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与"独裁"的碰撞: 立法会宣誓风波|纽约时报中文网

2-jpg-png

因在就职宣誓时发表香港独立言论,两名立法会议员引发争端。港府有可能提请中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事释法。本土派称,北京破坏一国两制,才促使港独兴起。

傅才德, ALAN WONG 2016年11月3日

题图: 最近当选的香港立法会议员梁颂恒(中间戴眼镜者),本周三试图重新宣誓就职后,遭安全人员限制。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事情的起因是,两位新当选的年轻议员在宣誓的时候,在香港的主权统治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正式名称中用了一个贬义词,其中一人还加上了一个脏话

除了大幅改动所有香港立法会议员都必须进行效忠宣誓之外,议员游蕙祯(Yau Wai-ching)和梁颂恒(Sixtus Leung)在咒骂的时候,还打出了“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的横幅。

游蕙祯和梁颂恒于本周三在香港立法会大楼外。 忠于北京的香港政府已要求法院体系裁决立法会是否可以让两位议员重新宣誓。Vincent Yu/Associated Press

而中国正在直言不讳地予以回应。

忠于北京的香港政府,对于立法会是否可以让这些议员重新宣誓就职,已要求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的法院系统进行司法审查。香港政府和北京都希望这两个支持香港独立的代表腾出席位,而不是重新宣誓。香港的法院将于周四就此事进行聆讯。

 

但是,本周三,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两人的声讨,经香港新闻媒体进行报道后,引发了人们的担心,因为北京可能绕过香港的法律程序,对香港的小宪法作出罕见的释法,有效地禁止梁颂恒和游蕙祯就职。

这种前景让香港政治、学术和法律界的很多人感到忧虑。香港从英国继承了一个强大而独立的法律体系,在为1997年恢复中国对香港的统治铺路时,中国已誓言至少将其保留到2047年。但香港有一部微型宪法,称为《基本法》,它赋予了中国傀儡立法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权,尽管这项规定极少被援引。

人大常委会正在开会,如果他们在会议上对这个问题进行裁决,就相当于没有独立法院传统,也不想对释法展开真正辩论的中国大陆,将践踏高度发达的香港法院制度。立法会最早可能在本周开会讨论这个问题。

香港司法独立,是大量跨国公司、银行和律师事务所将亚洲总部设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法学院讲师张达明(Eric Cheung)在接受采访时说,人大作出的任何释法都“将从根本上破坏香港的法治和香港法院的解释权”。香港大律师公会(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本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北京作出释法将会“对香港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带来极大冲击”。

声明还说,此举“实为百害而无一利”。

游蕙祯和梁颂恒等主张香港获得更大自决权人士的行为,触动了北京的要害。对于西藏、新疆等其他地区的独立运动,北京进行了严厉打压。

但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北京曾承诺香港拥有相当大的自主权,人们可以自由表达这种情绪,而不用担心被逮捕。这种自由在10月12日宣誓日得到了体现,当时游蕙祯和梁颂恒把中国(China)念成Chee-na,类似于“二战”时日本占领期间对中国的贬称——支那。

由于其常规的威权式镇压手段在香港使用受限,中国动用宣传机构对两人进行了口诛笔伐。本周三,中共主要党报《人民日报》发表了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的一篇采访,他在采访中称游蕙祯和梁颂恒的行为“恶意明显”。

“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允许在中国领土上发生,”莫纪宏说。“如果在香港特区内不能处理好此事,中央应当果断出手,决不能养痈遗患,必须要将‘港独’苗头消灭在萌芽状态。”

25岁的游蕙祯和30岁的梁颂恒也对中共进行干预的可能性进行了猛烈反击。本周三,他们闯入立法会,试图重新宣誓,引发了一场混乱,却没有成功。立法会主席说他们的举动很“荒唐”。

“我担心‘一国两制’遭到破坏,”游蕙祯告诉记者。“一旦中共政府选择对《基本法》作出释法,这就意味着他们的独裁来到香港,这是所有香港人都不想要的。”

梁颂恒提出的一个在很多香港人看来都是显而易见的观点。港独行动是新兴的,它是人大上次对香港如何管理其事务树立规则的直接结果。那是在2014年,人大为香港最高级官员的选举制定了严格的指导方针,以确保只有亲北京的候选人可以出现在选票上。

该决定引发了巨大抗议,梁颂恒和游蕙祯所在的政党政治团体“青年新政”(Youngspiration)也因此而成立。港独支持者的主要信念就是中国的干涉破坏了“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和香港独立是香港政体的两个模式。”梁颂恒说,“当你破坏其中一个时,就不可避免地会促进另外一个。”

2014年的裁定是提前发出的信号。但是全国人大可能会干预宣誓的消息还是令很多人感到惊讶。法律学者张达明说,在涉及两名议员的事件中,相关的主要法律是一项关于宣誓的地方条例。他说,这不应该在全国人大的管辖范围内。

更重要的是,人大可能会先发制人,让香港法庭无法进入处理程序。自1997年以来,中国立法机构对香港《基本法》只作出过四次释法。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阅读本文英文版。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