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 关注美国大选就是关注民主——美国之所以成为世人向往的国家|民主中国

11

11.jpg

是否能行使选举权,在美国,权力在公民;在中国大陆,权力在政府。在美国,选举权利,是公民的政治权利,公民有权利作出选择:行使还是放弃,全由公民自己说了算,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美国民众对国家有责任感、使命感,正是充分民主的结果;而中国民众对国家无所谓,恰恰是专制使然。看看中国到处都是拼命灌输“国是家”、“有国才有家”,就知道中国民众不是天然地像美国人民那样爱国,或者说中国不值得人民那样去爱,否则就用不着如此这般灌输洗脑了。

2016-10-17

在民主国家,一个人生下来,就是天然的选民;而一个人生在专制国家,就是天然的奴隶,即使有例外,也只能是极少异数。哪怕同一个人,先前生活在专制国家,他就是奴隶;后来又生活在民主国家,就变成了选民。反之亦然。这很像橘生淮南淮北的情形。

给这一点作注脚,并不难。1949年后,不论从西方民主国家还是从英国殖民地香港转而“投奔新中国”的知识分子包括一些科学家,后来实际上都变成了奴隶;而1949年后,特别是毛泽东死后,从中国大陆移民到西方民主国家的中国人,就都变成了选民,享受到真正当家作主的感觉。从一个资料上看到,现在香港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从大陆冒着被抓或有生命危险偷渡过去的,他们得到的回报,不仅是能够吃饱穿暖,还获得了至少比大陆要多得多的自由民主,让他们过上比在大陆要有尊严的生活。

一个国家最大化也最能体现“人民当家作主”,就是总统大选。不论你选村长选乡长,乃至选市长选省长,只要没有总统大选,即不能称之为民主国家。自然,总统如果不是大选出来的,那个国家也不可能有市长乃至省长的真正民主选举。

是否能行使选举权,在美国,权力在公民;在中国大陆,权力在政府。在美国,选举权利,是公民的政治权利,公民有权利作出选择:行使还是放弃,全由公民自己说了算,任何人都无权剥夺。美国民众对国家有责任感、使命感,正是充分民主的结果;而中国民众对国家无所谓,恰恰是专制使然——你只要在中国大陆走一遭,看看到处都是拼命灌输“国是家”、“有国才有家”,就知道本人这样说绝非造谣诬蔑。如果中国民众天然地像美国人民那样爱国,或说这个国家值得人民去爱,还用得着如此这般灌输洗脑吗?

早在2004年美国大选时,有位联邦参议员候选人就在竞选演讲中说道:“美国之所以成为世人向往的国家而没有人愿意离开,是因为明天。明天我们去投票,投票选择自己的领袖。我们投票选择自己的未来,我们投票选择自己的命运。明天我们都要去投票!”还有什么比这更激动人心的事呢?难怪这位议员的这番演讲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也就在2004这一年,中国政府曾派过一批官员去观摩美国总统大选,他们看到的是,美国民众,不分老少,人们对选举总统的那种热情劲儿。观摩的大陆官员不仅看到“一些投票站内,负责语言服务的好多都是年龄未满18岁的高中生”——这些孩子非常辛苦,早上5点到位,布置投票站,调试机器,晚上8点多完工,但他们却做得一丝不苟,甚至“还看到一位母亲带着一个三岁的儿子、一岁的女儿去填选票,工作人员在每个小孩身上都贴上‘I Vote’(我投票了)字样的标志。”

难怪,若问这个世界上有哪些大事最能引起人们关注,我敢说,每四年一次的美国总统大选绝对会排在前十。如期而至的2016美国总统大选,绝对要比那个20国峰会更能所吸引世界眼球。

坦白说,本人并不怎么关心最终谁会当选,因为谁当选,都是自由女神的选择,都是美国人民的选择,与权力无关,与命令无关。我有理由相信,自由的美国人民至少不会选出一个独裁者,而美国的民主制度也不可能让独裁者做总统。

还要什么,这就够了。正如有中国网民所言:“好的制度谁上来都一样,不会坏到哪里去;坏的制度谁上来也都一样,不会好到哪里去。”

有了自由民主,没有财富,可以创造财富;没有幸福,可以创造幸福。中国有些糊涂蛋们总喜欢说,中国大陆这种制度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这种人哪里懂得,最能“办大事”的,恰恰是生活在自由、民主制度下的人们。我不知道有什么“大事”,中国能做,而美国做不了;我只知道美国能做的有些其实早已算不上“大事”的事,中国反而做不了。且不说美国人早已登月,美国有巨大的航母,还有现已停飞的航天飞机,就是那小小的苹果手机,中国大陆生产得出来吗?不仅如此,总是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能卖点高科技给中国,也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这几年,我们有些人到处吹嘘中国的高铁,可本人在观看央视节目时才知道,那高铁的车头和车轮原都不是中国大陆自己生产而是从西方国家买来的。如此这般,还有什么好吹嘘的。

要说优越性,没有哪种制度的“优越性”能超过自由、民主。不然,你说中国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为何都要去美国留学,而但凡有移民,美国又为什么往往总是首选,就连逃命天涯的贪官,在此之前也多是往西方甚至往美国躲藏。所以说,在本人看来,中国人关注美国大选,其实就是关注美国的自由,关注美国的民主,而关注美国的自由民主,也正是期盼美国那种自由民主什么时候在中国大陆也能成为现实。

一般来说,人这个动物,大抵就是缺啥关注啥。缺少自由,就会关注自由;缺少民主,就会关注民主。闵某,一中国人,已经活到六十岁,不知什么叫选票,别说选总统了,就连省长、市长、县长乃至乡长,像我这种人也没有投票的权利,而那些官员事实上也都是委任的,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从这一点而言,中国根本不配叫现代国家,若是用一个人打比喻,简直可以说中国大陆就是一个外表穿着西装的“老封建”。

据说,中国人对美国大选的关注度一点不比美国人低,为什么呢,就因为,几千年来,这块土地上没有大选,即使全世界已经有120多个国家实行了民主,连小小的不丹这种蕞尔小国也实行了民主,中国实行的仍是专制体制。因此,中国人只能关注美国大选,眼巴巴地看着美国民众享受民主享受自由。这一点,正如同在中国大陆你很难看到民众公开“抗议政府”一样,因此,中国人往往也只能看外国人抗议政府。

是中国人不喜欢自由民主吗?当然不是。是中国人缺乏对民主的热情吗?更不是。是因为这个国家的政权不喜欢民主,害怕民主。据悉,当年在北京的“西单民主墙”上,不仅有人批判毛泽东犯下的历史错误,还出现了要求肃清专制余毒、要民主、要言论自由的大字报。尽管起先邓小平跟外国人谈话时曾一再肯定西单民主墙,但很快就害怕了,进而打压民主。后来不论是胡耀邦还是赵紫阳的下台,说到底,都是因为他们向往西方,向往普世价值,向往美国,而向往这一切的核心,正是向往自由民主。

一个不民主的国家,统治者代替了人民——人民生活在这种国家,对统治者只能俯首帖耳,否则就要收拾你,变着法儿的收拾你。人民当然希望民主,但一旦发现追求民主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糟,绝大多数人担心了,退却了,这反而给那些铁了心要维护专制统治者以更大的信心,证明其统治下的大多数民众包括知识分子用生命追求民主者少之又少。

转眼中共执政六十七年了,可越来越失去民众的信任。别看大会上大讲自己的“初心”,可中共的初心难道不是在夺取政权后实行自由民主吗?今年8月18日香港《苹果日报》发表了货真价实的“红二代”罗宇一篇《与习近平老弟商榷(十一)》的文章,其中就谈到习近平在7.1讲话中多次提到的“初心”。那么什么是初心呢?其实就是由笑蜀编辑、汕头大学1999年出版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而书中收集了延安时期共产党的言论,其中就有1944年毛泽东接见一批美国人时的亲笔题词:“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可见,“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才是中共“初心”。

然而,对照六十七年的执政,可以说,这种“初心”早已忘到九霄云外,甚至就在一边大讲“不忘初心”的同时,还一边干着与“初心”相反的事儿:在抢夺一本杂志后,又下令关闭了一家在国内外都较有影响的文化思想网站。如此这般,你叫人们还怎么相信你们会“不忘初心”?

正如十余年前一位去美国观摩总统大选的中国官员有感而发的那样,不论西方的普世价值还是美国总统大选,说到底就是真正的“民作主”,而不是“让民作主”,更不是“为民作主”。吊诡的是,大半个世纪一直挂在中共口头上的“人民当家作主”,其实一天也没有出现过——而这种民主,恰恰在美国总统大选中我们看到了,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2016年10月5日

民主中国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