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平: 一国原则变成欺凌台港工具|苹果日报

1

1.jpg

黄之锋被泰国羁留、遣返,中港泰的回应都显政权本质。泰国总理巴育说,黄之锋被遣返“是中国的事(China’s issue)”,与泰国无关;这一如当地主流报章《民族报》所批评是坦承向中国叩头屈服。香港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说,港人到外国要遵守当地法律,不相信事件涉国与国之间施压问题;这是眼中只有北大人、没有香港人。中国外交部说,尊重泰国依法实施出入境管理;这是说不管是香港人、中国人,只要你按我的要求去抓去遣返就对了,我是老大,党大还是法大从来不是问题。

2016-10-7

以宗主国施压侵犯人身安全

尤须指出的是,中国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阻挠中港异见人士入境,甚至以司法合作为名绑架异见人士回中国受审,本质上与在ICAO(国际民航组织)、APEC(亚太经合组织)封杀台湾并没有区别,是以霸道的主权国身份打压香港人、台湾人的国际空间,无视香港的一国两制、无视台湾的分离分治事实,把一国原则变成欺凌香港、台湾的工具。

今次的黄之锋事件,是继铜锣湾书店五人被失踪后,香港人失去免于恐惧自由的又一严重事件,也是中国剥夺香港人出入境自由、违背《基本法》规定的又一严重事件。中国既然是香港的主权国、宗主国,本应维护香港人在世界各地的人身安全和应享有的人权,但事实恰恰相反,中国不停地以主权国、宗主国的身份向周边国家、国际组织施压,侵犯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和出入境权利。有回流香港的IT专家慨叹:“原来做香港人,一离开呢1,104平方公里,可以等于无国籍,可以任人鱼肉。”

一个强大的中国,不仅没成为香港人的保护伞,反而成了香港人在国际社会、在中国受欺凌的因素,中国人的背景反而成了香港人受迫害的因素。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被失踪后,英国外相夏文达访问北京时曾提出交涉,但中国外长王毅回应称,据《基本法》及中国《国籍法》,李波首先是属中国公民。

岂能坐视中国改写人权规则

对台湾人来说,中国的一国原则所造成的伤害同样有切肤之痛。为逼迫台湾总统蔡英文公开认可“九二共识”、为逞主权国的威风,中国在国际社会对台湾的打压无所不用其极。不论是台湾人从印尼、肯雅、柬埔寨被引渡到中国受审,还是ICAO拒绝台湾代表与会、APEC会中国与台湾代表不交谈、不接触,都是由一国原则衍生的。WEF(世界经济论坛)上月底发布全球竞争力报告,以“中华台北”(Chinese Taipei)取代沿用已久的“中国台湾”(Taiwan, China),第二天就诚惶诚恐地更正,并强调是“技术性错误”,绝非意味着WEF不支持中国的一个中国政策。

至于香港、台湾的歌手、艺人,因被举报认同或支持港独、台独而受到狙击,则已成为一国原则欺凌事件在两岸三地的常态,最易博得中国爱国者的欢呼。而香港人被遣返、台湾人被引渡到北京,就如同中国在南海罔顾国际社会关注恣意妄为一样,获得的是爱国者“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的赞颂。这一片片的欢呼声、赞颂声,无疑为“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这一名言作出了最好的注释。

值得关注的是,对中国明言要提高“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美国曾以“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决定全球经济规则”作为回应。如今,中国以一国原则欺凌台湾、香港,是建立在争夺国际秩序话语权基础上的,国际社会岂能继续纵容中国,坐视中国改写民主、人权的规则?

苹果日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