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业: “西藏独立”何时在中文出现?|争鸣

2.jpg

从历史的进程中看,有两个现象能够说明中文里出现“西藏独立”几个字的时空背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之前,中文对藏人(包括西藏)没有统一的称呼。中文中出现过“吐蕃”,“土伯特”,“唐古特”,“西番”,“番子”,“西藏”,“藏”,“西番子”,“博巴”,“格勒”等五花八门的写法,还将每一个藏人“部落”写成“族”,可见当时中国人不清楚藏人社会的结构。因此,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中文里才出现过“番人独立”的字眼;另一方面,中文里几乎所有表述现代社会的词语源自日语,比如,社会主义,民主,经济,革命,艺术,独立等等,所以,这些新词的出现至今顶多只有一百年历史。

2016年11月号第469期

  历史背景中寻找真相

回顾往事、展望未来是一种还原真相和正视历史的过程,中文文献中出现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支持“番人独立”、“博巴独立”和“格勒独立”等历史片段。这段历史,先后在西藏东部康区和安多两地建立的两个藏人政权可以看到来龙去脉。

康区建立了博巴依得瓦,即“博巴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由博巴人民第一次代表大会于一九三六年五月五日在西藏东部康区甘孜(今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建立,长征途中的中共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协助当地藏人成立。“博巴政府革命党党纲”(共有十条)中之第一条至三条明确规定:“一,打倒汉官、军阀和英、日帝国主义,没收其金厂、矿山、土地、财产,给与博巴依得瓦;二,番人(藏人)独立,建立博巴依得瓦独立政府,博巴坐自己的江山;三,建立博巴独立军,保卫博巴独立……。”

实际上当时康区处于半殖民地状态,比如,一九三六年前往康区甘孜首府(打箭炉)调研过“土司”(藏语称“甲布”,即王)制度的杨公素先生(中共特务)在《沧桑九十年──一个外交特使的回忆》一书中说:“川军主要是刘文辉部队在各地沿赵尔丰改流时设立的县驻扎,于是有两层政权的情况,刘文辉的军队存在时,县政府权力可以实施,否则土司可不理汉人政权。”

另据资料,格勒得沙共和国革命政府于一九三五年十月成立于西藏东部嘉戎(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一带),是一个由长征途中的中共红四方面军协助成立的藏人政权。嘉戎方言被定为官方语言,并有国旗。“格勒得沙”为嘉戎方言音译,意为“藏族人民”。其党纲中明确规定:“一,格勒要独立,要自由平等,要有格勒的独立政府,格勒得沙要有自己的土地;二,打倒压迫格勒的二十四军、二十八军和一切汉官军阀国民党。……”

当年满清乾隆两次侵略西藏边陲嘉戎的大小金川地区,历时七年。其中第二次历时五年多,用兵十二点五万余人(阵亡一点四万余人,其中官员九百零八人),动用民夫四十六点二万多名,耗银七千余万?才占领。而大小金川地区不足百里,人口不过四万,其中军队仅四千余人。嘉戎的彪悍无疑是藏人整体性格的最佳缩影。

  中文“西藏独立”出自中共之手

于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八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了所谓“关于西藏问题的决议”。该决议中先后出现了划有引号的“西藏独立”两次,系中文中第一次出现的“西藏独立”字眼,是带有明显的斗争策略和文字游戏的技巧。这个说法能够煽起“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及使当时对藏武力镇压得到中国民众的认同。因为,对一般中国老百姓来说,“西藏独立”意味着西藏准备离开中国,他们不懂也无从瞭解西藏过去的历史(所谓“十七条和平协议”之前西藏是个国家的真实状态),至今中共仍在玩弄这个手段,一次又一次地发动“狂热的民族主义浪潮”,达到了维系中共政权延续统治中国的目的,其手段之炉火纯青程度,令人不寒而栗。

事实上,藏人一直抗衡中共殖民的口号是“西藏复国”(或叫“恢复原来的独立地位”)。笔者跟西藏境内短暂出国的一位资深学者探讨过这个问题,他的回答非常简明扼要,他说“依据藏人的情况,除了复国没有任何出路,因为,在中国人的统治下一天也很难熬下去”。与此同时,当大家翻读当年“西藏问题”如何进入联合国大会时,就会看到“美国承认‘西藏是中国宗主权下的自治国家’,并支持达赖喇嘛将‘西藏问题’提交联合国,促使西藏问题解决,以实现西藏地区人民自决权。第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通过了‘西藏问题’的提案”。

  藏文“独立”一词比中文早两个半世纪

最近,有些中共官方媒体记者针对特定议题发表采访报道,说“以前藏文里没有‘让真’这两个字。‘让真’是什么意思?独立。藏文里根本没有‘独立’这个词。”这里讲的“让真”发音不准,应该为“让赞”。事实上,从目前所发现的藏文历史记载看,藏文里出现“让赞”(“让真”)两个字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据留学英国的西藏年轻学者Darig Thokmay先生的研究,“于一七○七年,从布达拉向札什伦布寺颁布的‘文告’中称:拉章(寺院)可以独立(让赞/让真──笔者注)运作”,即日喀则地区的税收归札什伦布寺,不用向噶丹颇章政府(拉萨政府)缴纳。

另外,藏蒙双方于一九一三年一月十一日在蒙古首都库伦签订的《蒙藏友好联盟条约》(Treaty of Friendship and Alliance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Mongolia and Tibet)中“互相承认各自为独立国家”。藏文中出现了政治意义上的“独立国家”(Independent State),因此,中共政府御用的这帮不懂藏文的所谓“专家”不做功课,不仅误人误己,还让无端臆测的论断经不起历史的考证,又被国际学术界视为中共政府正在篡改藏史的活证据。由此可见,研究历史时必须有一份证据说一番话,否则,无法自圆其说,使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zhengm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