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 黄之锋的泰国惊云|民报

5

5.png

恫吓和暴力的全面升级,企图藉此吓怕黄之锋,形成心理压力,冷却抗争斗志。然而,奸计至今没有得逞,反而令黄之锋增加被囚经验和人生阅历,日后将会更加义无反顾地开展抗争。

2016-10-10

题图作者:巴丢草

10月4日晚上,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应泰国学生领袖秦联丰(Netiwit Chotiphatphaisal)邀请到当地演讲,原定于曼谷访问4日,出席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及法政大学(Thammasat University)纪念泰国法政大学大屠杀事件40周年活动,分享2012年反国教运动、2014年雨伞运动、推动民主自决、成立“香港众志”参政的经验。

黄之锋的泰国惊云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应邀到泰国演讲,但抵达曼谷机场后遭扣留逾12小时。图/翻摄自脸书“香港众志 Demosistō”粉丝专页

当他抵达曼谷机场,踏出航机,即被20多名公职人员包围、拒绝入境、带走关押、禁用手机、扣留逾12小时。他在机场收押所被单独拘禁,被没收特区护照,被禁止联络律师及家人,被告知他已被列入“黑名单”。后来,他被送上飞机遣返香港,并获书面通知,指他违反入境条例,包括“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正被其他国家通缉”、“行为危害公众”。

黄之锋平安返港后形容事件“匪夷所思”及“恐怖”,比他过去5次在香港被拘捕“恐怖十倍甚至百倍”。他被单独囚禁于50方尺“臭格”囚室时“不知时日”,不能联络外界。泰国警察曾向他说“我们收押你之后,就自然会告诉你为何会被收押”;“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跟香港是不同的”;“我们可以友善对待你,也可以刻意留难你,你想要哪样?”极尽恫吓,冷酷无情。他一度想像可能成为“铜锣湾书店事件翻版”,在泰国被定罪,甚至被移交中国。不过,最后他还是能够平安返回香港,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令他真正体会何谓“免于恐惧的自由”。泰国学生领袖秦联丰表示:黄之锋应邀参与的只是学术交流,没有政治目的,庆幸他终能平安回港。

5日,泰国首相巴育(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表示,黄之锋为甚么会被遣返是“中国议题”,“这是中国的事,非关泰国”,又承认当局行动是中国要求,声称“这都是他们中国人的事,姑勿论是香港还是中国内地(They are all Chinese people no matter Hong Kong or mainland China)”。

律政司司长袁国强从泰国回港后声称:巴育讲泰文,可能有翻译问题。其实翻译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只是袁国强。此外,中国外交部接受外媒查询时也声称“尊重泰国依法行使入境控制权”,简直就是把“外国政府关押中共心目中的中国人”视为理所当然,欢迎鼓舞。

另一方面,香港众志谴责泰国“无理禁锢”,主席兼候任立法会议员罗冠聪表示将会约见保安局局长黎栋国跟进事件,并会在立法会提出书面质询,要求港府与泰国政府交涉,主动捍卫香港公民在海外的基本人权。

一、傀儡

“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跟香港是不同的!”泰国警察这句话点破了整个事件的关键。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泰即是中,中即是泰。毕竟近年来,中国和泰国两个独裁政权彼此惺惺相惜,满怀鱼水之情。更有甚者,泰国执法机关早已是中国政府的手足延伸。在这方面,泰国已经成为了中国的藩属国。天朝号令,藩属执行。泰王蒲美蓬是儿皇帝,中国习近平是老大哥。在习近平的眼皮下,巴育总理所领导的军警只不过是中国公检法部门的境外执行机关。要驱逐谁,听习近平!要关押谁,听习近平!

原因何在?为了中国的金钱和面子!一是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10月8日抵达泰国曼谷出席亚洲合作对话(ACD)第二次领导人会议,泰国政府不想节外生枝。二是虽然两国近年在高铁建设和克拉运河开凿方面颇多波折,但未影响两国合作,而泰国政府也希望在中、美两国之间左右逢源,财源滚滚来。一个字讲完:钱!

傀儡国、戏剧国、大象国“中华暹逻藩属儿皇帝国”有多次将中国公民或华裔人士以“非正常方式”送往中国或驱逐出境的前科。

(一)自2014年起,泰国在中国要求下,将被指偷渡的逾百名维吾尔族人遣送回中国。他们返回中国后生死未卜。习总令下,泰国立功。

(二)2015年10月17日,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于泰国芭提雅公寓被一名疑似由中国政府安排的男子带走后,另有4名男子搜索其公寓,企图带走桂民海电脑。3个月后,桂民海现身央视认罪,声称“回国投案自首是我个人自愿的选择,和任何人无关”。习总令下,泰国又立功。

(三)2015年11月25日,新华社刊出题为《泰国警方依法向中方移交2名犯罪嫌疑人》文章,声称中国异见人士姜野飞(具有联合国难民身分)、董广平分别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及偷越国境罪,12天前被泰国当局积极遣返中国,并已被中国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姜、董二人被指协助维权律师王宇之子包卓轩偷渡出境。习总令下,泰国再立功。

(四)南都网前编辑李新曾经于去年10月前往印度寻求西方国家庇护,惜于2016年1月在泰国与老挝(寮国)边境失踪。2月3日,李新妻子在公安安排下与李新通电话,才得知李新已经身在中国境内。李新在电话中声称“自愿接受调查”。习总令下,泰国继续立功。

“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真是一语中的!泰国这个小监狱,跟中国那个大监狱,一直相连相通,彼此之间有着一道“自愿回国投案”的秘密桥梁。事实已经摆在眼前。时至今日,大家还要装聋作哑,继续视若无睹吗?


图/取自美国之音VOA

二、独裁

自2014年5月军政府上台执政以来,泰国是一个自欺欺人的独裁专制军政国家,不是一个自由民主国家。大家宜更新自己的见识,免被误导。在这方面,余杰今年年初发表的《戏剧国里的大象》一文,各位不妨自行参阅。

(一)英国路透社记者安德鲁·麦格里高·马歇尔写了一本《泰王的新衣》,却被泰国政府通缉。该书中文版在封底注明:“泰国警方将其列为禁书,凡进口或散布者,将以侮辱泰王罪面临三年之刑期或六万泰铢之罚款。请读者切勿携带本书前往泰国。”另有一名泰国博客作者因嘲讽泰王的爱犬而锒铛入狱。就连嘲讽狗都要坐牢,难道那只狗不会为泰王而感到羞耻?

(二)泰国人的言论自由低于王室的所谓尊严。泰国有一部《亵渎王室法》:一名男子说没有必要在会议室悬挂国王与王后的肖像,即被判刑;一名报纸专栏作家写了一句“在这块盲人的土地,独眼人是国王”,即被判刑4年;一名小贩因贩卖涉及泰国王室的资料和DVD,即被重判。法官是这样说的:“如果它是真的,诽谤的罪名更重;如果它不是真的,那更是诽谤中的诽谤。所以,证明这些资讯是否属实,对你们毫无好处。”如此思维,真是变态!

(三)高龄的泰国国王蒲美蓬长期隐居在医院中,据说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却仍遥控政局。在国王的支持下,军方再度发动政变,推翻民选的英禄(盈拉)政府。泰国国王、泰国军队、中国政府,三点连成一线。

(四)泰国国王支持的军事政权更计划推出比照中国的“泰国版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 of Thailand)方案,要模仿老大哥,向老大哥学习,从单一管道监看网络言论,审查及封锁网络内容。国防部长普拉威(Prawit Wongsuwon)表示,军方拟成立反制网上异议的新单位,用来防范新形态的威胁。这些举措当然就是师法中共暴政。这些泰国独裁者不去舔习近平的脚趾,他们能够很快就上手吗?

这些就是真实的泰国,绝对不是很多人误以为的自由民主文明国家。这群独裁专制的政治傀儡,根本无需向宪政原则及多数民意问责,只会不断图利和扩权,向中国政府弯腰屈膝去套取利益。拨走偏见,正视现实,相当重要。毕竟,泰国政府这样对待黄之锋,并不真正令人感到意外,反而是其独裁统治的延伸而已。

“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真是切中要害!泰国这个小独裁,跟中国那个大独裁,彼此有着师生传承的天子门生关系。泰国政府关押与驱逐黄之锋,正是抱着学习师傅的心态,协助完成中国政府交托的任务。

三、抗争

面对傀儡,面对独裁,我们所需要的,不只是学生讨论或学术交流,更是要联系国际同道,积极抗争。固然,黄之锋拟到泰国与当地学生交流,相当值得支持,甚至后来改用网络视像会议交流亦然。但在“学生交流”之余,大家千万不要忽视“团结抗争”的重要性,毕竟两者都需要同时兼顾。目前亚洲各国各地公民社会之间共享讯息、共赴抗争、共同奋斗,仍有相当大的努力和进步空间。

泰国独裁傀儡政权尽管有效地禁止黄之锋入境,但是在通讯科技发达的今天,他们根本无法阻碍得了“学生交流”和“团结抗争”,所以才会有计划推动“泰国版防火墙”这类箝制言论自由的利器。香港政团、学生、公民社会好应关注泰国这个“防火墙”阴谋。截至2015年10月为止,泰国已有超过15万人在网上连署反对“防火墙”言论审查计划。香港人应该积极参与和支持。既然泰国政府可以这样粗暴对待香港人,香港人也应该好好针对泰国政府的独裁傀儡格局,理性揭露,尖锐批评,联结同道,积极抗争。在独裁政权和国际交流面前,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

君不见泰国多份英文报章均大篇幅报导事件及谴责泰国当局。《民族报》(The Nation)以“Thailand bows to deportation request”(泰国屈服于驱逐出境的要求)为题报道事件,直指泰国政府是应中国政府要求拒绝黄之锋入境,明显向中方“跪低”。《曼谷邮报》(Bangkok Post)则以头版形容事件引起国际及泰国人权组织对泰国军事政权的猛烈批评;有人权组织更反映,中国通过对邻近国家施压来压制异见人士。该报更发表至少两篇评论文章:其中一篇文章表示遣返黄之锋一事影响泰国形象,是一场“可耻的表演”;另一篇文章形容泰国政府无理拘留黄之锋,又指泰国政府为了迎合北京,干预黄之锋的人身和言论自由的举动,不但开了一个坏先例,更是泰国政治历史中最黑暗和最残酷的一章。

德不孤,必有邻。齐合力,抗暴政。


图/取自美国之音VOA

四、关押

在这次事件上,泰国政府拒绝黄之锋入境,不如羁留关押黄之锋来得严重。还记得在2015年6月,当时仍为学民思潮召集人的黄之锋,前往马来西亚参加六四26周年纪念活动时被拒绝入境,被指危害国家安全和中马关系,但却被即时原机遣返香港。在澳门方面,今年9月,港大学生会前外务秘书黎的琛被拒入境澳门,被指对当地“内部保安的稳定构成威胁”;最近,林辉也遇到类似情况。在大陆方面,去年2月,黄之锋女友钱诗文欲到昆明探亲,也被拒绝进入大陆。他们均被即时遣返。然而,这次泰国对黄之锋却不然,反而羁留关押他达半天时间。

坊间流传“无法原机遣返、无奈等候半天”这种说法。此言大谬!就算没有原机(该航班要飞往第三地)可供遣返,为何竟然会有20名壮汉在黄之锋步出机舱后即时押送他离开?为何不好好安置他坐着或歇脚,直至有飞机送他返港为止,反而硬要把他关在“臭格”、没收手机、禁止通讯、不讲期限、不讲理由,甚至出言要胁恫吓,说出“你知道这里是泰国,情况是跟中国一样”这类说话?由此可见,这是泰国政府有组织和有预谋的部署,显然是遵照中国政府指令,给黄之锋一个下马威,叫他担惊受怕,考验他的反应,以便日后在其他场合可以对他变本加厉。换言之,这已经不是“无法原机遣返、无奈等候半天”这种说法所能解释得了。这是恫吓和暴力的全面升级,企图藉此吓怕黄之锋,形成心理压力,冷却抗争斗志。然而,奸计至今没有得逞,反而令黄之锋增加被囚经验和人生阅历,日后将会更加义无反顾地开展抗争。

min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