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虞: 你们这些国产警察 有什麽资格骂媒体?|东网

7

7.jpg

关于《新京报》此番的“假新闻风波”,说来实在是蹊跷。
2016-10-17

在媒体干过的朋友可能都有这样一个体会,相比其他一些政府部门,公检法条线绝对是个“美差”,不仅新闻素材多,而且通讯员素质也高,沟通更积极、服务更周到、莞式“大报荐”来全套。很多时候很多新闻根本不用记者亲自去采写,文字或视频通稿拿过来稍微润色剪辑一下直接就能上版上线使用了。所以尽管已离开媒体多年,我始终对公检法的外宣手法印象深刻,不过最近感觉,警务讯息发布的范本好像又在“升级换代”了。

这种感觉来自于日前朋友圈里的那篇刷屏文《光山县公安局快速侦破一起重大命案》。这篇源出“平安光山(河南光山警方官微)”的神文之所以刷屏,显然不是因为它所讲述的内容,而是其讲述的方式。相较于常规的破案宣传,这篇文章中大量使用了诸如“参战民警在案件现场安营扎寨”、“荒芜的乡野变成了主战场”、“参战干警义愤填鹰,决心将恶妇尽早绳之以法”、“恶妇已自绝于人民,自杀死亡”、“光山公安局以雷霆万钧之势,再次打了一个大胜仗”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话语”,硬生生将一起带有悲剧色彩的案情新闻,编成了说书快板。

但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于这样一篇神文,各方看法自然更不可能一致。与多数媒体人将其当作笑话来看不同,警队的人说不定还在洋洋自得,觉得自己的外宣手法又有所精进,有所“创新”,甚至已经可以反过来给专业的新闻机构和科班出生的媒体记者来上课了。毕竟,夜郎人又没有把自大注册为专利,何况人家还有权力春药的刺激。真正令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一次主动递刀甘做牺牲的居然是在界内享有盛誉的《新京报》。

关于《新京报》此番的“假新闻风波”,说来实在是蹊跷,一向以专业性见长的《新京报》居然会发那样一篇错漏百出的新闻报道,说针对山西屯留教师AA聚餐被通报一事,“屯留县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决定,按程序免去屉世贵纪委书记职务,并改组县纪委班子。”而众所周知,纪委书记一职要麽来自上级党委的任命,要麽来自本级党代会的选举,随便开个常委扩大会议就能决定一个同级纪委书记的去留,这按的是哪门子的“程序”?而这书记居然还叫屉世贵(替死鬼)?无数的BUG不仅引来无数网友的吐槽,官方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的速度第一时间站出来辟谣澄清。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那也就算了,不过熟悉内地言论生态的人恐怕不会那麽傻白甜,特别是在如今肃杀的媒体环境中,当事记者、编辑、部门主任遭遇检讨、罚款甚至停职、开除,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尽管这方面的消息目前还没有正式发布,但对于《新京报》的围猎其实已经在网上发酵,而人民警察这次又冲在了前头。一个名为“警事V言”的自媒体在此事发生仅仅几小时后,便发文声讨“新京报,你还能不能好好地玩了?”除了没来一句“参战干警义愤填膺,决心将恶媒尽早绳之以法”,文中全是各种教训、质问的语词,一副高高在上,老师教训学生的腔调,文尾甚至贴出了今上“重要指示”的原文和“坚守七条底线”的LOGO,满满的威胁意味,令人不寒而栗,深为《新京报》特别是那位名叫周佳琪的记者感到担忧。

当然,不寒而栗归不寒而栗,警察自媒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事我还是要好好说道说道。事实上,无论是诸如“警事V言”等警察自媒体,还是各种各样冠以“人民”前缀的行业报纸,严格讲起来都是违反行政中立原则的,属于“有中国特色”的宣传产物。这也不去说了。关键是作为警察自媒体,是不是应该更关注那些涉及警察、涉及公共安全的话题呢?翻阅“警事V言”的历史消息,我发现这些号有着共同的爱好,除了给警察洗地,就是咒骂媒体无良,热衷手撕记者。至于说公众关心的涉警消息,比如雷洋事件的后续进展,又比如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西安高陵垃圾场抗议事件,你们是休想在它们这读到一个字的。

那麽问题就来了,媒体和记者到底可不可以撕,我想当然是可以的,而且鉴于这些年内地媒体总体品质的断崖式下滑,资深记者都无法辨识各种鲍勃.迪伦拒领诺奖消息的真伪,纷纷手痒转发《鲍勃.迪伦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四点回应》,我甚至建议亲们应该狠狠地撕,不撕不是老司机。但是就像美国人民骂总统那叫权利,而苏联人民骂美国总统就成了笑话一样,对于媒体对于记者,吃瓜群众可以批评,隔壁老王也可以批评,但就是你们警察,以及专职给警察洗地的自媒体没资格这麽干。

要问我为什麽,好吧我告诉你:中国内地的媒体衰成今天这副样子,军功章里有宣传部的一半,也有公安局的一半。从程益中、喻华峰到我的朋友刘虎,这些年警察抓记者,逼记者上央视忏悔,干得比谁都带劲。当参战干警还沉浸在“再次打了一个大胜仗”的荒诞喜悦中时,多少优秀的媒体人却因此而心灰意冷,转身离开。现在,优秀记者抓完了骂走了,开始转过头来批评记者不专业了,那谁谁,给老师翻一下shameless是中文意思。

当然,不要脸在这国是有传统的。想当年面对大跃进带来的大饥荒,身为国家主席的刘少奇一方面承认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另一方面却又说什麽“这几年很多事情,是中央领导一半,《人民日报》一半。《人民日报》搞了这麽多错误的东西,影响很坏,可以说,有报纸的害处,比没有报纸的害处还大。”搞得好像《人民日报》是家独立媒体似的,浑然忘了那上面的不少社论,都是大老板亲自修改审定,然后直接扔给吴冷西让发表的。别说是《人民日报》了,就是他刘少奇都没胆子牙崩半个说不字。不过,鉴于中央已经定调少奇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理论家”,所以我也就不好再对他的徒子徒孙、那些警察自媒体多说什麽了。

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