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宇的思路和习近平的底牌|法广

2.jpg.png_meitu_3.jpg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与习近平同为“红二代”的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这期专访登载在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第83期。

2016-11-5 索菲

原标题: 罗宇: 习近平会有“有序民主”大动作


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到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博士,让他来给我们的听众介绍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与习近平同为“红二代”的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这期专访登载在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第83期。

法广:习近平六中全会“核心”加身,不少舆论认为,中国政治将进入强人时代,出现不可逆转的大倒退,《明镜月刊》最新一期登载的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对“红二代”、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宇的专访却认为习近平的底牌是民主。罗宇先生有什么依据支持他这样看呢?

陈小平:从何频先生对罗宇的采访看,大习近平十岁的罗宇跟习近平并没有什么深交。之所以有习近平的“民主底牌”一说,是因为他认为习近平父亲习仲勋“是比较有民主思想的”。因此,习近平“沾点习仲勋的气儿,也会走民主道路。”

罗习两家交往时间很长,这使罗宇有独特的机会观察习近平的父母并得出他的结论。罗宇说,“我离开中国是从深圳离开的,我离开中国之前见的最后一个领导人就是习仲勋。”这个时候的习仲勋因为反对邓小平整胡耀邦,被当作精神病软禁在深圳。

法广:赵紫阳去世的时候,习仲勋的夫人齐心以她的名义带着家人送了一个花圈,这一举动引人注目。有一说法是,齐心在北京的高级干部家属圈里是有思想和政治见解的,对习近平也有比较大的影响?
陈小平:习近平的母亲对习近平的影响也确实比较大。罗宇说,“这就是为什么别人都说我对习近平存有幻想,其实我就是觉得他的父母对他的影响就会使得我对他有信心,他的底牌还是民主。”

法广:既然说到习近平的父母对他的行为影响,从目前习近平的表现看,似乎完全看不到他爸爸和妈妈对他影响的任何影子,而且,在巨大的权力面前,父母的基因或者说家教似乎无法抵制住巨大权力对他的诱惑,早就有人将习近平比作中国的皇帝,罗宇先生又如何解释呢?、

陈小平:在罗宇先生看来,习近平大权独揽是因为他第一步得先拢权,因为他周围的人都不支持他,他有了权,才能有他的目标,所以,习近平的目标不是当几天皇帝。如果习近平只想当个皇帝的话,他不会反贪腐,他是想干点事情的人;罗宇也认为,习近平不会回到那个让他爸爸挨整的毛泽东时代。

法广:既然习罗两家关系不错,罗宇知道习近平会接班吗?

陈小平:据罗宇在采访中提供的信息,他对习近平成为今天的中共接班人完全没有想到,有点惊讶。罗宇说,习近平在福建时,并不是中共细心培养的对象,而且习近平在福建当官,对赖昌星大案似乎不可能一点不知道。

法广:习近平不仅抓权,还把中国社会的官僚、经济和知识精英都得罪光了。罗宇先生又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

陈小平:针对这个方面,罗宇在接受《明镜月刊》记者何频采访的时候,提出了一些不同看法。他认为,官僚精英都是贪腐的,所以说习近平怎么能不得罪呢?商业精英呢,大概也没有几个真正干净的,第一桶金都是和官僚勾结的。至于知识精英,还得分开说,首先是,当权者对知识精英的打压确实是不合理的,另外,当今中国没有几个有像俄国当年知识精英的那种骨气。

对于习近平镇压律师,让他们去电视台认罪、强迫失踪,罗宇说,开始呢,他只是觉得是习近平顾不过来,认为是倒习联盟给习近平脸上抹黑,添乱,后来呢,看起来也不像,好像习近平还是知道的,或者甚至还是习近平默许的,在这方面,他对习近平有点失望。

法广: 既然对习近平失望,如何还判断习近平有“民主底牌”呢?

陈小平:罗宇先生是这样解释的;尽管他对习近平有失望,但还是对他抱有幻想,习近平是个聪明人,他除了逐步有序的民主化外,没有出路——包括他个人和他的家庭,中国也好,中共也好,如果不是逐步有序的民主,都没出路。

法广:罗先生在这里说的习近平的“有序民主”有什么具体所指吗?

陈小平:罗宇先生认为,习近平第一个任期的末尾到第二个任期的开始,会有比较大的动作。这个大动作的信号应当在十九大前释放出来。

此外,习近平不会指定接班人了。他会在年把的时间,透露出他想怎么办,他或者可以通过建立选举制度,或者建立总统制来引导中国融入世界民主大潮。

如果习近平在大权独揽之后要往专制那个方向走,就只有一条路,就是垮台。而且任何一件很小的事情,像齐奥塞斯库遭遇的那样,就会引起很大的动乱和垮台。

faguang