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 27年后中国释放⑥④事件的最后一名囚犯|博谈网

2

2.jpg

本文译自《华盛顿邮报》10月14日的报道。周六,中国计划释放因1989年天安门广场抗议活动而被关押的最后一名囚犯,但一人权团体说,经过超过27年的铁窗生涯,他将以拖着病体的一名精神病患者重返社会。

2016-10-15

作者:  Simon Denyer 编译:  周洁

来自北京的工厂工人苗德顺不是那场民主示威中的领导人物。然而,他在1989年6月4日当局镇压该抗议活动期间向一个正在燃烧的坦克扔了一个篮子之后,被以纵火罪判处死缓。

根据位于旧金山提倡中国政治犯权利的团体“对话基金会”消息,他的判决后来被改为终身监禁,随后进一步减刑。

51岁的苗德顺,人生大半时间是在铁窗中度过的,很多年没有与外界接触:他的家人十多年前已经停止去探视他,据称是应他自己的要求,对话基金会在一份声明中说。

他患有乙型肝炎和精神分裂症:之前被关押的囚犯记得他非常瘦,他拒绝认错和参加监狱里的劳动,结果令他受到酷刑折磨及被单独关押。

“多年来,除了监狱官员或病房里的其他囚犯之外没有人见到他”,对话基金会执行主任John Kamm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联社》说,他补充道苗德顺病情严重。

1989年6月3日晚至4日清晨,数以万计的军队和坦克聚集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平息了长达数月之久的抗议活动。几百人——可能有几千人——被杀害,随后全国有超过1600人被监禁。

今天,年轻的中国人极少知道这些标志着中国最近一次民众挑战中共统治大陆的重大事件,但在香港,一直有数万人参加“六四”周年纪念日的烛光守夜。

从1990年到1994年与苗德顺一同关押在北京监狱里的异议人士、画家吴文建说,苗德顺“坚持”拒绝承认他犯了罪,拒绝参加做苦工,以及拒绝签署悔改信,这或许是他一直被关押在监狱里如此之久的部分原因。

“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吴说。“那时,任何一个被判死缓的人都至少会假装接受这一审判和改造,但他不会。他一直上诉,拒绝被改造。”

吴说,监狱里的看守经常打苗德顺,包括用电棍,即使他的健康一直不好也如此。“主要问题是他精神方面的健康”,他说。“想想他被判死缓,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

对话基金会说,今年被减刑11个月后,苗德顺将于10月15日周六被从北京东北部的延庆监狱释放,但《美联社》说中国的公安部及北京的高等法院均没有回应传真过去的置评要求,无法独立核实这一日期。

著名人权活动家胡佳说苗德顺的一生已经被毁了,他补充道,他需要重新适应一个与他被监禁时已经非常之不同的社会。

“他可能会发现自己离开了一个小监狱,但进入了一个更大的监狱”,他说。“他可能会发现自己获释时被国安包围着,这在他被关进监狱之前是难以想象的。从监狱里释放出来并不一定意味着有更多的自由。”

但在天安门广场附近的镇压中失去了一条腿的齐志勇说,他对苗德顺获释的消息感到“兴奋”。“我们来自同一代人,被镇压的一代人”,他说。

原文27 years later,China to release the final prisoner from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bo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