一遍啊,我还记得。现在就唱吗?

北明:现在就唱。

郝柏村:(唱)“向前走,别后退,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同胞被屠杀,土地被强占,我们再也不能忍受!亡国的条件我们决不能接受,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失守!!同胞们!向前走,别退后,拿我们的血和肉,去拼掉敌人的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牺牲已到最后关头!”

北明:十九世纪在中国大陆生活多年的美国汉学家、传教士明恩溥在描写华人易于忍耐的性格和命运时曾经说:“中国民族无可比拟的忍耐一定是用来完成更为崇高的使命的”,他断言“如果有非凡的活力,这个民族一定会有一个伟大的未来”。对一个民族而言,没有什么比争取国家领土主权完整、民族尊严更崇高的使命了。在亡国灭种危难下,国人确实“不能再忍受”,因此迸发出非凡的力量,竟然以弱敌强,败而不降,八年浴血,最终收回所有失地和主权,取得胜利,并且以这次战争体现的民族精神,赢得世界的尊重,废除了过往所有不平等条约,创建联合国,成为世界四强之一。国民政府领导下的中国抗日战争,是中国民族的一次精神日出,它是这个民族复兴的伟大资源,不幸的是这个资源在中国易帜之后将近七十年的时间里,几乎丧失殆尽。时间有限,现在我请郝将军直接对我们的大陆同胞说几句话,以此来结束这次专访。

报柏村:大陆亲爱的同胞们,我也是大陆人,先讲清楚。现在我们两岸的关系,是以“九二共识”为基础的。把抗战历史的真相还原,我认为这是在九二共识基础上两岸和平发展首先要做的事情。我们中华民族在年轻时代,都认清了抗战,我们的艰苦,抗战我们的战斗精神,抗战的丰硕成果,是我们世世代代的珍贵的资产,精神资产。我们两岸的年轻世代,都了解抗战历史真相,让我们都认同了中华民族是一个光荣的、有历史的、有前途的一个民族,我想,对于两岸将来的和平统一是有帮助的。而现在我们做这个还原抗战历史真相,对于现在双方任何执政的当局,没有任何损失,没有任何……可以说是一点影响有没有的。但是我们对已两岸人民之间,互信同亲情,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这次大陆的(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愿意听我这个抗战老兵的话,我很感荣幸。谢谢大家。(完)

注1:本文依据三个部分整理完成:a,郝柏村接受自由亚洲专访文字提纲;b,电视访谈实况;c,北明与郝柏村的客厅对话。

注2:看视频访谈请点击以下链接:
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1)为何英苏两国反侵略要“效法中国”?缅甸战场之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6EXqPxQg6Q
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2)蒋中正的信念与性格(视频下面的补充文字:为何中国战场举世以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_gAfzBwqCE
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3)国民党的统一理念(视频以下补充文字:统一的理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0tGhh2K4u8
抗战真相与统一理念(4)谁统战谁?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8OY3fYsLl8&feature=youtu.be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