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彼得: 终身监禁是颁给大贪官的国礼|东网

1

1

以前“入驻”的都是秦城监狱,现在则是燕城监狱,被称为“现代化的高级监狱”。
2016-10-12

近日有报道称,美国密苏里州有位102岁的老太太西蒙斯被警方逮捕,带上手铐坐进了警车后座。不过西蒙斯并未犯罪,她一直有个被警方逮捕并带上警车的心愿,当地警方配合她上演了一出“逮捕剧情”。当被问到感受如何时,她说:“警车和手铐都很棒!我很享受!”

在很多人的认知中,被逮捕、坐牢是一件很悲惨的事,失去自由、动辄得咎、遭受牢头狱霸的欺凌等,会成为坐牢者每时每刻的处境。中国人通常称之为“牢狱之灾”,甚至提起来就不吉利。正因为如此,曾经担任青海省委书记、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10月9日被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终身监禁,就有媒体评论称:“白恩培,还有以后其他被判终身监禁的罪犯们,就把牢底坐穿吧,这是法律对特大贪贿腐败分子应有的惩罚!”

但西蒙斯老太太的特殊心愿表明,被警察逮捕、坐牢也未必就那麽不堪,当然也就不是一种难以忍受的惩罚。环顾世界,想进监狱过日子、颐养天年的人多了去了。

美国作家欧.亨利的小说《警察与赞美诗》讲述了一个无家可归、饥寒交迫的流浪汉苏比想进监狱猫冬(方言,意指过冬)的故事,苏比故意犯罪,上饭店吃霸王餐,扰乱治安,偷他人的伞,调戏妇女等,目的就是要警察来抓他。

其实中国就有不少想通过犯罪进监狱养老的人。央视曾报道湖南祁东县灵官村一名叫付达信的老农民,想进监狱改善生活条件,于是专程跑到北京去抢劫,最后如愿以偿坐上了牢,吃喝看病不愁,进去呆了3个月就胖了10斤重。在他看来,监狱就是天堂。后来监狱要帮他减刑,他还一百个不乐意。类似的报道实在是不少。

贪官自然不是流浪汉苏比和农民付达信,也不可能是美国密苏里州老太太西蒙斯,他们对生活质量、自由、尊严的要求是很高的。贪官们在台上呼风唤雨、说一不二,受尽阿谀奉成,现在让他们一辈子生活在监狱这种高墙大院里,不是要他们的命麽?

但也不要把人对自由的需要想像得那麽绝对。有报道称,在日本小偷中,大约35%的案犯是60岁以上老人,他们很多人是惯偷,一方面是他们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偷,另一方面是他们也乐于获刑坐牢,因为他们觉得坐牢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当人老了,自由相对来说就不那麽重要了,人的一些基本需要得到满足,自由不自由都无所谓了。

贪官也是人,自由对他们的重要性也随着年龄增加也降低。况且在中国掌握权力的人,本来就生活在权力的高墙大院里,上班回家都是车接车送,很少逛商场、看电影、进公园,基本就是一种与世隔绝状态。现在终身监禁,不过是从一种高墙大院内转移到另一种高墙大院,实在是自然而然的事,都不需要什麽适应期。

事实上,中国贪官坐的牢也不是普通群众坐的那种牢,而是专门为他们设计打造的。中国的高级贪官,比如像动辄贪污受贿上亿的白恩培与申维辰之流,以前“入驻”的都是秦城监狱,现在则是燕城监狱,被称为“现代化的高级监狱”。就跟高干们在台上时享受五星级酒店、飞机头等舱、高铁特等座一样,高级贪官坐牢的待遇与普通群众也是大不相同。终身监禁他们,谈吃喝不愁就俗了,人家住的是独门独院,监室是套间,有专人一边监视一边为他们服务。

所谓终身监禁,相当于让高官们过一种“有纪律的退休生活”,从某种意义上说简直就是国家给贪官送上的一份国礼。它也算是国家给大贪官们量身定制的一种超级特权,一种只有高级贪官能够享用的“螃蟹”。严重刑事犯罪分子还得杀人偿命,据说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受害人家属也不愿意原谅杀人者。可是贪官的民愤小吗?老百姓何时原谅贪污受贿的高官们了?这是不是掌权者自己给自己挠痒呢?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