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老兵进京 如何维稳?|东网

11

11.jpg

各地赶来的退伍军人集结在北京的中央军委大楼外,要求改善失业救济和社会福利。
2016-10-14

军人,即使是退伍老兵,在抱团、组织和行动能力上,要远超中国失业的产业工人、广大被拖欠工钱的农民工,以及人数虽多但各自为战、不易就业的大学生,更是只在舆论上活跃的文人所不能比的。

10月11日,几千名从全国各地赶来的退伍军人,统一著装,举著维权横幅,齐唱战歌,突然集结在北京的中央军委大楼外。因为人数众多,又地处繁华的长安街沿线军博附近,格外引人注意。他们像无数失去房屋、财产、遭受行政和司法不公的访民一样,集体呐喊,主张权利。尽管中国媒体对这种群体性事件一如往常地被迫缄默,网络上也不断审查删帖,但微信上流传著各种现场小视频、人们的评说和外媒的报道。

自1989年事件以来,除了几次官方放任的反美、反日对外示威游行,对内的首都大规模集会示威,除了1999年法轮功练习者围堵中南海外,就是这次老兵的行动了。从白天的雾霾,到北京深秋的寒夜,他们作为当年“参战参试”(战争和核试验)的老兵,以及各种情况的复员军人,坚守著,要求政治待遇、失业救济和社会福利。

公众对此看法不一。有的同情,认为这些老兵当年做过贡献,那时的补偿标准很低,后来的很多优抚政策又没有落实到位,众多的老兵因为生活和失业的艰辛,克服种种阻力,派出代表来中央要求救助。现在政府有钱,理应帮他们解决困难。

有的不屑,认为当年退役时都有安置和补偿标准,后来就是个人的事了,不能因为自己的际遇变故和时代的变迁,来翻旧账,提新要求。历年历代的老兵很多,全国遇到困难的失业工人、农民工、残疾人、病患贫困者更多,因为没有组织,没有代言,还不都是默默承受,各想办法。

更有人调侃,这些老兵有的可能是27年前进京平乱的,有的这些年还参与了各地的维稳行动。曾经的维稳工具,现在成了维稳对象。还有很多人看热闹,看当局如何处理。

而当局确实很麻烦。尽管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平息事态,调来了大批人员、警车、大客车想清场,无奈老兵人数众多,又有组织,同命相连的军警很难下手。更主要的是,老兵们没有政治目的,举的横幅还是拥护现在的领导,要求的就是经济和待遇。作为曾经的国家机器的一部分、现在得到同情的普通老兵,如果对他们现场处置不当,政治代价和舆论影响都极其不利。

从现场的视频来看,当局一面安抚,一面连夜急调九个省长进京化解。同时召集各部门高级别的领导,和老兵代表对话,听取诉求,拿出解决问题的态度。当务之急是做好安抚工作,先让人员尽快离场。经过一天一夜的坚守,第二天早晨,老兵们终于撤离。

但问题的彻底解决并非易事,年代久远,人数众多,政策变化,部门复杂。从流传的对话记录来看,政府一方涉及到信访、总参、总政、人保部、民政部、政法委等六个部门,加上中央其他、地方各级部门,程序、时间非常复杂。解决难,不解决老兵还会再来,而且一直在控诉地方当局这些年为了维稳,对他们的阻挠打压。

经过这么多年的变化,中国的各种问题不断积累爆发。当局一直在利用公检法军对民众维稳,但越来越难。各地都爆发了没有授衔的警察、协警、甚至法官,为了权利的集会抗争,现在又是全国性的老兵,从地方到中央的兵临城下。问题不解决难以维稳,解决了会不激起更多人、其他群体的如法效仿?

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