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戈铤: Xi核心加冕 造神戏正酣|民主中国

2.jpg.png.jpg贵党贵帮从井冈山落草打家劫舍时代开始,到领苏联卢布、叛乱民国、保卫苏维埃,到打土豪分田地,到哄农民玩玩搞合作化把土地收走,到公私合营劫掠资本家财产,到癫狂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到全民疯狂的文革、到出动野战军坦克和冲锋枪、镇压手无寸铁的争取自由民主的民众的六四,无论是劫掠还是杀人,贵党贵帮假以“人民”的名义,现在加冕“核心”,又是以代表人民意愿来造神。

2016-11-5

十月底,帝都北京的中共朝廷权力大戏又自嗨到高潮。大戏的戏文陈词滥调,云山雾罩,但剥开其粉面油头,其实四个字足以给这出大戏命名:登基加冕。
不就是习近平通过这次大会,巩固了梦寐以求的权力,黄袍加身,登顶“核心”吗?不就是中共习帮主成为继邓小平、江泽民之后第三个正式获得“核心”名号的独裁者吗?中共国的开国毛太祖,权倾天下,自我造神成功之后,中共权臣给老毛奉上的“四个伟大”的尊号:统帅、导师、领袖、舵手等等,哪个不比“核心”的名号更气势逼人,更能号令天下?
但极权专制王朝的政治能量必成递减之势。一代政治庸人——胡面瘫帝被江蟆蛤帝垂帘听政十年,军中东北虎徐才厚、西北狼郭伯雄左右夹击,政法沙皇周永康挟维稳遮天蔽日,影帝温家宝的苦情戏演得连自由派知识分子都犯迷糊,这个时代虽然乌烟瘴气,贪腐盛行,毕竟,中共航船更多向邓氏灵牌靠拢,而非向毛氏幽魂靠近。
及至习近平执掌中共帮主大位,演出了一幕比雍正夺嫡更精彩的21世纪专制王朝的权力大戏。
帝都的中共朝廷邸报《人民日报》,虽僭越人民的名号,数十年来坚持宣传谎言不动摇,近日发社论《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力挺习核心正式加冕:“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已经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这次全会,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是党和国家根本利益所在,是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根本保证,是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迫切需要。”
奇也怪哉!贵党贵帮——中共,要“从严治党”,实质上是要从严清理门户,大搞内部斗争,吹响向习帮主效忠靠拢的集结号与冲锋号,贵党贵帮自娱自乐、自摸自慰、自嗨自玩也就罢了,怎么能说“反映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难道也反映了那些被强拆而上告无门的人们的心愿?难道反映了徐州被强拆活埋的九旬老太的心愿?反映了贾敬龙、刘大孬、范木根、李焕君等人的心愿?反映了乌坎为土地维权的村民的心愿?反映了藏区成百自焚僧尼的心愿?又或者,什么时候征求了我的同意,反映了我的心愿?
贵党贵帮从井冈山落草打家劫舍时代开始,到领苏联卢布、叛乱民国、保卫苏维埃,到打土豪分田地,到哄农民玩玩搞合作化把土地收走,到公私合营劫掠资本家财产,到癫狂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到全民疯狂的文革、到出动野战军坦克和冲锋枪、镇压手无寸铁的争取自由民主的民众的六四,无论是劫掠还是杀人,贵党贵帮什么时候不是口含天宪,以“人民”为你们的遮羞布?!
朝廷的邸报虽然下作无耻,但也透露出中共朝廷向“斗争”回归的重大信号。
邸报说:“习近平总书记在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中已经成为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这个新的伟大斗争实践何指?请朝廷能否晓示天下?
我的理解是:这个“新的伟大斗争”,对外对内,都是习包子、习庆丰帝、习宽衣帝的要折腾一下的招牌行动。
对外,继续以美欧日等民主国家为“敌对势力”,抛弃邓小平的“韬光养晦”的龟缩政策,强行抗衡,在南海填沙造岛,激发美帝的猜忌和防备;一面用银弹战术,到处大撒币,换来登英女王金马车,压寨夫人在联合国妇女大会演讲,但仍被希拉里蔑称为SHAMELESS(无耻)!
习包子对内的伟大斗争实践,尤其是党内斗争的成果当然丰硕,把自己贪腐的同僚,成批圈禁,这个本事,当然是满清雍正也望尘莫及的。先擒东北虎,再射西北狼,拿下薄熙来,灭掉周永康,捉拿前朝大内总管令计划,这戏码比雍正捉拿隆科多和年羹尧、圈禁八阿哥与十四阿哥精彩多了。然而,借反腐以令诸侯,何以太子党家族几乎无一触动(除薄贝勒有反意须除掉之外)?何以东厂西厂缇骑四出,成为超越司法的机构?巴拿马文件一出,按说从严治党,该按图索骥,何以姐夫安然无恙?李家公子王孙、阿哥格格毫毛无损?说反腐,贵帮就是天下窃据民权民地、狂吸民脂民膏民血的第一腐烂之帮,贵帮在党天下、在没有三权分立的体制下反腐,哄弱智儿童玩,是吗?把全天下国民均视作下贱的糟糠,可奴役可榨取可欺骗的畜生与奴隶,是吗?
习包子的“党外斗争”,成果也让国际社会刮目相看。至今,那些手无寸铁、因言获罪的书生们,如刘晓波、许志永等人还在习的牢狱,709大抓捕,李和平、王全璋、周世锋等人还在牢房,成批的律师家属受打压、被监控、被迫害,这就是朝廷邸报宣称的“伟大斗争实践”吧?
中共帮派从始至终,直到有朝一日灰飞烟灭,注定是一个斗争的党。不仅党章有体现,而且其操控下的宪法也有体现。暴君毛太祖曾说:“十亿人,不斗,行吗?”毛又说:“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中共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斗得不亦乐乎,斗得昏天黑地,斗得神鬼皆惊。与天斗,斗出了满天雾霾;与地斗,斗出了遍地污染;与人斗,斗得人欲横流,骗子成群,人人害我,我害人人。那些朝中亲贵,今为座上客,明为阶下囚,虽美酒美女美房美钞在握,却全无做人的趣味,人人惊恐无日,都在去留和脚底抹油移民之间徘徊。
习朝的登基造神大戏,不是十月才突然高潮。今年伊始,各地督抚的劝进效忠,已经铺垫出前戏。其中以夺笔书记李鸿忠跪舔的姿势最妩媚可人。也只有中共这样的帮会门派能培养出刘少奇、林彪、李鸿忠这样的奇葩”忠臣“,每个人都有一手独门拍马跪舔绝技与暗器。刘少奇进献“毛泽东思想”,林彪进献“四个伟大”,李鸿忠进献“忠诚不绝对,绝对不忠诚,”都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典范教材啊!有网文说李鸿忠是朝常委跑步前进的架势,我看这是向副统帅冲刺的架势。另有吐蕃总督陈全国,也是跪舔高手,居然文革和北韩还魂附体,吐蕃代表团都佩戴帮主徽章,帮主圣眷皇恩,能不滴下,拔擢此人出任西域督抚,跻身神仙局——政治局吗?(苏东共党垮台之后,苏东共党大员戏称:入苏联政治局,就过上了神仙的生活。)贵帮中共的逆淘汰法大致如此,魔兽当道,人渣上位,不佩服不行!
无论如何,一个时代掀开新的一页。从制造“大大”的神话,到“核心”加冕,一夫为刚,万夫为柔,一夫为皇帝,万夫为臣妾,一夫为元首,万夫为奴隶,自今年十月起,李克强、俞振声、王岐山等饱学诸君,再见习核心应该匍匐爬行叩首而入才对,别看王岐山作为习等盟友清剿政敌,权倾天下,但政治蜜月何时完结,也可以掐指算来。况且,前有武则天与周兴、来俊臣之旧事,王岐山先生就不怕步周兴与来俊臣的后尘?!
“新的伟大斗争实践”,听得无数知识分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芙蓉镇》中的王秋赦“运动了”的呼号声又回荡在神州大地,文化大革命不是七八年来一次的问题,而是文革从井冈山一直延续到中南海2016的金秋的问题。毛的腊肉果真腌制成了腊肉吗?毛的后继者焉能不鬼魂附体,跳大神的戏码一出又一出,狂舞个不停?
正如末日山的毒焰下,魔苟斯后继有人,索伦的宝座上黑影更加深重(魔苟斯与索伦均系托尔金小说《指环王》中的人物)。戒灵的利爪已经张开,兽人的兵器锃明瓦亮。魔戒已经归来,核心已经登位,斗争的信号已经发出,中共船上的走卒和行尸走肉们,听到帮主和老大的号令了吗,你们准备好血肉之躯,来为帮主和老大的狂欢与梦想当炮灰与肉泥了吗?你们邪恶的身躯和丑陋的灵魂,在指望从权力的祭坛上分一杯人肉羹、喝一杯中国奴隶的人血的同时,也想好了你们如周永康、令计划之流被圈禁、被折磨、被灵魂阉割的宿命了吗?
这个继苏联邪恶帝国之后,史上挺立最久的极权残暴政体、劫掠与盗贼型超级帮派——每当有海内外的糊涂虫还指望它能自我改良,有海内外骗子与帮凶还拿些幻想习包子能成为蒋经国、扯些书记改总统的屁淡之时——我就想像胡屠夫狠扇范进一掌:“也不拿泡猪尿泡照照自己!”我想断喝一声:“北京的中共朝廷大戏都已经逆民主潮流而动到核心的高潮了,你们还在意淫自摸幻想改良、幻想明君盛世?!”
而这苦难深重的祖国,你行尸走肉般的奴隶臣民,何时能成片地治愈,成片地觉醒?祖国,你何时能从魔苟斯与索伦的毒焰、雾霾与暗影下解放出来?祖国,什么时候,善良的人们不必像朝露一样凋谢,丧钟不每时每刻都在为所有人鸣响?祖国,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是坟墓与停尸房,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是疯人院,你苍凉大地上那些强兽人、半兽人的丑剧能一扫而光?你流亡在天涯海角的游子,你在牢房中苦熬度日的志士才能自由归来?
祖国,你什么时候才能扫荡这些充斥到空气每个角落的谎言,你什么时候才能扫荡压迫在每一个人心头的暴政的恐惧?
祖国,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是一党独大的党天下,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是一夫独大、万夫为妾的专制王朝?你什么时候能够让你的国民赢得自由和人的尊严,而不是围着什么核心,拿着丛林死人的头骨(如马毛的僵尸学说)跳癫狂的土风舞?!
祖国,你在寂静与坟墓中无法回答我。但时间不在暴政一边,历史不在暴政一边,未来不在暴政一边。我们能看到那一天。
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