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北京之春

17

17.jpg

民主迟迟没有实现,并非民主有问题,而是还得假以时日,提倡非暴力路线,并非否认暴力反抗的正当性,而是暴力路线难以进行,如果某个地方暴力路线成功,相信会放弃非暴力路线而群起效仿。但要有暴力抗争的胆量,先要有非暴力抗争的勇气。

2016年10月号

最近,北春连续刊出了几篇来自中国大陆否定民主,批评非暴力路线的文章,其中一幅漫画较具代表性,锃锃发亮的履带下躺着几俱象形尸体,上面分别写着“非暴力”,“包容宽容忍让和解”,“理性”,“追求理念”,“理想”,“不合作”等,对此我们非常理解,却不认同。

中共政权残害民众日甚,虽然民间反抗不断,但中共迟迟没有垮台反是日趋强大,民主运动不但没有进展而是日益式微,民主前景更显遥远,从而产生挫折感与焦虑情绪,对民主对非暴力路线产生了错误的认知,认为民主无力无能,民主纵容了专制,民主成就了专制,甚至认为民主从来都是骗子,要推翻中共必须抛弃民主,抛弃非暴力路线。

对民主运动的悲观不但民众有,民运也有,有些追求中国民主与中共交手了一辈子的民运人士眼看自己老去,民主前景却遥遥无期悲从中来,这样的悲观与民间的焦躁是一样的,都是基于对自己力量与生命期的考量产生的。如果把反抗暴政的民主运动,看作是几代人生生不息的运动,需要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才会实现,就不会产生这样的情绪与认知了。

我们绝不否认暴力抗争中共暴政的正当性,就象杨佳杀警一样,杀的有理,杀得痛快,但是杨佳是可以复制的吗?杨佳过去已有经年,杨佳墓前年年有人祭扫,但学杨佳者却寥若晨星,杨佳只是个案,杨佳杀警之所能以一当十,在于警察没有防备,是一个人的孤胆行为,如果杨佳与人串联举事,恐怕事还没成已被发现。杨佳一案说明以这种方式是推翻不了中共的。

以暴易暴武装反抗是冷兵器时代的产物,在热兵器时代,一个手持冲锋枪的士兵可以撂倒几百个人,这也是至今为止我们很难看到暴力反抗。民众的反抗都是相当的理性,甚至会打出拥护共产党,拥护最高领导人的方式来进行抗争,在人多势众的情况下,会借机砸政府机关,推翻警车,点火纵烧,一当大军压境就不再坚持。推翻中共的非暴力路线是因为暴力路线难以进行,如果某个地方暴力路线成功,相信会群起效仿,中国从来不缺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抢财之愤,心怀杀意的人,整个中国已处处布满了仇恨的干柴。

虽然中国布满了仇恨,但缺少有血性的,敢为天下先的英雄之士,人人都不愿出头,枪打出头鸟,出头椽子先烂成了人生的信条,中国是一个墙到众人推的国度,墙倒了或将要倒的时候才有人推,墙还坚固之时,除出那些有抱负,有理想,有良知,有血性的凤毛麟角之士之外。这些人虽然行非暴力之举,但仍然不是进了监狱就是流亡海外,大众不是爱莫能助,就是保持沉默,鲜有人为他们呐喊,利益精算者则把他们看作不识时务的傻冒。要求这样的群体暴力反抗中共实是缘木求鱼。要有暴力抗争的胆量,先要有非暴力抗争的勇气。

当今中共确实是最强悍的时候,但已是强弩之末,中共何时倒台需要许多合力的因素,非暴力抗争必是一个重要因素,它能争取到最多的人来参与,也使共产党较难下手。现在多种因素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都已具备,只等合力的时机,一当到了这个时候,中共政权就会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瓦解。我们唯有坚守民主,才会赢得反抗专制的胜利,并在后共时代不让专制复活,保证所有的中国人的自由平等。

北京之春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