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中国通分析: 强国不强|苹果日报

7

7.jpg

美国三位重量级中国专家Regina Abrami、William Kirby及Warren McFarlan,先后都曾经是哈佛商学院教授,专攻中国企业及政经发展研究,在政商界有广泛人脉,于2014年合着《Can China Lead ? Reaching the Limits of Power and Growth》,通过大量个案分析认为中国发展已经到了瓶颈极限,此书最近出了中文版《强国不强?中国国力与经济成长的极限》,阅读此书会从新角度理解港中两地矛盾。

2016-8-19

强国崛起的宣传近年充斥香港媒体,大家鹦鹉学舌地「擦大陆鞋」,一切只求政治正确,但西方研究已正在为「中国模式」埋单,香港认知上的滞后、精英阶层的无知及政治正确,正令香港人对内地已经来临的经济危机毫无准备。这三位来自哈佛商学院的中国通,对中国模式作出定论:中国政治体制挡住了转型之路,这种党控制一切的状况,促使中国奇迹走到了终点!因为这令经济发展动力消失,难以永续。

站起来的迷思

我认为William Kirby写的第一章是香港人必读,他从历史角度破除中共伟大民族复兴论的迷思,指出中国既是一个新兴国家,同时亦是硕果仅存的帝国,因为共和中国继承并仍继续占有大清的版图,同代的鄂图曼、罗曼诺夫、哈布斯堡的多元民族帝国已经消失,历史上的中国王朝,大一统及分裂是交替出现,统一并非常态。从薄熙来案中,作者看勉强维持的统一帝国,地方区域权力相当大,省委书记尤如民国初年的军阀,集权不一定可以顺利行使权力。

其实数百年来中国人均热衷于贸易及市场经济活动,商业发达,国际化程度亦高。真正摧毁中国商业文明的是中共,在五零至七零年代把中国经济往后拉。「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基本元素都还在。但是,党为了巩固其权力和正当性,建构出一套迷思,宣称1949年之前的中国处于黑暗世纪,实则是为了维持1949年后的中国才是解放和自由的印象,强化中国必须要先跌倒、才能再站起来的说法。」实情是抗战后中国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已经站了起来,反而毛泽东闭关锁国,自我孤立,才是令中国陷入近乎灾难的情势。即使近几十年在经济发展上是站起来,但结果是区域发展不平衡、所得不均恶化、贪腐、专制、国企垄断,其本质仍是作威作福的列宁式党国体制!

强国的标准

党国体制已形成层层利益关系网,完全谈不上自主的文人政府,改革开放三十年,形成的红色资本主义,就是以维持党的自主及利益为目标,民间私营企业无法与党企业公平竞争。为了GDP经济、就业稳定等政治指标,低效的党企业继续存在,国有资产不变增加,国进民退,民企出现而释放的生产力已无以为继,工程师治国下狂谷基建的策略效益也正急速下降。危机在前,党愈要加大控制,自然不会将权力过渡予司法机关及文官政府,在习近平上场后,这情况更加严重。
作者相信党国体制可以工业化、可以军事化,但自身无法「文明化」,即建立持久的文官治理制度,及持久的人性价值,让文明超越政治控制、物质发展和军事力量。「文明化」才是真正领导国家、地区及世界的条件。作者定下几条简单易明的强国标准,供大家检测:
.国家最成功的公民不会想要带着财富移民国外、把子女送到国外念书
.国家需要法治,不是只有秩序或藉由法律统治
.国家不能不相信公民,竟然到了每个部落格都要监视的地步
.国家不能既要领导,却又害怕承认自己国家的诺贝尔奖得主
.国家必须在国内外都有道德领导的能力
强国根本不强,港中矛盾,其实是文明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