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 对中国变局 西方欲拒还迎?|世界日报

1

1.png

中国的政治选择是21世纪全人类文明品质的决定性因素。虽然全球民主国家出现萎缩、民粹现象,制度僵化亦难以更新,但远不足以摧毁文明基石。然而,以人口基数、经济当量、军事实力所合成的巨无霸——中国,究竟加入人类共有价值体系,或维持、演化出一种独特政治体系,将标示全人类都站在文明的同一地平线上,或仍然挣扎在文明与野蛮的泥泞中。

2016-10-13

我们有很多乐观理由,也有很多悲观消息。不同的视角、境界、期待,结论自然不同,何况历史有时符合伦理、逻辑,有时却是没缘由、没道理的。不过,我还是试图从可掌握的事实中简释影响、决定中国这场变局的几个因素,包括国际社会、港台疆藏、民间社会和中共体制,这显然没有包括可能更重要的因素,如经济,但我将经济因素融进各层次的讨论中。

西方:外交便是生意,人权只是内政

人权是西方国家价值理念的最高标的物,也其国内政治最敏感神经,在外交舞台上却更像是装饰品,尤其在支持中国人权上越来越软弱。这是西方国家的政体所决定,有限任期的政府急于获取经济收益,而中国的支票、市场可满足他们的胃口和想像。以前西方政客并不比今天勇敢,或中国人权问题更糟糕,而是当时贫困的中国使他们可居高临下。

这不只是西方政客虚伪或只是无力,事实上他们尽力在打开大门,充满热情地迎接中国投资者、消费者。中国金钱的力量无穷,已穷尽世界每一个角落,不只各国各地方政府摇尾乞怜,世界巨商们争相献媚,就是一贯被我们认为神圣、独立的校园也已被侵蚀,更不用说原本傲慢的好莱坞了。

当然不只是金钱,还有价值: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逻辑恰恰是反人权、违背公平市场规则、缺乏法律底线的,而西方国家恰恰是这个力量的推动者、支持者。以前,他们还可以幻想:支持中国的经济改革开放,最终会培育中产群体,进而促进民主成长;现在,他们是以黄金马车表达他们对中共领导人的敬意。

西方社会仍是中国民主人士的求生方舟,从这个意义上应感谢西方。但从更大范围看,西方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利益要巨大得多,西方政府是中国政府政策的支持者、得益者,不但无力推动中国接受国际规则,还会越来越容易接受中国改变国际规则。

中国对国际舞台充满进取心。中国金钱的力量就是一种“价值病毒”,国际社会不但没有“解药”,甚至将这种“病毒”当“保健品”。除非中国自身出了巨大问题,或中国忍不住来个类似珍珠港事件,西方才会猛醒。现在,西方还在沉睡。

台港:错乱的政策徒增敌意

只要中共有意走向民主化,台湾便是最好的垂范,香港便是最好的先驱。很显然,中共没这个打算。相反,错乱的港台政策,使港台徒增对中共的反感和敌意,从而使港台成为中国变局诱因的可能性在加大。

原本民主化使台湾迅速走向世俗化、在地化,也降低两岸传统和意识形态的敌意,很多领域都有实质合作。即使政党轮替,两岸也没有理由出现大逆转。蔡英文上台之初的温和态度,使两岸可继续往来。然而,用减少游客、打压台湾国际空间的伎俩,岂不是逼迫蔡英文抗压自立?进一步压缩与台湾的往来,不是打掉中共过去这些年在台湾的支点?难道再重复军事演习高压,甚至准备武力登台?

用强硬、粗暴方式对付台湾,必然更刺激台湾本土意识,也使台湾问题国际化,如果再加上东海纷争,最后演化出战争,会催化出什么样的局势?恐怕不一定是依照北京的脚本进行。但我们知道,战争往往是最快捷引爆政权崩溃的方式。

我不怀疑中共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的本意,这确实是对大陆、对香港、对国际社会最功利的办法。但中共暴露对自己制定的“一国两制”没有信心,既不让香港依基本法选举特首,又对香港社会横加“爱国”枷锁,居然跨境到香港执法,破坏香港的新闻出版自由。中共破坏自己的制度、形象,结果催生原本不可想像出现的“港独”。

香港已经迷失,责任必然由北京承担。香港独立的司法体系还有底线,这也使人们对香港的信心没有完全丧失。但中共如果继续放纵自己的强国之心,香港之死必定成真。这期间又会出现什么意外事件?陪葬者都是中共。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