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荣获人权奖 环时: 专挑中国蹲监狱的|博谈网

7

7

2014年遭中国当局以“分裂国家罪”判处无期徒刑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10月11日获颁本年度的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Martin Ennals Award for Human Rights Defenders)。隔日,中国官媒即发文批判,指西方人权奖专挑中国“蹲监狱的”。

2016-10-12 苏智敏

官媒批:找麻烦

马丁.恩纳尔斯基金会11日表示,“尽管维族受宗教、文化与政治打压,他仍拒绝分离主义与暴力,而在尊重维族文化的基础上,选择寻求和解。”“现时形势的一大不幸是,中国政府消灭伊力哈木的温和声音,其实是等于为它力图御防的极端主义立下基础。”

该奖项让外界再度谈论起伊力哈木,却让北京不满,因为“人权”在中国,是敏感的话题。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重覆两年前,中国官方将伊力哈木定罪的说词。指他在课堂上公开将制造暴恐案件的恐怖极端分子称为“英雄”,还利用教师身份拉拢、诱惑一些人形成团伙出境参加“东突”分裂势力活动。耿爽又称,伊力哈木犯罪事实清楚,因此与人权毫无关系。

12日,遭新加坡记者批为咬人狗——中共官媒《环球时报》也发文批评,称在中国蹲监狱的人,最受西方人权奖欢迎,而这正是西方出于对中国堀起的妒忌。

环时总编胡锡进以笔名“单仁平”在文章开头指出,又一名正在服刑的中国异见人士获得西方奖项。这一奖项的评委包括国际特赦组织、人权观察等经常“找中国麻烦”的西方人权组织。

至于原因,胡锡进认为,这是因为西方眼看中国越做越好,中西差别不断缩小,为了西方人的自尊,才对人权反复出牌。

快释放

中国官媒将国际对中国人权的批评,归为“找中国麻烦”。但讽刺的是,中国政府一向在自家门院里,歌颂中国人权進步。近日,“中国人权研究会”组织发布《人权事业发展报告(2016)》,罗列多项“中国人权成就”,并宣称参与联合国人权保障政策,而引发舆论抨击。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11日发文表示,若中国政府真的注重新疆稳定及人权保障,就应该释放伊力哈木。

文中提及新疆情势,指该区占多数的穆斯林维吾尔族居民遭到严酷歧视,宗教和言论自由受限,经济开发计划偏厚汉族人士,近期更因高度政治化的反恐行动导致暴力滋生。

文中又说,中国官媒配合政治需要报导反恐行动,外界却从不知道有多少当地居民因警察临检丧生,被捕居民受到何种对待,也不知道中国这么做是否真的为了因应具体威胁。

理查森认为,伊力哈木的作法本来可以有助于纾解紧张情势:批判对维族的经济歧视并提出改革建言;积极倡导通过司法独立制衡地方政府滥权;帮助国内外了解当地局势发展,推动学生、学者和社会各界进行和平争论而非暴力对抗。

文末更点明:“北京若真以新疆的稳定、经济发展和人权保障为念,大可为自己、也为众人颁发一项更重大的奖励:释放伊力哈木。”

高压政策

维族学者伊力哈木获得国际人权奖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中央欧亚研究系副教授艾略特‧史伯岭(Elliot Sperling) 在介绍伊力哈木的影片中说,打压伊利哈木这样的温和派人士,只是给极端分子留出空间。

这位学者严肃的指出,“中国正在做的事情是助长极端主义,”“这非常、非常危险,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真该注意一下这个问题。”

今年7月,美国智库“新美国基金”的报告指出,由于中共政府在新疆的高压宗教政策,2013年中到2014年中,至少有100多名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加入“伊斯兰国”。报告说,这些维吾尔人可能为了寻求“新的家园”与“归属感”而逃离中国。

现居美国的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曾发文表示,维汉冲突的祸根主要来自中国当局不平等的少数民族政策及安排大批汉人迁入新疆的作法。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是为了驯服,若有高度自治或者独立主张的苗头,中国政府就视为对其权威的严重挑战,一律报以武力镇压。

何清涟指出,中共很难明白民族和谐应是建立在国家对国民权利的普遍尊重与真正的民族自决与民族自治之上,不懂政治妥协为何物的中共政府,除了诉诸暴力镇压外,似乎已没有其它良策来化解民族矛盾了。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