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萍晖  杨建利: 老兵维权, 我们应该看到什么?|议报

1

1.jpg

这些军人当年有没有犯下直接的镇压罪行,不是本篇所论述的内容,但是我们要强调的是,不要忘记被中共军队血腥镇压的八九民运的诉求是社会公正,是反官倒反腐败,是争民主争自由,假如这些诉求和应有的政治改革不是因为天安门屠杀而夭折,退伍军人——中国的无权者的一部分——的权益不会遭到现政权如此无情的侵害,老兵们也不会拼老命冒险维权了。

2016-10-15

数千退伍军人的维权活动如风一般骤然而来,又如风似的悄然而去,48小时之内,迅速集结,迅速解散,其维权目的基本达到。

 
在习近平政权以多年未见的大力度打压维权空间的情势下,此次老兵维权获得成功引起了许多讨论、争议甚至阴谋论猜测,众说纷纭。那么,我们应该从此次老兵的维权活动读出些什么呢?

一.老兵群体的特殊性

假如当局决心镇压,数千人的力量面对中共政权暴力机器仍属弱小不堪。维稳体制下,调动几万军警对付这区区几千人,并非难事。然而,事情的麻烦和棘手在于:这几千人是千万退伍大军中最勇敢、最具领导力、组织力因此也是最受拥戴的人,代表强大的退伍军人力量,训练有素,纪律严明,敢于牺牲,团结一心。敢动这批人,须冒触犯千万退伍军人的莫大风险。更麻烦之处是:政权手中现有的最强大武器——军队——与这些退伍军人天然密不可分,有着血肉交融的关系:军队的明天就是他们的今天,他们的昨天就是军队的今天。中共最高层向来以军权和军队稳定作为权力的最后保证,为此,习近平对军腐大动干戈、对军改殚尽竭虑,即便如此,军队不一定就稳定了,因此中共政权对动用专政铁拳对付组织化程度很高的退伍军人,是否会在暴力机器本身上砸出裂缝心有忌惮,镇压意志力不足。

二、普遍性:此次老兵维权的可复制策略

虽然退伍军人群体具有特殊性,但是我们不认为其特殊性是此次维权成功的最关键因素。老兵群体的特殊性不是今天才有的,然而,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的将近20年里,老兵群体到北京上访50多次,平均大约每年三次,在各省的抗议维权活动更不计其数,每次老兵都受到中国各级政府像对待其他维权民众一样粗暴的漠视和镇压。然而为什么这次成功了呢?

我们认为此次老兵维权运用了使维权成功成功概率增高的策略,这些策略具有普遍意义, 是可以复制的。

高度组织化:几千人可以迅速集结包围军委大楼,第一时间就把组织力量展现出来,震慑对方的意志力。

高度纪律性:号令整齐,行动一致,井然有序。

非暴力策略:本来除了现役军警,退伍军人是最有能力使用暴力群体,但是他们选择了非暴力抗争的策略。设想,假如他们使用暴力手段,结果将会是什么?

人数和地点:非暴力抗争就是要拼人数,此次抗争聚集数千人远远超过以往,且集结在北京,军委大楼,光天化日(公开化),这都是制胜的重要因素。

诉求明确:维权目标明确,不随便升级。

三、维权就是维权

有人讲,此次老兵维权是体制内维权,这是错误的观念,维权就是维权,没有体制内和体制外,对于绝大多数维权的民众来说,其目的就是获得他们认为属于他们的合法权益,基本上没有体制内外的概念。有人把老兵维权定性为体制内维权所持的理由是,老兵喊出拥护习近平和中共政权的口号和打出这样的标语。这个理由比较表面,因为设身处地想想就会明白,喊“万岁”主要不是要表达效忠,而是为了支起一个保护层,减少被镇压的可能性(最终目的还是经济利益),维权的老兵对当局将如何对待他们、是不是把他们当作自己人心里没有底。当然,老兵(曾经是政权的卫士)喊“万岁”比其他群体更自然、更缺少心理障碍,因此这更容易成为他们的保护策略。

说到底,退伍军人是普通民众,参加维权的老兵更沦为社会下层,在奉维稳为保卫政权的第一道防线也可能是最后一道防线的统治集团的眼里,他们和其他维权民众没有本质区别。刚参加了北京”八一大楼”集会活动的中国北方某县退伍军人维权会张姓会长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像他这样情况的退伍军人在全国范围内有很多,退伍军人也曾多次组织起来上访维权,但无奈中央有中央的政策,地方又有地方的政策,退伍军人的权益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上访行动也每每受到打压。

据传,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见了维权老兵的代表,甚至在接见时明确表示:老兵维权是正义的、是合法的。假如次传言属实,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那些群体的维权是不正义的、是不合法的?标准是什么?

我们相信,只要专制政权性质不变,老兵群体不仅不会成为赵家人而且终究会成为体制的敌人(此点下文还会论述)。正因为此,老兵维权的突破口,对其他群体扩大维权是正面的推动。

我们不要去讽刺军人们过去的性质与作为。其今天的上街示威已足以证明他们跟其他大众一样已然成了专制的牺牲品,也必然地是高墙的对立面,从而有理由、有潜质成为推墙力量的组成部分;

不要去挖苦军人们和左派的受骗、愚昧与落后。专制制度下,几乎人人都有此过程,自己从中走出来,不可立刻耻笑后面走得更慢的民众。拉住他们的手,让其跟上步伐恰恰是先行者的使命所在。极少数顽固者自有历史的淘汰,不必为此将多数的人群推向魔鬼一边。政治是力量的集聚与反抗,不是理论家的思想净化与革命纯洁性的漂白。孙文握手并拥抱满身臭气、匪气的洪门并加入其中成为领袖之一,始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六十八人为洪门弟兄!其中不乏“愚昧”地并不知民主宪政真正内涵的“落后者”!

四、民运应有的反思

世间总会有一群不顾乃至鄙视自身经济利益,专注于精神高洁、自由平等、人权保护、公权制约与监督和民族进步的精英人士,古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顾炎武,近有喋血菜市口的“戊戌六君子”和成功推翻满清专制的同盟会革命党人;昨天有满腔热血的数百万八九大学生,今天有以法律为手段推进民主法治的维权律师。这种种群体本质上已然超越经济层面的诉求,而上升到追求更公平、更正义、更自由、更博爱的国家政权与制度构建层面,这也是解决公权力泛滥无边,解决特权贪婪无度,解决无数退伍军人、下岗工人、失地农民、街头小贩等根本经济掠夺与实质贱民政治身份的不二途径。然而,在今日赵家的维稳体制下,却鲜有能如这次一般成功的可能。同样是数千数量之巨的绝食学生无比震撼的自我牺牲换来的是六四的北京街头坦克轰鸣,以专制者自己颁布的白纸黑字法律为依据抗争的律师,迎来的是709对律师大抓捕。而民运人士、精神贵族们,因埋植于所有人深层的贪婪、私欲、争竞、自私等原罪,本以为自己高洁,舍弃经济追求,致力于宏观社会进步,二三十年下来,铁的事实却是海外民运分崩离析,山头林立,国内民运争吵不休,互为仇敌。不得不在数千退伍军人整齐的凯歌声中目瞪口呆,百味难陈。

不要去讥笑军人们停留在经济层面的呼求。对普罗大众而言生存、生活永远是第一位和最基本需求,不要去挑战这一公理。让普通人饿着肚子去争选票、喊三权分立这是书斋中书呆子的梦呓,空中阁楼上老夫子的吟唱。放下身段,拥抱民众,团结各个群体,以浅显的道理、通俗的语言、无可质疑的事例,使多数民众明白其经济利益受损的根本原因,进而一同去争取根本制度的改变,上升到政治层面的呼求与抗争,一句话:加入到推墙的洪流中,才是民主精英人士最需要做的工作;

我们不要去揣摩军人们背后的势力。且不说根本毫无证据,纯属空空推理,即便是真实,不影响其对权贵的撼动,不影响其对其他群体的鼓舞,不影响推墙者在其基础上掀起持续的波浪。简单的道理:“背后势力”可以利用,推墙者不懂利用?只会一脚站在这股强大力量对立面?

不要严格划分体制内、体制外。专制制度下,迫害者也是受害者。政治局的三十来位委员、二百多中央委员组成的中枢机构与专制机器,是真正的赵家,是真正的权力高度集中与垄断者,其不容任何势力染指或监督。因此,其他所有人无不正以各种方式、正在各个层面遭受其欺压、剥削、凌辱,一同牵手,砸碎落后的、蛮横的、反人类的机器,方能迎来每个人美好的明天。何况,这中枢机构中随时会有愿意加入的反叛者。

不要区分改良与革命。在痛恨现有体制这一点、憎恶赵家人这一点上,大家都是革命者,都是推墙的同盟军,也即目标(至少现有目标)是一致的,求此大同先推墙,存其他小异留待未来解决。某种意义上,正是八九学生和北京市民,以鲜血与生命,告诉大家:对这极端落后、腐朽的专制制度本身,请愿、呼吁、改革已经行不通。“八九之后无改良”应该是共识。所不同的仅是手段而已。手段是激进革命,还是温和改良,其实无关大局,各做各的事,各有益处,只要每一个人不去为高墙抹粉、涂刷。

不要停留在书本上、网络中的发泄、批判、启蒙、辩论、争吵。走出来,研究如何制定具体策划方案;走出来,主要的精力集中在如何联络各个不同阶层、不同群体;走出来,学习并实践赵家本身当年如何推翻民国的成功经验。须知,民间戏言“共产党是造反的祖宗”有一定合理性。我们专制的对手十分强大和狡猾。其历史上多次吸取其他高墙被推倒的教训:五六年苏共二十大否定斯大林权威,直接导致一代苏联青年包括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在内的初步觉醒,赵家如坐针毡,也因此坚决不肯彻底否定毛泽东;八九十年代的苏东风波,共产体制如残败破叶,随风而逝,赵家再次系统研究,精心布置,全面规划,终有屹力之后近三十年仍不倒。赵家两次总结,加上中华民族缺乏宗教情怀,较容易放弃良知,利益至上,导致今日民主长期困局。所以,致力于民族进步的人们,如不十分警惕,百倍努力,千倍团结,万般奉献,就不要盼望民主自由之花在中华大地盛开。或者诸事不做,停滞在等待所谓经济垮台、自动墙倒的虚妄之中耗尽自己年华。

不要停留在各自为政。在此强大、狡猾、掌握无数资源的赵家人面前,弱小的民主力量,如再不团结一致,仍停留在各打小算盘、各抱个人野心、祈望未来挣得个人利益,将会彻底被专制各个击破、毫无战斗力,而个人则沦为时代弃儿。未来属于真正胸怀大志而艰苦卓绝、海纳百川而大公无私、矢志推墙而但成事由天的千百民族精英们!

五、最后,老兵维权与深度觉醒

老兵们据说将到手的18万元,能解决这辈子问题?多数人到中年,甚至不少是当年的伤残军人,这点钱何以对付未来几十年的各种必定而即将到来的疾病?如今的医院如同敛财的无底洞,人人早已领教;年年无节制印刷钞票,官方公布的M2数据数十倍增长,稳居世界第一,导致物价飞涨,此养老钱乍看不少,却必定迅速缩水,不值几何,往后的日子还有好几十年;大中城市房价更是高不可攀,即便小城市,一套房子也动辄四五十万元以上。哀哉!昔日士兵们或为“国”在战场流血拼命,或为“维稳”、“平暴”于街头对同样维权的百姓大打出手,良心全昧,今日退伍之后却要么蜗居,要么啃老,竟至于难以有一套遮风避雨的住房,更遑论照中国国情得为小孩准备套结婚的新居;通过冒险的北京维权,一部分军人侥幸得到了随时将贬值的抚慰金,可许许多多的其他战友们咋办?昔日奉命违心镇压的无数百姓的权利谁来维护?以前天天接受“爱党、爱国、爱人民”教育,今天何故对他人遭遇无法关切?再放眼望去,全国数十万百万的局长、厅长、科长、厅长、部长以及党委系统的大小书记,需要像退伍军人一样为生病担心、为养老忧愁吗?甚至他们的小孩、亲属哪个不是占据着社会最好的单位,享有最好的资源,军人们的小孩能这样前途无忧吗?那么“从此站起来了”的到底是人民还是官员?双手捧着这来之不易甚至冒着牢狱之灾风险得来的18万元,不能不思考:为何冒险维权、抗争的总是自己和其他老百姓?何曾见过书记、局长、厅长们组队上街维权?印度人口与中国差不多,2014年印度财政收入2000多亿美元,中国官方公布的这一数据是22000亿美元,十倍于印度,但印度早已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免费公共交通,中国收的那么多钱,到底花在哪里去了?同族同种的台湾民众福利优厚,泰国也是全民30泰铢(约6元人民币)包看百病,在中国则官员才能免费包看百病,百姓无钱立马滚出医院;这究竟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度还是官员高高在上的国度?税收就那么多,饼就那么大,毋庸置疑,官僚们拿去了其中最大的一块,奢侈无比,挥霍无度,而民众包括退伍军人在生存线上挣扎,特权阶层垄断了一切资源。社会,何其不平等、不公平!

强制掠夺完民众创造的税收花天酒地仍不罢休,权贵们以贪污、受贿等手段,从社会疯狂敛财,纵容乃至参与不法商人彻底污染了水源,污染了空气,制造出假货、有毒食品、有毒药品,十几亿人丧失安全的生存、生活生态环境,雾霾蔽日,癌症盛行,青山不再,绿水全无;同样,社会环境恶化如斯,权贵们堵住大家的耳朵,蒙住大家的眼睛,更捂住全民的嘴巴。因特网是人类文明的一大革命性进步,全世界畅通无阻,自由分享资源、信息,所谓赵家权贵阶层对此恐惧无比,宝贵的税收不用在民生上却花费巨资拼命封锁、阻断与国外的联系,可以断言:古往今来,试图遏制人民自由获取信息的势力一定充满邪恶与虚伪;而新闻联播则天天片面报道,对国外选择负面消息,国内永远形势大好;按神圣的《宪法》规定的权利,民众发声声讨种种不公社会现象,或维护自身权益,或呼吁从制度、法治、源头上彻底监督公权力,建立公平社会,却须冒着被包括昔日退伍军人在内的强制力量镇压的巨大风险,如同今天退伍老军人担忧新军人毫无理性与良知的镇压,可年轻的军人数年后何尝不会又成为维权的老军人:呜呼,原来如此,军人们怎会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其实正是对面百姓队伍中的一员,须面对的是特权官僚阶层!而要改变的不是一时一项政策,而是导致自己权利受损、官僚阶层们赖以生存与掠夺、贪婪和疯狂的土壤:专制制度!不改变这一制度,不推翻这一专制高墙,民众永远无权,官僚永远在上,公权永远泛滥。

最后,作为八九民运的参与者不得不说的话。我们观察到,在维权的老兵里许多都是我们的同龄人,他们中很可能有当年在北京执行戒严任务的军人,那时那些士兵和我们被政权的强力划属为两个阵营。这些军人当年有没有犯下直接的镇压罪行,不是本篇所论述的内容,但是我们要强调的是,不要忘记被中共军队血腥镇压的八九民运的诉求是社会公正,是反官倒反腐败,是争民主争自由,假如这些诉求和应有的政治改革不是因为天安门屠杀而夭折,退伍军人——中国的无权者的一部分——的权益不会遭到现政权如此无情的侵害,老兵们也不会拼老命冒险维权了。每一个人,包括现役或退役军人、包括警察甚至包括握有重权高高在上的官员,都应该思考一个问题:你的权益、尊严的最可靠保障在哪里?深层的醒悟,这才是军人们维权的真正意义所在。

yingbao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