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 此”改革”非彼改革 “国家治理”偷梁换柱|动向

21

21.jpg

   中国反腐到今天固然有腐败者何以自保的问题,但也有反腐者何以安生的问题。从某种意义而言,后者可能更突显严峻。因为腐败者充其量就是终生入狱(十八大以来反腐虽轰轰烈烈,但没有一人因腐败而被正法的),而反腐者一旦被反扑,那就不仅自身面临人头落地、难求善终,通常亲人同类也断难保全,且反腐也必无疾而终,这在古今中外历史上有累累铁证。所以,今天中国反腐者何以安生,是个事关反腐者个体与民族前途命运的大问题。

2016年10月号第374期

  反腐歧义吊诡与反腐共识严峻

人类对腐败情感上的痛恨、道德上的唾弃、法理上的禁防由来已久,可见防腐反腐是人类的底线共识。然而,中国社会当下却对反腐产生了诸多歧义,流传开形同冰炭的一些观点:一则是民众的欢呼雀跃,大快人心,从反腐抓贪中寻得一丝多年受压迫欺凌的透气舒心感;一则是反腐权斗说、反腐集权说、反腐文革说、反腐崇毛说等等的抽离反腐正义根基的观点泛滥。这种吊诡的现象,背后潜藏着社会阶层撕裂、利益各方敌对,底线共识无存的实质,预示了中国社会矛盾激化、巨变将临。

当然,在对反腐水火不容的观点对峙中,却有着各方无可否认的事实:一、十八大以来被调查、拘押及审判的“老虎”级别的贪官,没有一个是冤枉的,都是罪有应得的,没有人怀疑他们贪腐的严重程度,纵使其同党与亲属也不敢出来坦然面对天下鸣冤,说“某某是个清官,是被抓错了”,相反社会普遍认为官方公布的贪腐罪证应该比事实轻得多;二、还有大量的贪官仍逍遥法外,还没有被抓,反腐的高度、深度、广度与速度仍远远不够,甚至根本追不上腐败的泛滥,也就是说,对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只能说许多该抓的还没有抓。

  反腐现实的艰困

这个对反腐无论持何观点者都无法否认的现实,标示出中国腐败的严重性、普遍性与彻底性。由此可见腐败势力的强大,反腐面临随时被颠覆的严峻局势。

反腐共识所昭示的严峻时局,在现实中有着真切反应。

中共官僚集团随着对一九八九年春夏那场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而疯狂投入权贵瓜分国财民脂的盛筵,在制度性腐败与腐败性制度的相互助推下,在人性的罪恶与惟GDP政绩的嫁接下,官僚腐化堕落如江河日下一泻千里。民间早就流传:将官员排队逐一枪毙,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可见,中共官僚集团的整体性腐败到何等严重程度。

针对如此中国官僚腐败现实而掀起的反腐,首先在力量上肯定远远不如腐败势力强。而之所以在力量悬殊情况下仍能掀起反腐狂潮,这与历史的偶然将两个理想主义者习近平、王岐山聚到了一起而同时推上了高位紧密相关。同时,反腐所占据的道义高点与法理正统优势,使习王可以冒险背水一战。因为腐败势力不能公然将抗拒反腐摆于台面,只能寻求其他藉口来抵制乃至颠覆反腐。如此一来,反腐在现实力量上虽不如腐败势力,但在道义、法理上胜过腐败,两相比较,就使反腐与腐败双方长久处于势均力敌的相持阶段,“胶着状态”与努力形成“压倒性胜利”的中途。如在二○一五年元月中共第十八届纪检第五次全会上习近平说“反腐败斗争尚未有压倒性胜利”,一年后的元月十二日,在六次纪检全会上习又说“反腐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这就意味着反腐仍然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只是“正在形成”中,究竟何时能达成决定性的胜利,显然仍是未知,局势艰难。

  艰困中的反腐走向

面对这种艰难时势,中国反腐未来走势将出现如下三种选项:

一、反腐就此偃旗息鼓,转向口头高调,实际停滞。此必得到官僚集团由衷欢呼,官僚群体别说是给习拥戴加冕核心,就是三呼万岁而加封圣帝,都会争先恐后表忠输诚。如此一来,结果是腐败可能短期外表略显收敛,但不久必会卷土重来,甚至变本加厉。同时,一批深受前段时期反腐惩治震慑的官僚及其同盟必会伺机反扑,以反对反腐之外的任何名义来报复反腐势力,或者等待这任反腐主导者到期,换上新当权者再行反攻倒算,因为他们有雄厚的资源,可以掌控左右政局,以期延续他们讴歌已久的中国模式的权贵老路。

二、反腐延续过往路径,严格圈定于体制内反腐,拒斥引入外力。十八大以来,中国反腐就是体制内权力自救运动,对腐败分子保持高压,分批抓捕,但不启动政治改革,不引入以民间反腐为代表的外来力量。如此反腐,中国政局必长久停留于治标阶段而无法转入治本新途。这样,中国的腐败势必前赴后继,处于“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状态,腐败与反腐成持久拉锯战。由于在现体制下,反腐的出现属于历史性偶然,具有个体性、偶然性与短期性特点,而腐败则是有人性之恶与制度之罪的支撑,具有整体性、必然性与长期性特点,两相比较,反腐必后继乏力,最后定然以反腐失败而被反攻倒算告终。

三、反腐速战速决,达成压倒性胜利,开启治本航程。中国腐败根基在极权制度,腐败宗主在“老老虎”,即虎王,最集中而庞大的腐败势力是依附于“虎王”门第下的徒子徒孙。反腐面对这种态势,逐一依法抓捕,显然时间拖延太久,期间变数太大,甚至难免出现颠覆。为求根本性从制度上消除腐败繁衍,需采取霹雳手段,擒贼擒王,一举捉下虎王,击溃腐败集团,形成压倒性胜利,清除开启体制性治本之途的路障。纵观中国历史,要想真正实现由极权政体向现代民主法治文明的和平转型,就必须走几步:先反腐,一抓薄,二抓周,三抓江,以清路障;再清帐,掀起平反冤假错案大潮,以伸民冤,纾民怨,聚民心、凝民力;后政改,开启旨在保护公民权利限制公共权力的民主法治宪政改革之路,从根本上消除腐败产生、存续、反扑之土壤。

  反腐安生之所

由中国反腐未来三大选项可见,能够真正维持反腐动力与保全反腐成果的是现代民主法治宪政的文明制度。传统专制时期反腐者保全自身依托于宗法血缘统治传承,而中国今日显然无法恢复这种血缘传承了,即不能再将权力传于自己的直系血亲,虽然红几代仍然带有血缘传承色彩,但相对于宗法家族在利益一致而患难与共性上相去甚远。这就决定了本届反腐者在现体制下无法找到最能延续与保全自己反腐动力与成果者,要解决这种后顾之忧,只能指望于制度,而不能指望于人。

一个能滋生出如此普遍严重腐败的组织,说明其基因上就有着无法克服的病症。自然该组织无法成为反腐事业延续的信托,反腐者也就无法在组织的名义下求得安生。

既然人与组织都指望不上,反腐者要想求得安生惟有仰仗现代民主法治制度,这就是历史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意志而转移的必然性。如此,中国不久应进入反腐第三步,随之掀起全国性平反冤假错案运动,预计到二○一九年左右开启政治体制改革。倘不如此,则中国将会有大的来自体制自身的颠覆性动荡,并随之可能带来中国全局性内乱达二三十年之久。因此,中国反腐者安生与否事实上关乎民族未来祸福危安,值得各界慎思谨行。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