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承霆: 九二共识已是历史名词|上报

7

7.jpg

台湾人以689万票表达了对蔡英文的支持,这个新民意便赋予蔡英文重新定义台湾与中国如何交往的权力。(摄影:李隆揆)

2016-10-14 博谈网转载

去年6月蔡英文访美提出广义的“维持现状”并刻意回避不存在的九二共识,在那之后的每一次演讲或政见发表,也都没有再提到九二共识这个名词,无论国际媒体提问或国民党如何逼问,蔡英文就是绝口不提“九二共识”这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台湾人民在经过思考后,仍然以689万票来表达对蔡英文的支持,这个新民意赋予蔡英文重新定义台湾与中国如何交往的权力,当然台湾人民也早已经预期不包含“九二共识”这个鬼东西,甚至包含美国、中国也都清楚“九二共识”再也不会是蔡英文和台湾人民的选项,所以它当然已经是“历史名词”。

然而对中国当局习近平来说,清楚了解台湾人民的多数意志与“接受台湾人民的多数意志”是完全两回事,更何况习近平还有来自中国内部鹰派的压力,习近平对台政策的每一步棋都必须权衡如何让国际清楚解读中国对台湾的一贯立场以及如何让中国内部权力核心对习的执政能够放心,也因此习近平不可能轻易放弃过去曾经与国民党建立的政治基础,习会认为“九二共识”这个政治基础在台湾仍然有少数民意支持,而且是“接近过半的少数”,这样的误判情势导致了习近平在蔡英文上任后,不断的透过各种打压方式来传达中国希望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识的讯息。

从政治观点来看,其实这样一个过程是各方都可以预期并理解的,包括美中台三方都很清楚,如果没有经历这个过程,习近平根本无法对中国内部的权力核心交待,所以必须“兵用其极仍不敌而弃之”,只是现在是不是到了“兵用其极”的地步? 这个答案只有习近平自己知道,习自己很清楚面对蔡英文“广义且具极大善意的维持现状”,中国其实没有立场反对,但中国的老大心态让习以为筹码和发球权永远在自己手上,所以他必无所不用其极打压台湾而仍无法改变蔡英文或影响台湾民意之后,才会开始思考坐下来谈的可能性,也当然在这个过程之后,习近平就必然得承担台湾民意的反弹,更具体的说,这样的打压反而会造成台湾民主的深化,并让台湾人民对中国政府的鸭霸行为更加的反感厌恶,这是可预期的。

“广义且具最大善意维持现状”是符合美国最大的国家利益,美国既希望台海维持和平稳定的现状,又不希望台湾持续向中国靠拢或朝向急独的方向前进,尤其是在台湾没有多数民意支持的前提下,任何有关改变台海稳定和平的论述都不会获得美方支持,这一点蔡英文很清楚,也因此可以推论蔡英文未来会继续坚持这个“维持现状”的路线,来争取台湾最大民意的支持,也当然会获得台湾最重要的盟友美国的支持,至于中国当局乃至于习近平本人何时才能接受蔡英文的路线,就端看习近平何时摆平中国内部杂音,重新调整对台策略而定了。

假设中国可以理解台湾人民对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是一种不可逆的坚持,那么未来就可以预期中国与台湾将迈入全新的一种交往关系,在对等尊严的原则下,台湾确实有必要与中国持续透过交流来理解彼此的差异,至于统或独,中国必须完全尊重台湾多数民意的决定,在没有决定前,中国如果够聪明,应该是持续对台湾人民展现最大的善意,否则台湾独立是早晚的事,这个趋势在目前看来仍是稳定而一致的,因为台湾人民永远不会在压力下屈服。

※作者曾任国会助理

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