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子茵: “最后一根稻草”|”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前景”国际会议侧记|动向

21

21.jpg

2016年10月号第374期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在政治、社会、外交、意识形态方面出现了大幅逆转,已经影响到中国政治转型的进程。为了深入探讨中国即将面临的变局及其民主化转型的前景,由中国民主论坛主办、纽约城市大学研究中心政治系和《北京之春》杂志社承办,十月二日在纽约举行为期三天的研讨会,美国、欧洲、香港、台湾和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政治社会活动人士和人权活动家近七十位人士参加。

会议组织者、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博士,介绍本次研讨会聚焦“正义与邪恶的博弈,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和选择”,目的是建立一个中、西方沟通的桥梁,完成对中国当前政局的研讨和分析,以期对未来中国的政治演变与民主化发展作出贡献。

  西方对中国民主化的作用与失误

会议首日在纽约大学举行,是英文会议,主旨演讲人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林蔚(Arthur Waldron)教授作主旨演讲,他指出美国对中国已经改变,对美中关系政策缺乏认识,并对美中外交关系正常化的关键人物──前国务卿基辛格提出了率直的批评,认为他“完全不懂中国”、“从来没有去过台湾”,“迷信”周恩来到了向其泄漏华府中国政策最高机密的程度(演讲全文另发)。

二○一○年被《外交政策杂志》评为全球顶尖的一百位思想家Ian Buruma发表了研究中国专制制度的见解;《中国崩溃》一书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律师的发言题目是《中国动荡的第三纪元:民主的前景》。

会议组织者之一、中国民主论坛的秦晋认为,会议最大的亮点,是探讨美国对华政策的错误。即在过去四十年中、更早的从杜鲁门时代开始,对中国的政策错了。从八九年后,美对华政策更是完全错误的。错误在于纵容,才导致今天它不进行民主政治转型。

夏明强调,在研讨会上由西方主流的学界发出的声音,美国学界已出现较大的变化,从过去讨论“中国崛起”到如今讨论“中国有多大的麻烦”、“在中国的危机中如何做好准备”。还有一些年轻的华人教授的演讲也值得关注,比如中国民主发展以及有关国际因素,由于西方本身就有很多问题,那么西方对中国民主发展到底有没有贡献……。

  多元包容与因地因时的推进

这次研讨会从历史学的角度对中国的“独特主义”进行的探讨,邀请了少数民族的代表,他们从民族角度、地区角度对中国民主化进行分析和探讨。

世界维吾尔大会创始人之一Enver Jan介绍了“伊力哈木·土赫提倡议”,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阐述了“习近平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占领政策及其后果”,尤其在重判维族学者伊力哈木之后,维汉双方的沟通已经封死,维族民众特别是青年人极度绝望。

前藏人行政中央驻美代表、现任西藏基金会主席的洛桑念扎描述了中共以洗脑宣导的方式,发送不实消息给中国境内公民的情况,以及目前境内藏人所受到的打压。实际瞭解藏地情况的中国公民非常少,也有曾经被误导,但后来接触到外界信息的中国民众,看清了中共宣传的不实。洛桑念扎强调,西藏文化的保存也是藏人的基本诉求,“藏人以自己的文化为傲,我们相信我们的文化有潜力能够利益他人,让他人的生活更美好。达赖喇嘛尊者常说藏传佛教文化是一种提倡和平、非暴力以及包容性的文化。”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副主席布琼次仁,审视了中国民主化中的西藏;西藏行政中央美国办事处华人事务联络官贡噶扎西在会上介绍了藏人的诉求:中间道路的来龙去脉。

在第二天会议上,还邀请了美国自由党科罗拉多主席及科州参议员候选人唐蓉到会演讲,她“以美国华人本土参政促进中国民主进步”的经历,为与会者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这次会议的出席者里有乌坎村民选村委会的庄烈宏,研讨会上还放映阳光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乌坎》,并由庄烈宏与听众分享互动。旅居美国的维权活动人士李焕君,也同与会者交流了自己的实践经历及诉求。

  中国坚持党国体制政改难行

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及佐治亚帕里米特学院教授刘亚伟,是中共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解放军上将刘亚洲的胞弟,在国内办有“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站,他出席这次研讨会备受瞩目。他以《中国的政治改革之路:一九八七──二○一七》为题用英文发言,透露出他内心的矛盾,以及对中共政治前景和中国前途的忧虑。

刘亚伟梳理了自一九八六年邓小平提出“政治改革”后,历届中共领导人和党代表大会关于政治体制改革提法的变异。习近平至少在公开的讲话没有提过政改,但有传闻说,军改之后,将会有实质的政改。一方面刘亚伟表示,习近平对政改相当认真,他握有权威及政治资本,唯有政改,才可以维系共产党的存续。另一方面,他也坦言中共过去的政改蓝图都无法落实,只要中国一日是党国体制,政改就难以推动。

另一位令人瞩目的出席者是前解放军总参谋部高级军官罗宇──中共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子,在会上回顾了自己六四时公开反对中共开枪屠杀,与之决裂。他认为自己和与会众人的根本理念相同,都是为了推动中国民主化,只是在“技术问题”上有分歧。他当年与习近平家庭相熟,称习仲勋为“习老叔”,从二○一五年底开始给习近平写信,发在《苹果日报》迄今共写了十二封,他给习近平建言,希望习近平学蒋经国,引导中国逐步有序朝民主化方向,走这条温和的路不流血,付出代价最小。

习近平会这样做吗?罗宇“不能保证”,但他表示这是自己善意的愿望,做不做在习近平,也希望大家推动习近平这么走。因为这不仅是共产党和中国的出路,也是习近平他个人及其家人的唯一出路。罗宇希望他能超过“习老叔”。

  面对变局民运须有军事准备

前解放军海军军官姚诚以《中国民主化进程中的军事准备》为题在会上发言。在他看来,军事准备重点应该放在推动军队国家化方面。目前情况下军队已成了他们实行独裁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中共对军队失去控制之时,便是民主宪政实现之机,因此,民主运动必须紧紧抓住这一契机,让军队国家化的理念穿透军营的每个角落,在不管是现役军人还是退伍军人还是普通百姓中都形成共识。

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在他《中国变局的几种可能性》的发言中,提出用军事政变和宫廷政变──震荡小速度快来催生中国的变局和转型。

卡托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教授提出,现在是网络时代,可以通过潜移默化的网上公益活动等,把有志之士凝聚起来。

《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以《民运如何再出发》为题发言,觉得作为民运人士,更关心的还是民间力量重新出发。

前美国《大参考》网站主编李洪宽提出,需要大力普及“压垮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的概念:我不能告诉你骆驼在哪一天被压垮,但我知道它一定会垮!所以我把自己当做一根稻草,愤怒的压在骆驼的身上!不要问骆驼咋还没有垮,因为你还没有压上,他还没有压上,大家都还没压上。所以!无所畏惧的稻草们,为了自己、为了孩子、为了明天,发出呐喊,表达不满,抗争幸福!──无数的稻草聚集,就是天地的重量!

李洪宽还提到,有人手上捏着稻草但没意识那是压垮中共的稻草,或者把稻草贱卖了。王立军事件是压垮中共的稻草,可惜美国把王立军交给了中共,没有利用好这个机会。

  显示推动实现中国民主化的信心

三天会议虽然结束了,但是会上提出的议题、激荡的思想,为各方与会者尤其是中国民间的活动人士的再出发注入了活力。这次研讨会创造的就是宽容、多元、民主的空间。整个会议实现了三个嫁接:一是英文世界与中文世界嫁接;二是理论与实践的嫁接;三是民主团体与华人社会的嫁接。

夏明表示,这是他过去十几年中,组织规模最大的会议,他为会议的成功感到欣慰:不同的人、不同的观点,在很多观点上有很多冲突的情况下,大家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共同讨论,这就是一个民主的胜利!

dongxin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