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 习近平最反感李源潮最热心的”哈佛共干训练营”|自由亚洲

17

17.jpg

2016-10-13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李源潮秘密访问美国为自己种下祸根》中介绍到了以宋平为首的几个党内保守派元老对李源潮最为痛恨的就是在他担任中组部长期间令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成为中共“中共第二党校”。当时的中组部内部连副部长、部务委员们都敢当着李源潮的面戏称中组部有直属四大干部学院,分别是上海浦东学院、陕西延安学院、江西井冈山学院和哈佛肯尼迪学院。

更要命的是,2007年10月在十七大上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并兼任中组部长之后,李源潮对自己的政治前途信心满满,对在中共党内“引进资本主义先进的东西”也自认为是“水到渠成”。于是,他于2009年10月秘密访问美国,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亲自接洽和考察在美国的“共干训练营”,其中最重要的一所当然就是他的“母校”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

据笔者所了解的情况,因为当时的李源潮虽然比如今的李源潮权大气粗,但那仅仅限于中共党内。因为当时的李源潮没有兼任任何一项政府职务,所以公开访问美国的话,不可能受到“国宾”之礼遇,因为美国人是不会认同中共政权的所谓“等同于国务院副总理”的说法的。笔者当时从麻州和哈佛所在地剑桥市得到的消息是,当时的哈佛大学要求地方警察为李源潮到访提供“国宾”级护卫,地方警察部门一开始一口回绝,声称这个李先生只是你们哈佛大学的“VIP”,让哈佛自己的警察部门出警就可以了。

后来李源潮终于还是得到了警察摩托车开道的待遇,是因为中共驻美大使馆打通了麻州政府的关节,由州长和剑桥市长分别下令州警和市警“特事特办”。

现如今,李源潮到是有了政府职务,对外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总统”,如果访问美国的话,应该是由拜登出面“对等”才是。但是他却一直都没有能来。

每个生活在中共政权治下的中国大陆人都知道,无论有点什么事儿都是得把“感激政府感谢党”挂在口头上,每个单位,每一个体无论取得了什么成绩,“那都党和人民政府关怀和培养的结果”,“是在党的领英明领导下取得的”。而李源潮在担任南京市委一把手期间,因为处理一次危机及时果断而受到党中央表扬,他不说感谢党,反而亲自到美国哈佛去感谢哈佛,这一类的表现传到宋平等僵化保守派元老耳朵里,不在背地里給李源潮使坏那才是怪事。

当时的宋平气愤难忍,指责“中组部居然也里通外国,把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一批又一批地送到美国资本主义学院接受和平演变的训练”,确实也没有说屈了他李源潮。

一篇据说被推荐給习近平阅读的文章《哈佛大学肯尼迪政治学院培养了多少中国官员?》中说: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是美国重要的公职人员培训基地和政府问题研究机构,为美国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公职领导人员,并承担了大量的政府研究课题,对美国社会发展和政府决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该学院对外开放的主要目的就是美国价值的文化输出,事实是文化殖民。通过培养他国政府官员精英从而影响该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版图。哈佛商学院的培养模式自改革开放30年来一直风靡中国,而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的人才培养模式中国百姓并不知晓,该学院通过案例教学、活动会议、毕业走向……,对中国官员的培训等目的明确,就是培养有利于美国战略利益而已,对中国培养回国的所谓精英分子实施政治洗脑从而为美国利益服务,当然不要指望这些人回来为人民服务,因为他们已经笃信耶稣了,这些人有的已经在中央党校,青年政治学院等培养中国地方官员的学府拿起教鞭,大讲美国价值观和基督信仰,共产主义信仰和烈士的鲜血重托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致使现在的结果是贪腐前赴后继,风气污浊百姓不满。

该文中还说: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中国政界涌动起人员培训的春潮,不少地方政府纷纷将自己辖区内的官员派到海外接受有关机构的中短期培训。实践证明,在接受了海外熏陶后,这些陆续“学成归来”的官员尽管可能由于培训时间过于短暂而无从在学术上有所建树,但“新观念、新思想、新方法”却在这些人脑子里生根发芽。

如上观点事实上得到了宋平和习近平的高度认同。习近平上台之后至少两次在内部会议上转达宋平在指责李源潮领导的中组部“主动迎合西方对我和平演变”的时候说过的话:小平同志生多次警告,帝国主义把和平演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党的第三代、第四代……身上,这话现在也没有过时。

更为危言耸听的是小有名气的老左网虫张宏良对习近平等人的上书,苦谏“美国为中国培训官员——中国正在走上伊拉克道路”。

张某人的上书中言道:美国侵略伊拉克,全世界都从电视上看到了一个画面,就是美国军队没有遇到一个伊拉克士兵的反抗,因为伊拉克军队在美国进攻时全都突然蒸发了。为什么伊拉克军队会瞬间蒸发?因为伊拉克军队排以上干部都是美国培训的,美国大兵在踏上伊拉克土地之前,已经通过各种方式瓦解了伊拉克军队。后来利比亚又遭遇到类似情况,国家防空系统全都由美国廉价或免费更新,结果在遭到北约空袭时,一个防空导弹也发不出来。

而当今中国走上了比伊拉克和利比亚更可怕的道路。自上个世纪以来,中国就委托美国免费为中国培训干部,培训对象都是地市级以上干部,并且各地把是否经过美国培训,变成了干部提拔的一个潜规则。目前美国培养的干部在中国干部队伍中占多大比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最近公开的干部履历表中,看到越来越多的高级干部,都经过“美国党校”的培训。拥有“美国党校”的培训学历,已经成为当今中国地市级以上干部的金字招牌,成为了拥有远大政治前途的现代“黄埔系”。

这些干部经过美国洗脑后,与伊拉克那些排以上军官一样,与美国的关系,基本上变成了抗战时期汪伪官员与日本人的关系。和平时期,这些官员可以成为美国瓦解中国的软实力,成为美国掠夺中国财富的工具;一旦爆发中美冲突,这些官员立刻会成为“东南互保”的汉奸官员,从下面架空敢于反抗美国的中央政府,如同当初地方官员架空敢于对西方宣战的慈禧太后一样。这些人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拥有比在中组部更加详细的档案,在价值观上已经完全美国化了,成为贯彻美国价值观的自觉力量,十分自觉地排斥和敌视中国的爱国主义特别是社会主义学者,自觉地支持和保护汉奸右翼学者。再加上中央又给他们留下了“反极左”的政治借口,因而可以堂而皇之地公开贯彻美国普世价值,打击社会主义爱国力量。

这就是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对中国态度越来越强硬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中国在美国面前越来越软弱退缩的一个主要原因。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当初延安共产党军队的师以上干部,主要委托蒋介石的“政训班”来培训,共产党还有能力反对国民党吗?更别说打倒国民党、解放全中国了。

希望中央在清理网络汉奸和外国在中国设立的非政府组织之后,务必要着手清理“美国党校”培训的干部。否则,晚清东南互保的悲剧,民国汪伪政权的悲剧,现代伊拉克和利比亚的悲剧,将不可避免。

另外也还有政协系统的“花瓶”副主席质疑说:中国人和中国官员如何海外学习、培训,海外学什么?官员海外培训的人员和支出规模有多大?私人企业资助官员出国,是否有公关之嫌?据国家外国专家局培训司资料,2009年全国党政干部和企事业单位人员出国(境)培训76467人,其中执行审批类646项,涉及10505人,2010年约7万人。

官员海外培训,形式多样,耗费不菲,效果也多种多样。比如,开阔眼界,认识自己,学习知识,提高能力?比如,有人镀了金,有人入了狱。再比如,许多培训班的学员也会有自己联络的小圈子,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国市长班的QQ群,新世界哈佛高级公务员培训项目的官方联络组织,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中国同学会的定期联谊活动。

下篇文章里,我们将会继续介绍习近平为什么反感李源潮最为热心的对中共官员的海外培训计划,特别美国哈佛大学的培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