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美中民间敌对升高 美国华裔遭殃|世界日报

2

2.jpg

美国独立民调机构丕优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上周发表对中国调查报告,显示多达45%中国民众认为,美国是中国的主要威胁,威胁程度超过“伊斯兰国”(IS)、气候变迁和经济下滑等因素;多达52%中国人认为,美国正多方尝试遏阻中国继续强大。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美国“敌视”已属集体意识,如因此导致美中摩擦甚至战争,绝非危言耸听或杞人忧天。

2016-10-14

丕优今年5月公布另一项对美国的民调,结果同样让人忧心。50%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最大威胁,仅次于IS、网路攻击、经济动荡和传染病。美国华裔精英组织“百人会”今年4月公布美中关系年度报告也指出,超过四分之三美国人认为,中国在经济及军事上对美国构成威胁;近半受调查美国人认为,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抱政治目的,旨在增加中国对美国的影响力;近四成美国人还认为,美国政府雇员及私营部门所雇科学家中的华裔,会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两相对照,可发现美、中两国民众敌对意识正升高,而美国华裔作为“夹心饼干”,将深受其害。美、中作为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交流越来越多,合作越来越广,为何两国民众对彼此的不信任甚至敌对意识仍如此高?

首先,两国民众都对对方存在太多刻板印象。美国人认为,中国人抢去了美国人的饭碗,并肆无忌惮以网攻窃取美国商业、军事等机密;中国人则认为,美国竭尽全力阻止中国强大,甚至破坏中国稳定,遂行霸权。这些刻板印象许多缘起于意识形态,不少是误解。例如,随着中国生产成本不断升高,美国制造业回流或转往其他国家已成大势所趋,“中国人抢走美国人工作”其实是“假命题”。而美国阻止中国强大,也是“鸡生蛋,蛋生鸡”的争议。美国作为守成大国,欲维持既有秩序;中国作为新兴大国,欲挑战既有秩序,争夺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相互摩擦在所难免。

其次,美、中之间的确是既合作又竞争的关系,但民众对合作无感,对竞争感受强烈。欧巴马担任总统八年间,美、中携手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而事关子孙后代的气候变迁问题,也是在欧巴马和习近平主席力推并率先示范下,全球各国才可能取得具里程碑意义的共识。

然而,这与普通民众感受存在差距。他们看到的反而是美中之间网路间谍、两国海军在南海对峙,以及对钓鱼岛问题、朝核问题、“萨德”部署等议题的尖锐对立分歧。亚投行(AIIB)事件更让美国舆论认定,中国处心积虑要破坏美国自二战以来打造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改变美国制订的各种国际规则。

再次,双方都民粹主义高涨,美、中两国媒体都对民众敌对意识升高起到推波助澜作用。尤其美国适逢大选年,两位总统候选人为讨好选民,都便宜行事,把美国国力下降原因推给中、俄甚至墨西哥,而对民主党、共和党的内耗导致政府空转回避检讨,保护主义大行其道。

而在中国,当局以“中国梦”作旗帜,民族主义被作为排除异己、遂行极权统治的手段。渲染外来威胁,有利内部团结、巩固中共执政。“环球时报”等党媒,更无时无刻不在渲染美国为遏制中国崛起而屡屡挑衅,宣称中美终有一战,号召民众“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加深民众对美国的敌对意识。矛盾的是,美国仍是中国人最想造访或移民的国家。

美、中民间敌对意识升高,也对领导人决策产生不良影响。加剧两国紧张,绝非在美华人之福。“百人会”2008年调查显示,多达四成至八成美国人认为,华裔忠于中国多于忠于美国,逾四成美国民众甚至认为,华裔向中国当局提供情报。在少数间谍个案佐证下,对华裔形象无疑造成莫大伤害。

八年来,美国舆论对华裔的负面观感有没有改变?从近期连续多起电视节目“辱华”事件、“纽约时报”台湾背景华裔编辑罗迈可无端被骂“滚回中国”,华裔科学家郗小星、陈霞芬被指控为“中国间谍”,都折射出美中大国竞争下,美国华裔处境恶化,权益随时面临被侵害,华裔新维权运动日渐变得迫切。

shi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