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配合党国自行编排设计关键字|明镜杂志

19.jpg

互联网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员和宣传系统其它部门的领导一样,经常被邀请参加有关当前宣传政策的会议。

安玛丽‧布雷迪 2016-11-5

性犯罪、法轮功及宋祖英

2004年,黑客在中国网络空间发现了许多字被屏蔽,该屏蔽系统被安装在中国的即时通讯软件包内。在这些禁字中,三分之一的字与性有关,反映了中国坚决禁止色情的立场和色情网站在全球互联网的统治地位。还有三分之一的字与法轮功有关,这并未出乎人们的预料,因为该组织在网上有大量激烈的反中共言论。

余下的字则显现了中国政治中一些最敏感的话题,如“中俄边界”属被禁词,因为一些人指责江泽民“出卖”中国,在1999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秘密协议承认中苏目前的边界。“六•四”由於众所周知的原因也在被禁之列,还有“多党”、“一党”、“台独”、“藏独”和“东土耳其斯坦”等词。

一些过去十年在位的高层领导的名字也在被禁之列,但有趣的是不是所有的领导。江泽民,还有朱熔基、胡锦涛和李长春的名字都在被禁之列。传言中江泽民的情人——宋祖英也在其中,还有“上海帮”——他们是江泽民在台上的政治支持者。有趣的是,拥有巨大权力而且近来又颇受争议的中宣部却未列入其中。

最初,人们认为这些关键字是由中宣部或党国体制内某个控制互联网的机构直接确定的。然而,进一步的调查却显示,这些关键字是互联网公司依据宣传官员提供的信息自行编排设计的。互联网公司的主要管理人员和宣传系统其它部门的领导一样,经常被邀请参加有关当前宣传政策的会议。

但是为什麽这些设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要自愿在中国的网络空间各自选定一列被禁字,而且它们很多还是外国公司?答案是配合党国及其对互联网继续控制的愿望,其好处大大高於与那些反党国或触犯敏感问题人的合作,比如法轮功和民运人士。互联网在中国蓬勃发展,而世界许多其它地方还处在亏损的境况。

2006年,中国拥有67万7500多个被批准的网站和超过1.1亿的网民。中国的互联网发展空间很大。在中国,用网吧上网比较便宜,半小时才花费5元钱(相当於80美分)。凡是有电话线又买得起配备有调解器的计算机(二手计算机只需付零售价的一小部分)的人都可以上网,其费用不会高於月电话费。

中低收入者也完全负担得起上网费。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情况恰恰相反,在那里上网很贵,而中国政府则通过市场确定价格,实际上促进了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市场收益颇丰,就要用遵守宣传政策来回报党国的慷慨。

公司必须参加政府审查,否则就会被逐出中国市场。目前,中宣部和外宣办控制互联网最有效的强制手段,大概就是它们分配或剥夺高利润合同的权力,将合同给那些听话的国营和商业机构。1999年,为了得到刊登新闻内容的许可,互联网站之间发生了一场激烈竞争;250家网站递交了申请,结果只有136家获得许可。新闻网站比其它大多数网站更吸引观众,因此也有更多的广告收入。

外宣办负责中国所有网站的许可权,自然,它只给远离争议内容的网站颁发许可,并关闭违反规定的网站。从2000年8月开始,九家官方网站被指定为中国官方在线新闻的旗舰网站,包括人民网、新华社、《中国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一家IT新闻网站,以及由北京、上海和广东媒体机构分别设立的三家地方新闻网。50 报纸编辑必须宣传这九家网站,不得转载其它网站的付费新闻。

(《管理中国的信息通讯技术》连载5,《内幕》第41期)
明镜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