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点心: "Xi核心"风光下的隐性问题|北京之春

2.jpg.png.jpg

十八届六中全会,习近平被封为“核心”,一时风头无二。在大家都对习近平的胜利议论纷纷时,却很容易忽略被表面风光隐藏起来的问题!虽然现在习近平拥有了“核心”的头衔,对他在党内争斗是有利的,但离他真正拥有“核心”之实还有一段距离!

2016年11月号

一、习核心虽然被确立,仍没取得主导权。

习核心虽然被确立,但单从公报来看,并没有反映其在高层人事安排上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有绝对主导权,最多像江泽民一样有最后拍板权,但这是要充分征询各方意见及酝酿的。公报中指出“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始终坚持,任何组织和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以任何理由违反这项制度。”“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党的各级委员会作出重大决策部署,必须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和建议。必须尊重党员主体地位、保障党员民主权利,落实党员知情权、参与权、选举权、监督权”。这保障了其他常委在人事安排上拥有较大发言权。

公报还提出“坚持正确选人用人导向……选拔任用干部必须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坚持五湖四海、任人唯贤……党的各级组织必须自觉防范和纠正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种种偏向……任何人都不准把党的干部当作私有财产,党内不准搞人身依附关系。”这从制度层面再次保障了党内各派人马都有平等的提拔机会。

二、习核心虽然被确立,但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可并宣贯。

在公报中只有一处提及,却是一笔带过,故意整的很含糊。在公报开始部分有处这样说到“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中央政治局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党的正式文件这样表述是首次,以前都是这样表述的“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不同之处就是少了“党中央”三个字。除此之外,公报再无提起“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在公报后半部分党内监督再次提及党的系列思想时,就只有“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了,“系列讲话精神”共出现2次。而且公报最后向全党发出号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时,也并无提及学习习近平的思想理论。

随后六中全会精神宣贯的中心也是“习核心”,从中央到各地的宣贯中,也很少提及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思想。在李克强的党组学习上,李克强需要时用的是“贯彻新发展理念”,而不是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思想;而其他常委有的根本没有提及,如张德江,有的即使提到,用的也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地方上也是如此。

这些都说明,习近平鼓吹的治国理政思想并没有被高层认可,其想在十九大上写入党章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做。

三、对“习核心”响应的速度不同

六中全会27日结束,李克强(张高丽)、张德江、俞正声就迅速在28日组织起党组学习宣贯会,并被新闻联播及时报道。虽然从新闻画面来看,参与人员很少,但很迅速。同时各地省委也迅速召开了学习宣贯会。可奇怪的是,刘云山、王岐山迟迟没有动静,直到11月1日、2日王岐山、刘云山才先后召开了学习宣贯会,不过从新闻画面来看,人数明显多了许多。刘奇葆在28日主持召开了学习宣贯会,刘云山并没有参加,而是在过了几天后的11月2日另外主持召开了一次。在这些常委中,俞正声最积极,他召开了两次,除了28日那次(规模小),他在31日又召开一次(规模较大),并且邀请了王岐山参加。

作为这次《准则》《条例》的主要起草人刘云山、王岐山却对这次会议精神反应不够迅速,算是最后一批了,着实让人奇怪。唯一靠谱的解释是这次六中全会的召开对刘云山、王岐山产生了不利的因素,比如他们两个没有拿到连任的资格,而其他常委之所以积极,是因为这次全会让他们满意。

那些认为习王是坚固同盟的人,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记得上次“十日文革”期间任志强挑战习近平的事件中,力挺任志强好像也是中纪委的王岐山,这次反映不积极的也有王岐山。王岐山好像也很少公开高调吹捧过习近平。面对这个既懂经济、反腐搞的有声有色、能力出众、背景雄厚、又不喜欢拍“习核心”马屁的王岐山同志,习近平不知做何感想!

三、谁最想打破“七上八下”的潜规则

由于王岐山年龄到站的问题,很多人普遍议论,习近平会想方设法打破“七上八下”这一潜规则,为他在二十大上连任铺路。事实果真是习近平最想打破“七上八下”这一潜规则吗?

习近平明年才64年,习家军的年龄普遍也低于67岁,竞争十九大政治局或常委年龄绰绰有余。所以这根本不是十九大之前习近平担心的问题,目前他要处理的棘手问题很多,要打破的规矩也很多,他哪有精力去搞这个问题。这个“七上八下”的问题留到二十大之前再解决不迟。他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如何掌控十九大人事,建立一个有利于自己的政治局,来巩固自己刚刚得来的核心地位,否则会落个有名无实的虚职,何谈废除“七上八下”的老规矩!何况“七上八下”的老规矩目前总体上来说对习是有利的,习近平没有傻到废除一个对习家军有利的规矩,而重新建立一个不利的规矩。

另外,团派年龄也普遍偏小,这个“七上八下”的规矩对他们来讲形同虚设。他们也不可能主动提出废除“七上八下”的老规矩。

那谁最积极主动呢?哪一派年龄过格的越多,哪个派别最积极!哪个人年龄到站要下了,哪个人最积极!这是判断事物是非曲直的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从党内各派来看,显然江派老人最多,在政治局的可入常的后备人选中年青人最少,在中央委员可入局的后备人选中年青人也不多。虽然“七上八下”是当时江泽民为挤走他人而定,但现在“七上八下”对江派不利,所以江派又最想废除。而在政治局常委中,除习近平、李克强还年轻,其他人都到站了。废除“七上八下”的旧规矩,显然对他们都有利,而在这些常委中,大部分都是江派的人,王岐山的提拔也有江泽民的功劳,但他与习结成了同盟。严格讲,习近平也是江的人,但他背叛了江。

所以海内外近几年来一直鼓吹习近平要废弃“七上八下”,但是一旦废除“七上八下”,习近平就没有充足理由让其他常委全部下台,其他常委可以以“保持最高层的稳定与连续性”为借口,最多同意换掉一两个常委。那换谁不换谁,是个头疼的问题,需要重新找个理由让别人下台。而且一旦废除“七上八下”,那么在政治局符合入常条件的一下子就多了许多,比如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这样做的结果如果波及政治局,就会很难让政治局江派人马大批下马,这样十九大政治局就会继承十八大的基本局面,不会产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样江派就能继续在常委会、政治局保持较大发言权。

废除“七上八下”还会导致习家军、团派年青人马不能大批上来,尤其是习家军,因为位置都被德高望重的人占着,要想上去得论资排辈,排到他们才行。这一招,在十八大竞争常委时江派已经用过一次,把本来希望很大的汪洋等年轻一点都给挤掉了!

在这次全会上除了同意习提出的核心要求外,选人用人也不再唯年龄论,被写入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准则》中这样写到“党的各级组织必须自觉防范和纠正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种种偏向。……坚决纠正唯票、唯分、唯生产总值、唯年龄等取人偏向,坚决克服由少数人在少数人中选人的倾向。”

总之,这次公报也仅仅是给了习近平一个“核心”的头衔,可能党内各派大佬还不想一次给予习近平太多,也许还有其他交易没有与习近平谈妥,还要看看十九大前习近平的表现!

至于习近平能不能在十九大上把“核心”做实了,彻底摆脱中共众元老的束缚,还需要从两个方面观察,一个是高层人事主导权,尤其是政治局以上人员的主导权;另一个是习近平的治国理政思想能否写入党章?他的思想写入党章的时刻,也是他在中共的历史地位得到确认的时刻!这个事情很快就会在十九大上有答案,让我们继续观察吧!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