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官员财产 如此公示|东网

7

7.jpg

有意思的是,白恩培还有另外一项罪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2016-10-17

民间一直在呼吁中国官员财产公示,毫无动静,反而不断被删贴销号压制。前几年许志永等发起的新公民运动,在街头举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悉数被抓坐牢,罪名是寻衅滋事和扰乱公共秩序。当局一面强力反腐,一面又打压对反腐有利的财产公示,也许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经此打压,官员财产公示,在中国又凉了下来。

然而最近,中国一些官员的财产开始被公示了,以另外一种方式。法院以受贿2.46764511亿元,判处前青海、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死缓。同一时期,还以受贿9541.965936万元,判处原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无期徒刑。以受贿1.237亿馀元,判处原山西省纪委书记金道铭无期徒刑。看看公布的这几个人的受贿数额,数量惊人,有零有整,算不算另一种形式的财产公示?

有意思的是,白恩培还有另外一项罪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法院把他的一亿多受贿钱数,都精确到了个位,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公布他来源不明的巨额财产,到底是多少。

有人说,不公布是怕把民众吓着了。其实这些年多少贪官的财富都是以吨计、以亿算,百姓早有心理承受能力。不公布反而让大家猜,或想法去求证。有的说白恩培的财产是18亿,也有的援引“两会”期间政协侨联小组的记者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宣威集团董事长浦江的话:“白恩培家中查到37个亿,外面才报一、两个亿!”

就公布的白书记的近2.5亿元受贿款,有人说青海总共才500多万人,相当于每人被搜刮了50元。云南的网友说了,青海是个穷省,能有多少油水。白在云南当书记时间长,主要是盘剥云南人民,肥了自己,祸害当地很多年。瞧,不公布父母官财产到底多少、如何取得,还引起了草民的争执。

白的财富到底多少,暂且不说,说说像他这样的官员,巨额的财富到底是怎么来的。通常三种途径。

一是卖官。省委书记,乃至市委书记、县委书记,是地方上的最高长官,掌握着属下乾部的生杀大权。过去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现在对书记是“若要富,动干部”,对下属则是“提钱进步”。无官到有官、小官到大官、穷官到富官,都得送钱。

白书记也不容易呀。为了朝中有人庇护,在此前公布的令计划一案中,白向令行贿60万元。既要收钱卖官,也要花钱买官,只不过大斗进、小斗出,保持盈馀。其他官员也一样,哪有花钱当了官,不拼命搜刮老百姓的理?

二是收受各种土地出让、工程招标、设备采购、证券信贷、行政审批等的贿赂、回扣、佣金,或者小投资大收益、或不投资干收益的权力红利。

三是逢年过节、本人或家人,各种节日、生日、康复、庆典收受的礼金红包。这种日常的送钱,倒不见得有直接的买官、招标目的,只是为了拉拢感情,保持联系。中国官场,熙熙攘攘,皆为利往,花钱了不一定能办成事,不花钱一定办不成事。对于每一个送钱的人来说,平常的联络都是小钱,但有求领导权力的人实在太多,这样的钱,总量也是相当惊人。

不管哪种途径,其实质都是权力寻租。而且当官是花了代价的,一旦掌权,就要捞回来。由于任期制、退休制、朝不保夕的反腐,更是要拼命捞、抓紧捞。捞够了,或跑路转移,或向上买靠山。上面说,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是将来时。现在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谁傻啊?

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