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戈: 中国人民真勇敢|东网

11

11.jpg

服从不等于没有尊严和自由,只有充分尊重士兵这些权利的军队,才获得他们由衷的服从。
2016-10-15

最近大陆军迷中间发生了一段小范围的探讨:假如你是核潜艇艇长,本来只是执行普通演习任务,结果突然接到命令要求进行核报复打击,你会执行吗?

这当然是个纯属假设的问题,绝大多数一辈子连真枪也只在军训时摸过几小时的中国军迷,对一切“动真家伙”的事都有无穷的好奇,不过考虑到当今世界核武器早已不是战争明星、核战争阴云比冷战时期明显减弱的战略态势,一国的军迷如此热衷此类“核平”或“玉石俱焚”的世界末日问题,而且如此举重若轻,也是一道令人不寒而栗的风景。

对这个问题,首先有很多人提示:各国弹道导弹核潜艇执行核报复任务时,都有固定的核实命令的程序。然而军迷们爱的就是挑战自己,立刻有人介绍:即使无法收到总部确认命令真伪,也必须发射。

为什么,因为只有无条件执行发射命令的核潜艇,才是防止核战争爆发的保障之一。从“只有切实有效的核反击能力才能构成可靠的核威慑”角度来说,这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个切实有效也包括核反击命令下达后一定会执行,而不会因技术或理解原因发生延误或混乱。

然而,“无法收到总部确认”就纯属想像了,核反击有效性的流程设计,就不能允许下级会发生对核反击命令难以辨别真伪,而且还无法得到总部确认的情况,而核误击的结果无疑是灾难性的。换句话说,一支可靠的水下核反击力量只要正常运行,收到真正的核打击命令时就一定包含了足够的真伪保障措施,对与总部联络不易的核潜艇来说,这种保障必须达到不需反覆确认的程度。

显然,中国军迷们对核战争程序并不太了解,也并不十分感兴趣,他们最激动的还是“敢打,敢杀,敢死人”。在他们看来,这几乎是中国要成为大国强国的必需前提。而且,这个前提当前正受到严重的威胁,这种威胁有人说叫作“小清新”、“小圣母”,有人则不知从哪拣来了什么“自由意志”、“公民不服从”或“质疑一切公权力”的概念,并介绍这些祸国殃民的懦夫、怂货好像也叫“自由主义者”,这种人在台湾的国军已泛滥成灾,难怪他们必败,如果他们渗入人民子弟兵内部,中华民族就彻底完了。

苍天在上,这种一知半解的无知无畏才是中华民族之祸。几十年无战事的中国当然有必须保卫国防,而这就需要有战争能力,战争就要强调“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而且总是要死人,过于拒绝伤亡当然有碍一国的战争能力。但是,军队令行禁止,军人勇于为国捐躯,丝毫不会减少战争的残酷性,战争绝非可以用得酣畅淋漓的手段,完全不考虑伤亡,不计代价的战争更不是划算的政策工具。还有人拿出二战中美军对日投下原子弹的人员相信这样拯救了更多人的生命的例子,却不提这唯一一次核武器实战的惨状也曾令诸多科学家和军人长期陷于道义煎熬,也令国际社会至今对核武器心存恐惧,催生了强大的核裁军力量。

军人的服从更与军人的自由意志和社会的民主丝毫不矛盾,士兵连班长也必须服从,却可以选举国会和总统,后一权利也是保障自己投身的军队和战争保持理性,不被狂人操纵的根本手段。服从更不等于没有个性、尊严和自由,只有充分尊重士兵这些权利的军队,才能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服从。执掌军队者当然可以下令士兵投入明知会牺牲的冲锋,但他同时必须深知这一牺牲的正当和合理界线,并必须承担这种决策带来的政治、道义、社会和历史压力,或者说他还真必须考虑战士及其家属,以及更多国民的想法。

相信中国这些军迷罕有机会能爬到执掌帅印的位子,他们绝大多数将是小人物,因而他们对战争的无知和轻率,对国家事务的片面和幼稚,特别是由此而来的对民主和人类尊严的曲解,并不影响什么中华民族命运,但最令人担忧的是,形成如此普遍无知、轻率、片面、幼稚和曲解的制度原因,却是实实在在会影响中华民族命运的。最糟糕的是,这些军迷中万一有人青云直上呢?

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