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祖田: 也来说说Xi核心|北京之春

2.jpg.png.jpg

习核心搞得国内国外皆不安宁时,新八旗子弟也会对习核心采取行动,当然又会打着救国救民旗号。说不定,这是加速中共末日的好事情。习的核心路有点意义,就在于坏事可以转化为好事。

2016年11月号

先看看中共几个核心的变迁。

中共早期的领袖是陈独秀。但他更多是中共的精神教主,虽光环耀眼,却两手空空。于是,陈氏可以借助五四声望常摆家长架子,但从无核心之实。

因为此时的中共,无非共产国际总公司派驻中国的子公司,任务就是贯彻、执行莫斯科的决策和指令。做得好,工资照领还有奖金。反之,断炊到散伙就是时间问题。此种无财力甚至无法人地位的子公司,拿什么去形成利益集团?没有利益集团,谁做总经理也组织不了自己的嫡系人马。这号总经理,自然做不长久。

此后十余年,乃中共上层群龙无首时代。此时,中共已拥有颇具规模的武装,也就有了通过“打土豪”得以存活的相当财力。不过,要形成足以与国民政府分庭抗礼的实力,它仍离不开苏联。于是,远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凭恃“国际”这把尚方宝剑,仍可以对各路军阀控制的几块根据地发号施令。但是,这并不等于中央拥有绝对控制权。毛泽东在江西的几起几落颇能说明问题。在毛这方面,实力远未达到自作主张后不受惩罚的地步。在中央方面,尚方宝剑总是显得鞭长莫及,要保住和壮大武力资本,还少不得毛这号山大王。

毛泽东核心地位的形成,实际始于收编了原气大伤的第四方面军。这支张国焘率领的军队,惨败内幕如今有所披露,但很不够,不排除是心狠手毒的毛泽东的借刀杀人。从此,他依靠彭德怀、林彪两支基本力量,便足以震慑党内军内各个山头。随着抗战胜利,八路军、新四军拥有了百万之众,他的地位、权威便众望所归了。因为中共总算有了夺江山的大本钱,头功当属毛。只有夺得江山,各个利益集团才能发大财。既然毛让他们看见了明天,他们便没有理由不拥毛。

毛泽东不负众望,几年后,果然夺得了江山。并且,总地来说论功行赏方面,毛不算很偏心。于是直到文革初期,毛泽东由公认的核心加冕为“四个伟大”,中共上上下下皆买这个帐。

毛泽东行使着不受制约的权力,给中共政权及权贵们造成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局面,主要是文革的事情。这个素质低下的掌权团队,此时还难以相信,已然蜕变为邪教王朝的“共和国”,“上世”也就是十来年。不过,他们凭直觉就能看见,不赶紧结束文革和毛路线,洪水滔天就是时间问题。不复这个前提,甭说后来的改开了,邓小平能否再出山都难说。

既已出山,邓小平不支持改开都不可以。因为继续毛泽东那一套,党内难获多数支持尚在其次,主要是他无法开启属于他的时代,且不说要负几亿人的期盼了。老百姓真心拥戴的重要性,如何利用这方面他有大聪明。他心知肚明,党内外寄希望于他,主要是看重文革后期他搞的整顿所带来的生活希望。

所以邓小平核心的形成,权力圈内离不开他的资历与权术,就全党全军全国各阶层而言,凭借了“中世”时期巨大的民意气场。直到六四,他的垂帘听政,整体上是被理解的。毕竟,他支持了改开,改变了毛的大部份恶政,从未要求党主席称号,没有讳言独裁的恶果。

但是,随着六四枪响,邓小平那个改开是为国家民族的神话也就破产了。中国社会开始了真正的广泛觉醒:民主纵有千般不足,也比专制强。因为集权、专断、独裁一旦发疯,就没有力量制约它,恶果也就难以估量。

上述这段中共史,说明了什么呢?

即便站在中共的角度,它也足以说明:战争时期,反政府军的集权和专断是必要的。但是成了执政党,特别和平建设时期,不论集权短时间内表现出了何种效率效益,都抵销不了它势必引发的巨大恶果与无穷后患,从而加速“下世”的到来,包括核心人物从八方仰视到千夫所指。这既是逻辑,也是现实。
习近平当局是否真切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我个人不相信他们看得很清楚。因为从常识上说,他们纵然知识平庸,看清楚这一点并不难,问题是思维上特别利益上不允许他们认真看。他们自有一套认为管用的思维和逻辑:无核心,革命失败。有了毛核心,革命胜利。有了邓核心,中国成了世界第二。要实现两个一百年,习核心也就少不得。

然而这只能是神逻辑。比较合理的解释是,跳不出马列毛原教旨和党国利益的习近平可以这样振振有词,中共上层不会没有头脑清醒者。他们不会看不见,依得毛思想毛路线毛独裁,秦二世而亡的危险并非不存在。邓支持改开,顶多修复了一半病灶,既停了修复,垂帘听政便又使旧病复发,六四由此而来。江、胡时期并无新的实质内容,一党专制没有改也改不了,也就只能是邓时代的延伸。政令不出中南海以及九龙治水和一泻千里的官德损、民德毁,原因不在上层分权和任期限制,反倒是它们延长了中共的寿命。中共不可救药的原因,在于六四后党卫军对党的特权横行的保驾护航,使政改、社改完全停止,使经济改革突破不了瓶颈,使上上下下信念崩溃。太子党的为所欲为带动了官场的竞相效仿,江、胡只能做维持会长。固然,江的低劣品行和胡的懦弱性格也加剧了步入“末世”的生态恶化。

况且,久病也能成医。今天的中共,其实不乏其人看问题并不肤浅。因为有几点只要不是白痴就能看出来:一、毛核心是有历史原因的,历史形成的人事惯力不可能一下子扭转。二、邓核心在确立改开路线前很有必要,非如此镇不住那些愚顽元老的可能发难。三、江核心实际名不符实,可以忽略不计。四、且不说核心的巨大恶果与无穷后患了,要成为核心,决然少不得有支基本队伍支持与党心民意的认可,这两个条件今天已不复存在。那么,为什么还要任由习当局胡闹呢?

这就要从更深的背景来看问题。

大体上说,六四之前,红朝的内核仍是党天下。只要是党的人,就都有可能飞黄腾达。六四之后,情况突变。有了那帮革命元老的毫不掩饰,自以为已经成熟的太子党们便彻底顿悟,江山表面上姓党,实际就是他们。既然江山是他们的也只能是他们的,他们当然想怎样就怎样。无须多顾忌,只要军权在手,大不了再来一次六四。那么多太子党既捞钱财又抓军权,足以证明这一点。

新问题随之而来。不管他们是否都踊跃地参与了财富大抢劫与争做新军阀,至少心理上一支以他们为核心的新八旗队伍已经组成。实际,不论元老们在不在世,江泽民哪有抗衡太子党的力量?他充其量对太子党的个别人动点小手脚。整体上,他也好,胡锦涛也好,都须讨好、迎合太子党。

最有说服力的例子,当然是前王爷薄熙来和当今皇上习近平,比他们德才强上一百倍的民间寒土多了去,就算入了党,也实难青云直上,他们却可以。诚然,高官显贵并不都是“满人”,更多是“汉人”但这样的问题岂能用人头来量化?如果可以这样量化,整个大清国就从来不是满人政权,而是汉人政权。关于江泽民和胡锦涛,还得补上一句,前者需要扯出个继父江上青来为自己正名,世人皆知,后者只恐自己都要承认,他就是个代理掌柜。

这样的无情现实哄得住老百姓,又怎能哄得住中上层的大量技术官僚油条。他们有能耐改变这般现实么?如此,那些官样文章怎能再让他们动心动情?他们理所当然看破红尘后快活一天算一天,不捞白不捞。他们焉能不知走上这条路后难卜凶险,但仅仅一个人性的弱点,他们就回不了头。官场腐败不可收拾,就是这样上行下效,互相作用的结果。

同样的道理,这情况瞒得住老百姓,又怎能躲过新八旗子弟的眼睛,偏偏不乏民间上来的官僚的肆无忌惮不亚于甚至超过了太子党,这就突破了新八旗子弟特别太子党能容忍的底线。很简单,任由这种情况发展,他们的江山只会被蛀空到崩坍。习当局的强力反腐,由此而来。而支持他反腐的力量,首推太子党和红二代。

不过,如同改开取得了元老们的共识,但如何改,改到什么程度,元老们却达不成共识一样,应该反腐,太子党统领的新八旗子弟是有共识的,但怎么反,反到什么程度,他们却是且行且看。这也难怪他们。一、他们当然愤怒。为了这个江山,他们中某些人是有节制的,甚至甘于清贫,当然要惩办一批胆大妄为的投机官僚。二、他们也心虚,如果官员上升的渠道仍具备“五湖四海”的大体公平,想必出不了那么多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官僚。如今不止是官民对立,另有官官对立,一定要避免文革式大折腾,他们可是心有余悸。无论如何,反腐不能反到自身。三、他们不反对清除薄熙来,不外乎此人锋芒太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都为他丢脸。拥戴面相憨厚、政绩平平但不出格的习近平,就是要防大折腾。四、反腐一路斩关夺隘,习近平竟然对治理中国飘飘然了。他的刚愎自负,好大喜功,特别喜听谀媚声音,发展下去同样危险。如今,大权在手的习近平已不能再接受任何人的“干政”,对于当初极力拥戴他的力量而言,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四年来,习近平基本上兑现了上台前与支持力量的密约,一切以红色江山为重。但是,事态越来越走样也是事实。倒也不能多怪罪他。他哪里料得到官场也好,民间也好,乃至军队,人心不古到了如此程度。反腐是既定之策,但又不可以往病根上引,这个度就是神仙也把握不了。下滑的经济更是冲着他来似的,一下子就扭转了老百姓的目光。属于他的基本队伍人数太少,很多太子党成员名声太臭也不宜上前台,他去哪里搜罗大批忠于他又能干大事的人呢?他得罪的人太多,牛皮吹出去了,不容他不疲于奔命,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如今,哪怕明知集权不好玩,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此次六中全会“核心”的通过,与会者举手表决颇耐人寻味,用此种方式拥立新核心,无异于威逼所有与会者签订城下之盟。显而易见,这些道貌岸然的与会者,既然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仅仅看上一眼“东厂领班”王岐山,还有哪个敢投反对票?况且,习近平早就是全面主席,早就是事实上的核心,再送他一顶核心帽子又何妨。此外,谁又敢说那些技术官僚里面,没人在等着看热闹?

至于太子党仍旧拥立新核心,整体上的心态一样明摆着:就不说大厦将倾了,至少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们皆心知肚明。变天对他们并非不可考虑,前提是至少还要给他们一段相当长时间,让他们把退路都安排妥当。亲属的绿卡,海外的帐户,国内的动产不动产,全是费力又费时的事儿。在此之前,只要习当局还能稳住阵脚,就不可以泼冷水,打横炮。此时换马,只能是折腾,犯大忌。关于境外的非议,反共分子的揭露、声讨,反正见得多了,见惯就不怪。

这样的核心之路,对中国,对十几亿人,对中共乃至习近平亲属,只会凶多吉少。当然,短时间内集权也能表现出效率,不可以忽视这一点。但是,高度依赖毒品的重症者,亢奋期只会越来越短。剂量越大,离死就越近。我个人以为,日后习近平走麦城,劲敌不会是现时官场,现时的权贵基本上是行尸走肉,心虚气短。而是十九大或者二十大后的官场。不排除这一点,习核心搞得国内国外皆不安宁时,新八旗子弟也会对习核心采取行动,当然又会打着救国救民旗号。

说不定,这是加速中共末日的好事情。习的核心路有点意义,就在于坏事可以转化为好事。

bei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